身如琉璃 内外明澈


www.yuanyuan.info

『 我的野心 』

On: October 17th, 2010 at 1:58 am | In: >> Dialogue

Start Of Text 刚才, 某少爷邀我明年寒假去北京, 于是就有了下边的对话——
.

圆圆: 我才不要去北京, 你就请我吃个饭, 你又不陪我玩

少爷: 其实我是不知道北京有什么好玩的
.   不过你提前告诉我, 我做做功课也好

圆圆: 我也不知道, Rayky 已经陪我把 798 也逛过了
.   我听说你们乡下有个薰衣草农场, 可是, 似乎不适合冬天去
.   要不去滑雪? 我现在立志想好好学滑雪, 下次再去 NZ 才 HIGH

少爷: 滑雪可以

圆圆: NZ 有排名世界前十的滑雪场, 我眼睛放光, 但 Oliver 说: 那和你有什么关系?

少爷: 哈哈哈哈

圆圆: 连上高级坡的资格都没…

少爷: 哈哈哈哈哈哈
.   我带你去滑雪 很easy

圆圆: 话说我还想学一样技能, 不知道你有路哇

少爷: 啥技能?

圆圆: 我想学射箭

少爷: o… 还真有…

圆圆: 但不是俱乐部那种

少爷: 你先说…

圆圆: 我想上蒙古草原学骑射

少爷: 。。。你会骑么?

圆圆: 一起学么…

少爷: 你先把骑马练好如何? 我有路子先教你骑马…

圆圆: 好! 你安排, 寒暑假

少爷: 太紧 来不及 骑马要鞍时的

圆圆: 要多少时间才够?

少爷: 我可以带你来入门 剩下的你回去要找马场勤练习
.   我认识的骑马好的人 都是每周一次
.   至于骑射, 说实话, 那个级别很高… 我身边骑马能捡个东西的就是高手了
.   要搭弓射箭的话… 我估计以你的资质… 没戏了…

圆圆: 我才30岁么 (^_^*)

少爷: 不是岁数的问题
.   是资质 资质

圆圆: 还有得是时间不是

少爷: 不是时间问题
.   是资质问题

圆圆: 呃, 你还记得人家玩 BB 弹枪百发百中咩?

少爷: 哈哈 那不是一个概念

圆圆: 搭弓射箭要臂力?

少爷: 你要能坐稳再说… 然后就是怎么只用腿去控马
.   这都是很难很难的…

圆圆: 我先跟你学骑马入门, 然后再掂量吧…
.   啦啦~ 什么时候能开始?

少爷: 说白了, 我就是带你去体验体验, 让人家教你点要领
.   要指望学会, 你就是资质再高, 也需要 20 个鞍时

圆圆: 就是骑 20 个小时吗?

少爷: 你能连续骑上个 2 鞍时我就服你了… 就你那小身板

圆圆: 唔, 虽然我弱, 但我有毅力

少爷: 哈哈哈 你这番言论有跟 Oliver 讨论过么?

圆圆: 嗯

少爷: 他有什么深刻指示不?

圆圆: 我本来没有这么大野心的, 就想找个俱乐部学射箭而已
.   但他嗤之以鼻, 说要学就学骑射

少爷: 。。。服了
.   anyway 你来试试看就知道了

圆圆: 唔, 那我就自己乘火车来找你, 你带我去吧
.   不烦 Oliver 了, 他可能会忙非常久, 现在手上的项目
.   这个愿景让我很激动
.   心情大好中 _( ̄▽ ̄)ノ

少爷: 好
.   你来可以, 不过我更希望 Oliver 一起来
.   这样在你笨拙地骑马的时候, 我也好有个分享的对象
.   要不然会自己笑得内伤

圆圆: ……

.
把少爷爷挖苦我的这番说辞公开的目的, 是为破釜沉舟——为了不应了他的嘲笑, 我想我会更有刻苦努力的动力吧~
不管怎么说, 牧场和马儿, 蒙古草原和骑射, 单单想着就让我心情大好, 很期待下一个假期呀 (゚∇^*)

The End

『 往世不可追, 来世不可待 』

On: September 17th, 2010 at 9:36 pm | In: >> By-talk

Start Of Text 某次, 我受了委屈去找我家某人哭诉的时候, 某人说:「活在这个世界上, 赤条条来去, 其实留不下什, 但在这过程中, 让别人占了便宜, 或许是你我这种无用的善良人的一点成就吧. 」 但是, 并非留不下什么, 还是有一些, 完全属于我的财产.

