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如琉璃 内外明澈


www.yuanyuan.info



» Currently browsing: >> Voyage


『 宁波, 宁波 』

On: August 21st, 2010 at 10:32 am | Number of Comments » 4

今年的五一假里, 在去宁波的巴士上被偷了帽子, 非常郁闷地上了出租车去酒店. 在路上我家某人安慰我说, 除了丢了帽子以外, 我们的行程还算比较顺利, 我大为不满:「都丢了东西还叫顺利? 那什么才算不顺利?! 」某人说所有的东西都丢了才叫不顺利呢! 说完这句, 下出租车, 还没来得及打开后备箱拿行李, 出租车司机已经扬张而去, 带着我们的全部行李 -_-# 而我的疏忽大意, 也连带贻害了宁波的朋友们, 害人家好好的假期顾不上吃喝玩乐, 陪着我跑电台、跑 110、跑交警、跑公管处、跑市政府, 调监控录像、追踪 GPS… 这便是我自宁波归来之后, 始终不堪回首的原因. 丢失的箱子在我看来并不吸引人, 有磨损的一只旧箱子而已, 箱子里也没什么特吸引人的东西, 没有钱也没有相机. 箱子里的日记本里有我的姓名地址电话, 也有我家某人的名片. 在宁波的电台也播送了广告提醒那个司机去查看后备箱. 我怀着善意相信他只是糊涂并没有恶意而原谅了他, 但箱子始终没有再出现过. 我不知道到底是箱子本身还是箱子里的什么足以让人勾起贪念, 但人和人是这样的不一样, 连一顶旧帽子都有人会认为值得偷取, 那么别人的旧箱子和旧衣服也会有人想占为已有, 或许并不那么奇怪. 事过境迁, 在过去了整整一个夏天之后, 我终于能够安然接受了. 古语说祸兮福所倚, 在经受了这个教训之后, 现今我出行时相比过去要谨慎得多, 把「重要的东西务必随身」当做上车就要即刻系安全带那样的安全律令来执行. 这种谨慎小心, 也许能在将来, 帮助爱旅行、总是在路上的我, 避免更为惨痛的损失. . . 如果不是因为丢行李的缘故, 我或许会更早提笔写我的宁波印象. 宁波新鲜的海味, 闲适的生活情趣, […]


『 武夷 · 水 』

On: April 10th, 2010 at 10:38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0

武夷风景区内, 山景以天游峰为冠, 水景以九曲溪为最. 九曲九曲, 顾名思义, 即绕山而行、曲折萦回之意. 溪流最佳的游览方式自然是漂流 ↓ 附带说明一下, 上边这码头可不是普通游客用的, 不要被照片里的清净宜人给蒙蔽了.. (那天正好有中央级的领导「下」武夷山「调研」, 右边那艘披了白椅罩的竹排便是领导专座啦.. 普通游客的竹排没那么讲究, 就连左边那艘预备给随行人员乘坐的竹排也没. ) 九曲溪漂流是非常热门的项目, 我遥遥眺望了一下, 只见上游的游客码头人影攒动, 黑压压地一片.. 粗略估计, 排个把小时队是至少的. 还听说, 漂流票是紧俏物, 宜早做准备 (散客到了码头现买票会等很久). . . 九曲溪的水流比较平缓, 搭乘竹排从上游随波顺流而下, 无惊无险, 亦无奔波劳顿之苦, 即便是老人也可尽兴游玩, 轻松遍览沿途三弯九曲之胜. 九曲风光胜在山水交融, 两岸名山重峦叠嶂, 与溪流的浅滩深潭交相辉映. 九曲的水光山色除了被摄影师所垂青, 还是热门的影视取景地. 上图玉女峰的景致, 就曾出现在黄晓明版《鹿鼎记》中, 建宁公主在此「出嫁」. 而下图中的石滩, 则是旧版《西游记》拍摄小白龙腾空出世那一场戏的取景地.


『 武夷 · 山 』

On: April 10th, 2010 at 4:32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4

去年此时, 承蒙武夷山土著霜少爷的招待, 在山中度周末. 因为我是个懒人, 想要每天睡到自然醒, 而武夷山景区又是这样大.. 时间有限, 不想行程太过紧凑, 对景点的选择也就格外挑剔, 只拣选了其中的最精华——天游和九曲. 天游峰位于武夷景区的中心, 整座山峰是一块浑然一体的巨石 (据说是亚洲第一大) ↓ 它那不足 500m 的高度实在算不上高耸, 但它所屹立之处乃是景区的中心, 四周有诸多名峰拱卫, 脚下又有九曲溪迂回盘绕, 攀此山可将武夷最精华的山水全景尽纳眼底, 故而被冠以「武夷第一胜景」之名. 如遇天气适宜, 更有浩淼云海和佛光奇观可览. 据说在天游峰上的观景台眺望云海, 有仿佛置身蓬莱, 遨游仙境, 陶然忘归的效果,「天游」之名由此得之. 另一个说法是, 天游峰乃是天上的神仙开 party 的所在,「天游」就是「天上的神仙游戏的地方」. 因为天游峰是整块巨石, 所以登山所用台阶是直接在石上凿出来的 ↓ 看着似有几分可怖, 尤其是爬到半山仰望或者俯视的时候.. 实际上, 只要遵守秩序, 安全问题完全无须担心. 山路虽然陡峭, 毕竟有栏杆防护. 要说险峻, 路旁不时能看到的废弃古道才是 ↓


『 逐渐远去的冬日 』

On: March 9th, 2010 at 11:53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5

今天上海下了几乎一整日的大雪. 然则, 不过是南方的大雪罢了, 和北方的雪无法相提并论. 这会的窗外仍是北风猎猎, 但, 今年的冬天, 也就快要到头了. 今年的冬天, 是第一个我在北方度过的冬天. 先在零下 33 度的哈尔滨庆祝公历新年和结婚周年, 又在天津和北京度过了中国年. 零下 33 度是我初抵冰城时的舱外温度. 因为从来也没体验过零下 10 度以下是什么感觉, 所以并不紧张害怕 (这种无知者无畏的状态并没有持续很久.. ). 我对哈尔滨的第一印象完全不符合我的想象. 我对来接我的大博说, 我一直以为东北人性子刚猛燥烈, 没想到街上的汽车全都规规矩矩你谦我让, 竟然一路不见有一个超速的, 也不见有一个抢道的! 大博听了嘿嘿一笑, 让我等天暖和些, 地上没有冰的时候再上街转转瞧瞧.. 呃.. 原来如此.. 话说, 我去哈尔滨的时机略嫌早了些, 元旦前后的松花江才刚冻实, 冰雕和雪雕都还在制作中, 可供观瞻的成品并不多. 反正我怕冻怕得不行, 更愿意在室内活动, 也就不觉得有啥缺憾了. 室内活动以吃为主, 一天一个主题, 俄式大餐、北方烧烤、杀猪菜.. 网罗各种东北特色, 顿顿吃到撑.. 直到现在还很怀念好吃到飞起的东北拉皮、俄罗斯小黄瓜、炖菜, 和上海的东北菜馆里完全不是一个味. 哈尔滨好吃的不少, 漂亮的房子更多, 下面这些是在酒店附近的果戈里大街上随手拍的: 为什么我嘴上夸漂亮房子很多, 却只拿得出两张照片佐证呢? 因为我在哈尔滨被冻得哼哼唧唧, […]


『 天津正名运动蓬勃开展, 成效喜人 』

On: October 15th, 2009 at 7:34 am | Number of Comments » 1

天