我曾做过一个梦, 我梦见自己死了. 死后来到一泓水中. 很大的一片水. 水很平静, 四周很安静. 边上旁的死人告诉我, 说那水是一生的回忆, 把自己浸没到水里, 就会被经历过的全部感情所包围. 那种感觉很舒服, 会让人满足到幸福地睡着 (有人说被水包容是还未出生时的状态, 是所有胎生动物最舒服的一种状态). 睡着以后, 会慢慢沉向水底. 水底是极细的沙, 待到整个人没入沙中, 真正的长眠就开始了. 再不会醒.
「经历过的全部感情」不是说经历过的恋爱, 而是一生经历过的全部悲伤、喜悦、感动… 各种感情.在梦里, 我试着浸到水里感觉了一下, 就好象所有的过去奔涌而来, 而即使过往的悲伤在这个时候也不使人断肠, 只是暖暖地环绕着.

即便离开梦境回到现实, 回忆仍有同样的好处. 随着岁月流逝, 不好的部分都过滤掉了, 极轻极淡, 但好的那部分经久不会消弭, 始终具备温暖人心的能量. 这些, 便是人在世间所能获得的, 真正属于自己的, 无法被抢夺或是被侵占的财产吧?
.
.

今年的早些时候, 某个朋友从书里翻出来一页很多年前的英文信, 问是不是我写的. 他拍了最开始的几句给我看, 字确实是我的, 我便纳闷了, 问他: 我写信居然不落款么?!

他说, 我落的款是——「a girl who has a sad face」 (我家某人评论说, 现在的我是「a girl who has a fat face」)

我竟然做过这么可爱的事… 自己都不由得哑然失笑…
.
.

不约而同的是, 那时候我也在整理旧书. 从很多年前的教科书里, 掉落了一张不是我的笔迹的纸. 虽然相隔多年, 我依然记得那个笔迹.
在那段白天上班下班抓紧练琴吃过晚饭马上赶去上英文课的日子里, 每天都很疲惫, 经常上课想睡又撑着不敢睡. 某宅心疼, 给我买了个采访机, 嘱我想睡就睡, 采访机打开对着老师, 有空再听讲课录音. 在我生病的时候, 是他带着采访机代我去听课, 把老师的板书一字不漏地抄回来给我. 这便是, 从书里掉落的那张纸.
又想起来, 他帮我抄的备课笔记, 后来规定改了, 不要手写的要电子文档, 还是他帮我打字. 还有, 他拢在手心里, 很小心带来让我吹的蒲公英, 和其他的往事.

差点就都忘记了. 如果旧书没翻就扔了, 那这些记忆, 就全部清空了.

抑或, 只是每一次迈开大步朝前走的时候, 我都自以为能够, 将上一个阶段的过往, 全部打包封存, 甚至卸载. 只是我以为我可以吧, 它们其实都在, 只是暂时蛰伏在内心深处的某个角落里, 一有机会, 便破茧而出.
.
.

偶尔回头看看过去那个青涩彷徨的自己, 也是非常有趣的事情.

当我的朋友 Cio 还叫做 Julien 的时候, (天主教徒一般都有两个名字, 受洗时取一个名字, 成年后举行坚振仪式的时候, 会取第二个名字. 有些人的受洗圣名和坚振圣名完全一样, 就造成了好似只有一个圣名的假象. Cio 同学受洗时的圣名是 Julien, 坚振圣名是 Ignatius. Ignatius 是拉丁文的写法, 这个名字在西班牙文中会变形为 Ignacio, Cio 同学的昵称就是这么来的. ) 那可真是很久很久之前, 离现在要有十多年了. 我还记得, 我们当年第一次开口对话, 就是以争吵开幕. 我们虽然一天的恋人都没做过, 吵架的频率却远远超过小情侣… 这实在无法解释, 只能是八字不合的原因了…

有一次, 在教堂里, 我们为了争抢一件东西, 扭成了一团. 当时还叫做 Julien 的 Cio 同学, 仰仗 18cm 的身高差, 以及男生的臂力优势, 得胜了. 落败的我为了泄愤, 拿过他寄存在教堂门卫室的背包, 手起针落, 绣了头猪——

原本是想绣「Julien The Pig!」

反面的针脚就懒得管它好看难看了

想着 Cio 同学背着这样一只包回家该如何哭笑不得, 我就非常满意, 心情高涨地踏上了归家的路途 (@ ̄∀ ̄)ノ

前几个月, 和 Cio 聊天的时候, 不知道怎么就扯远了, 扯到了往事, 和这只猪包包. 我本以为这包早湮没了, 殊料 Cio 同学说他还收藏着. 扳指算来, 这包自从变为猪包包至今, 也有十年了. 遂命 Cio 找出来给我, 拍照留念并且缅怀一番. 缅怀那青涩的少年时, 和那些, 被虚掷了的时光.

The End

『 30 岁生日纪念 』

On: September 16th, 2010 at 12:50 pm | In: >> Photos of Yuanyuan

Start Of Text 引子:


是一朵盛开的夏莲

风霜还不曾来侵蚀
秋雨还未滴落
青涩的季节又已离我远去
我已亭亭 不忧 亦不惧

现在 正是
最美丽的时刻

——节选自席慕容的诗《莲的心事》

.
undefined 我家某人送给我的 30 岁生日礼物——

从我过去三十年间的照片之中选取了一些, 按时间轴列序排版, 印了本书. 点击此处下载这本书的电子版. 如果不能打开, 请安装 PDF 阅读器 (按这里下载阅读器).
.
.

若按我娘家的南方习惯来说, 生日是过虚岁的. 但我家某人按北方传统, 认为生日以实足为准. 所以很难说这是一份迟到的礼物, 还是到早了. 择取今日公布这份礼物, 是因为虚岁生日已经过去了半年, 而实足生日距离现在也正好是半载.

书中的文字, 在付印之前, 请了好几位朋友一同推敲细节, 加以完善. n叔、Joshua、Peter、Kaku、童遥, 还有 Teresa 姐姐, 都给予过相当有用的意见, 在此郑重致上我的感谢之情! 尤其是n叔和 Joshua, 圆圆非常感谢你们付出的时间与心力 o(∩_∩)o
.
.

Related Articles

『 29 』

The End

『 宁波, 宁波 』

On: August 21st, 2010 at 10:32 am | In: >> Voyage

Start Of Text 今年的五一假里, 在去宁波的巴士上被偷了帽子, 非常郁闷地上了出租车去酒店. 在路上我家某人安慰我说, 除了丢了帽子以外, 我们的行程还算比较顺利, 我大为不满:「都丢了东西还叫顺利? 那什么才算不顺利?! 」某人说所有的东西都丢了才叫不顺利呢! 说完这句, 下出租车, 还没来得及打开后备箱拿行李, 出租车司机已经扬张而去, 带着我们的全部行李 -_-#

而我的疏忽大意, 也连带贻害了宁波的朋友们, 害人家好好的假期顾不上吃喝玩乐, 陪着我跑电台、跑 110、跑交警、跑公管处、跑市政府, 调监控录像、追踪 GPS… 这便是我自宁波归来之后, 始终不堪回首的原因.

丢失的箱子在我看来并不吸引人, 有磨损的一只旧箱子而已, 箱子里也没什么特吸引人的东西, 没有钱也没有相机. 箱子里的日记本里有我的姓名地址电话, 也有我家某人的名片. 在宁波的电台也播送了广告提醒那个司机去查看后备箱. 我怀着善意相信他只是糊涂并没有恶意而原谅了他, 但箱子始终没有再出现过. 我不知道到底是箱子本身还是箱子里的什么足以让人勾起贪念, 但人和人是这样的不一样, 连一顶旧帽子都有人会认为值得偷取, 那么别人的旧箱子和旧衣服也会有人想占为已有, 或许并不那么奇怪.

事过境迁, 在过去了整整一个夏天之后, 我终于能够安然接受了. 古语说祸兮福所倚, 在经受了这个教训之后, 现今我出行时相比过去要谨慎得多, 把「重要的东西务必随身」当做上车就要即刻系安全带那样的安全律令来执行. 这种谨慎小心, 也许能在将来, 帮助爱旅行、总是在路上的我, 避免更为惨痛的损失.
.
.

如果不是因为丢行李的缘故, 我或许会更早提笔写我的宁波印象. 宁波新鲜的海味, 闲适的生活情趣, 和碧水晴天的福泉山, 都非常美好. 留待下回吧, 只要中堂大人还在宁波, 总还会有再去觐见的时候.

福泉山半山处的湖泊

福泉山山顶的湖泊

福泉山上连绵不绝的茶田

» Read The Rest

『 几张废片 』

On: August 18th, 2010 at 12:36 am | In: >> Photos of Yuanyuan

Start Of Text 月初去了次内蒙草原, 目的是完成婚纱照的拍摄任务. 虽然我家某人对婚纱照这种东西非常地不以为然, 但我还是觉得, 一些程序和仪式即便俗套也仍然有它的意义 (^_^*)

当时在摄影工作室预定了 8 月 1 日拍摄之后. 某人当场泼我冷水. 说那么大热的天. 人能有多好的状态, 能拍出好照片才怪. 我说如果拍摄的前一天来场大雨降温, 拍摄的当日放晴, 就好了. 整个工作室的人都用「她想什么呢」的眼神看着我… 大家都觉得, 哪能有那么好的事啊.
7 月 30 日, 坝上 (我们去的草原) 的温度还是 19-33 度. 7 月 31 日我们启程向草原进发, 在路上遇到透彻的大雨, 雨点打在车上的声音就好像是冰雹打下来的感觉. 31 日的傍晚, 雨过天晴, 当夜的温度降到只有 8 度. 8 月 1 日一早起来, 万里无云, 空气触在皮肤上冰凉恰似水晶. 化妆师姐姐感叹说还真应了我的话, 我摇头, 说天太干净了, 有云才完美啊… 人家姐姐满脸黑线, 说这就是人心啊, 贪得无厌的人心…
嘿嘿, 等我化完了妆、开车觅到了第一处景致的时候, 云来了. 一开始有两朵, 回头一望, 漫天的仙境一般的云, 正奔涌而来 _( ̄▽ ̄)ノ

摄影师当时便激动了: 有难得的好景色, 恰逢好天气, 模特也上照, 他又有技术, 要是配合得好, 这一天能出多少好片啊! 然则很快摄影师就发现了我是个花瓶的真相, 只能无可奈何地抱怨说:「叫你笑甜点, 你别总笑成好像陪领导喝酒那样行不? 叫你低头你只管低头就好, 别顺带一起把脸也转了行不? 我叫你手抬高点啦下巴压低点啦, 我跟你说的这每一句话都是有道理的好不? 叫你动一点点的时候你别转那么猛行不? 你知道很多片就差那一点点, 那一点点你知道么? 等你看到片的时候就全明白了, 只要这里表现再好一点点, 只要那里动作再自然一点点, 就是好片了, 可等你看到等你明白的时候就全晚了没得补救了你知道吗?! 」于是我对着摄影师和灯光师说了一整天的对不起… 摄影师说他真不要听我说对不起, 他只要我再开窍那么一点点… 然则我终究还是让他失望了. 摄影师对我的最后评价是: 我还是适合去拍古典婚纱照——穿戴好往场景前一站, 似笑非笑那样微笑一下就行的那种…

去选片的时候我果然如摄影师说的那样「全明白了」就是「可惜太迟了」… 以下都是因为这样那样的欠缺被弃选的废片, 我在其中挑了几张还过得去的, 放出来充个预告. 选出的那些片子的后期大约需要一个半月, 完工之日差不多是我的蜜月计划开始的时候, 那么就需要等到深秋时节我蜜月归来再放出了.

» Read The Rest

『 我不是好学生 』

On: July 29th, 2010 at 1:53 am | In: >> Other

Start Of Text 众所周知, 我是个懒姑娘, 自打我还是个学生的时候, 就已经懒到没药救了. 我一直都很讨厌背书, 每当遇到理论类课程的考试, 就痛苦到满地打滚, 满地打滚地不想背书… 但同时我又特别胆小, 在考场里总是规规矩矩地不敢偷看同学, 更害怕做小抄那种万一被逮人赃并获赖都赖不掉的丢人事… 那… 还有别的路可走么? 答案是有的.
.
.

放假前我在家收拾房间, 整理到我学画时用的画箱, 从里面翻出来一块脏抹布——

学画的时候用来擦笔的小抹布

来个特写——

抹布上有一圈故意印上去的颜料

嗯, 这就是我当年为了能不背书而想出来的歪招之一. 抹布上的那一圈颜色, 是二十四色相环.

教科书上的色相环

有很多题目, 譬如「某某颜色和什么颜色可以构成九十度的中差对比呀」这样的, 就非得胸中有色相环才答得出…

与色相环相关的知识举例

因为色彩构成这门课的考试是实践与理论相结合的形式: 先按要求画图而后答一张全是理论题的卷子 (理论考试是闭卷的). 既然有实践操作的环节, 那考生的桌上有块擦笔的小抹布就不奇怪了, 既然是擦笔用的抹布, 那抹布上有点颜色也是很正常的… 于是, 我便把抹布很「随意地」扔在桌上, 微微露出上面的色相环, 理直气壮地对照着它来答题了…
.
.

还有一把旧尺, 也是我当年考色彩构成时所使用的作弊道具之一——

看上去很正常的尺是吧?

仔细看——

某段刻度的特写, 发现了些蹊跷吧?

再来看看教科书上关于光谱的描述——

光分七色, 每种颜色在光谱上都有对应的波长范围

关于颜色的对应波长, 是一道必考题, 往往出现在填空题中, 随机抽选一种颜色, 让考生填出它的波长. 我和数字八字不合 (-_-#) 一组数字超过四位我就很难记住, 何况是一张数表! 我满地打滚地不想背, 但又实在不想放弃这一题 (必考题就是送分题啊!! )… 于是… 你现在能够明白我在尺上画的线条所表示的真正意思了吧?

The End

『 不正经草堂主人语录 · 其六 』

On: July 22nd, 2010 at 4:34 am | In: >> Dialogue

Continued

(二十三)

某人又出差, 晚上又要不回家, 我自然很不满——

圆圆: 我预备实行三不政策以示抗议, 不扫地、不拖地、不刷碗
某人: 你抗议什么?
圆圆: 抗议被一个人留在家
某人: 你需要好好学习一下「怎么看」的先进理论
圆圆: ……

p.s.「怎么看」的出处是——
「刘云山强调, 当前主要解决七个怎么看, 即怎么看我国发展不平衡、怎么看就业难、怎么看看病难、怎么看教育公平、怎么看房价过高、怎么看分配不公、怎么看腐败现象, 把思想统一到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上来. 」

意思是只要你不看, 问题就全都不存在.
.
.

(二十四)

我体重渐增, 衣带渐绷, 已经到了让我甚觉腼腆的程度.
某日佯询某人:「我再胖下去, 你会不要我咩? 」
某人想了想, 答曰:「只要你不超过 140 斤, 就还能接受. 」
于是我踏实了~ 放心吃, 放心喝~

某晚上正用宵夜来着, 某人见了我吃得欢畅, 竟发了急, 训斥说:「你这样吃法还能不长肉?! 」
我肆无忌惮:「你不是说我只要不超过 140 斤就行了? 我离你忍不了的那上限还早着呢~ 」
某人终吐真言:「我车上的里程表还显示我能开 240 呢! 理论上限也能当真么?! 」
.
.

(二十五)

我买了张非常好的牛皮, 雄心壮志地预备按照冈田哲也先生的教程, 做一只充满高级感的细滚边公事包.
不料我家某人兜头一盆冷水泼来, 说这种公文包的缝制难度极高, 劝我不要动工, 以免浪费了好皮子.
我说:「我有超详细教程! 198 道工序的每一步都有图解有说明! 」
某人:「你见过哪个五星大厨是照着菜谱修炼来的?! 你见过哪个服装设计大师是照着裁缝书自学成材的?!」
我… 我… 我又败了……
.
.

undefined

『 不正经草堂主人语录 · 其一 』

『 不正经草堂主人语录 · 其二 』

『 不正经草堂主人语录 · 其三 』

『 不正经草堂主人的正经话 · 其一 』

『 不正经草堂主人语录 · 其四 』

『 不正经草堂主人语录 · 其五 』

『 不正经草堂主人的正经话 · 其二 』

To Be Continued

『 Yuan Studio Design Works II · 书签 』

On: June 27th, 2010 at 11:25 am | In: >> Opus

Start Of Text 设计了些书签, 使用金属或木质小挂坠+仿麂皮绳或织带+牛皮手工制作, 图片如下↓ 淘宝入口 →在这里←

埃菲尔和三色旗
.
书签的使用方法
.
.

贝鞘壳雕琢的小鱼
.
牛皮收口
.
书签的使用方法
.
.

雪花系列之一
.
雪花系列之一
.
雪花系列之二
.
雪花系列之二
.
雪花系列之三
.
雪花系列之三
.
.

天使的翅膀
.
» Read The Rest

『 浸润幸福中 』

On: June 22nd, 2010 at 11:35 pm | In: >> Photo by Yuanyuan

Start Of Text 昨天参加师父和师母的婚礼, 师父请了专业的摄影师, 我只是被师父派给师母贴身打杂而已… 然则, 师母笑得好甜蜜, 忍不住就咔咔咔了~
.

Click! 点击查看大图
.
Click! 点击查看大图
.
Click! 点击查看大图
.
Click! 点击查看大图
.
Click! 点击查看大图

.
New Paragraph 接下来, 是些新房里的陈设:

Click! 点击查看大图

» Read The Rest

『 圆工房の布杂货 I 』

On: May 30th, 2010 at 10:07 pm | In: >> Opus

Start Of Text 啦啦~ 夏天快到了, 布包包该登场了~
.
.

首先是上周末和缝纫机较了一天劲的结晶, 木手挽麻布包——


.

表布: 本色素麻
里布: 有圆点印花的棉麻布
提手: 木手挽 (购自淘宝)
表布装饰: 成品百代丽 (就是包上那个白色的绣花, 有现成的, 淘宝搜索「百代丽」即可)

p.s. 在第二张照片中, 包的内侧钉有一条印着小鸟花纹的织带, 那是为了挂交通卡而准备的扣襻.
.
.

第二件是好几年前的旧作品了——

表布: 从奶奶的箱底里刨出来的蕾丝零头料
里布: 本色未漂白的棉布
提手: 从奶奶坏掉的旧包上拆下的藤手挽

p.s. 那时候用缝纫机还不太在行 (虽然现在也算不上熟手), 在 aunt 的协助下完成.

The End

『 K君语录 · I 』

On: May 29th, 2010 at 2:34 pm | In: >> Dialogue,>> Fun

Start Of Text 擅于逗趣的K君和我从前常提到的某K (宅系婚礼范本中的新郎, 帮我拍照的摄影师之一) 不是一个人, 由于他喜欢保持神秘, 那就不表真名, 以K君代称好了.
.
.

– 1 –

开学初在 Buzz 上的讨论——

圆圆: 被寒假作业 (教育论文一篇) 折磨得痛不欲生… 拖欠了三天, 今晚上终于发了宏愿, 沐浴焚香预备开工, 花了个把小时「参考借鉴」, 素材已齐备, 只待咔嚓嚓, 明早好交差… 我是不是能以这个国家的人都是这样子的理由来宽宥自己的无耻和堕落…

小三: 寡人赦你无罪
圆圆: 三儿自从迎娶了娘娘、侍奉了中堂大人, 说话的口气便不太一样了…

K君: 高山仰止, 痛不欲生
圆圆: 痛不欲生是夸张修辞…
小飞: 痛不欲生? 太痛了所以不愿意生?
K君:【本草纲目】腹稿三日而不生, 且有剧痛者, 必为大作, 当祈祷宏愿, 沐浴焚香, 复制黏贴, 勉力宽宥, 方得呱呱堕落而超凡出世也.
圆圆: ……
.
.

– 2 –

也是开学初在 Buzz 上的讨论——

圆圆: 自我上次出车祸, 搭的车在外环线上连转几个 360 度, 我坐后排右边都被甩到左边去了, 我还睡得迷迷糊糊心想离心力怎么这么大难道是走南浦大桥的么… 大家都说我反射弧长得够可以, 可以和恐龙有一拼…
昨天从北方回到南方, 今天偷懒没换衣服, 穿着昨天的行头去上班, 长鸭绒大衣 + 保暖裤 + 雪地靴, 一天了也没觉得热. 回到家 aunt 看我的眼神相当囧, 问我知道不知道今天上海 17 度, 明天19度…
我果然是恐龙妹不假…

K君: 这叫做大难不死, 必有「厚服」

圆圆: ……
.
.

– 3 –

有天生某人的气, 暴怒之下把 Gtalk 的状态改成: 赵橄榄你这头猪!!! 不说谎会死星来的猪!!!

K君来调笑, 说: 我到是有个朋友, 叫陈皮梅

圆圆: 不是真名啦… 我家某人叫 Oliver, 我一个朋友就叫他赵橄榄了

K君: 喔, 我也说谎了. 我没有朋友叫陈皮梅, 想让你消消气而已.
.   所以就像日本俗语说说的, 嘘も方便, 要看说谎人的目的, 不必一概而论.
.   你有洁癖
.
.

顺带讨论个题外话, 关于我讨厌说谎的洁癖, 也是近几月在 Buzz 上的讨论——

圆圆: 今天上最后一节课的时候, 我的课代表头一直低着, 百分百在桌子底下看小说, 一方面看在是我得力能干的助手份上, 另一方面想起我小时候也常做这事 (当然我没这么傻, 我都是把书撕了, 一页一页拿上来, 正大光明放在课本上看, 从来也没被老师逮着过), 就眼睁眼闭装傻了.

放学以后我去关窗, 走过课代表的课桌, 看到桌肚里拉下一本书, 法布尔的《昆虫记》, 拿出来丢到后门边失物招领处, 然后把美术室的门锁了. 过了会, 课代表奔回学校来找我, 说作业纸忘在美术室里忘拿了. 我捺着火气跟她说, 我最讨厌小孩子说谎了 (好吧, 其实我更讨厌大人说谎), blabla 地, 最后课代表点着头认着错红着脸把书拿走了.

孩子走了以后我在想, 如果真听了我的, 跟老师坦白说实话是啥效果, 那就是——「嗳, 老师, 我今天上你的课没有听讲嗳, 我在底下看自己的书, 我还把书忘在美术教室里了」——这不犯蠢讨骂的么…

然则, 就算明白是这样, 我还是毫无通融地讨厌谎言和借口, 尽管它们便利好用深受欢迎, 可我就是无法容忍
-_-#

我不知道是这样的我有病, 还是大家都把说谎当作与卑劣无关甚至显得有些高明的一种处世技巧的社会有病.

Rayky: 我看好这孩子. 诚实是美德, 要知道能做到, 但不代表做事一成不变, 需要时就要不诚实.

小飞: 我小学六年级的时候, 新概念作文大赛的命题是:《美丽的谎言》. 当时开班会讨论了一节课, 其中有一派的意见跟赵老师一样——谎言怎么可能是美丽的?

.

– 4 –

这次的对话缘起我看到的一条新闻——

「收养了几十只袋鼠的 Mary Davies 女士这段时间想出售这些宝贝, 每只售价 300 – 1000 英镑不等. 而 Mary 打出的一大卖点就是这些袋鼠实际上是一个很好的除草工, 他们能比除草机更能伸入某些犄角旮旯, 并且任劳任怨, 风吹雨打都不怕.
据 Mary 女士介绍这些袋鼠是她 great-great-grandfather (高祖父) 于 1889 年从澳大利亚 Tasmania 带到英国的, 而现在她和这些袋鼠以及自己的哥哥们一起生活在英国 Horsham.
目前 Mary 女士准备出售其中 17 只, 并且买家必须成双成对购买, 因为袋鼠喜欢过 2 人世界. 」

圆圆: 我觉得每天看新闻跟看笑话一样
.   她要卖 17 只袋鼠, 但只能成对卖
.   那第 17 只怎么卖?

K君: 可以三只一卖

圆圆: 那就不叫「成双成对」, 叫「两只起售」
.   只说「因为袋鼠喜欢过 2 人世界」, 没说袋鼠爱过一妻一妾的生活啊

K君: 是一夫一妻
.   就是一位夫人再加一位妻子

圆圆: ……
.
.

– 5 –

关于中国和朝鲜的关系, K君是这样评论的——

为什么我们常说, 中朝两国是兄弟般的关系, 而不说是朋友般的关系呢?
那是因为朋友是可以选择的, 而兄弟是不可以选择的.

To Be Continued

『 圆工房の革小物 V 』

On: May 28th, 2010 at 5:12 am | In: >> Opus

Start Of Text 装饰大于实用的钥匙扣:

大约三指节长、两指节宽的小装饰物

虽说是个小包, 但只能装些类似指甲剪之类的小物 (勉强能塞下最小号的瑞士军刀).

正面
.
打开
.
侧视图及背面

.
New Paragraph 简洁的实用款钥匙扣:

以不同颜色的皮料配合略有差别的制作方式, 做了三种

上: 本色植鞣革配以焦茶色边油封边 (在缝合前做过边缘削薄处理);
中: 黄棕色植鞣革配以 CMC 封边;
下: 黄棕色植鞣革配以焦茶色边油封边.

» Read The 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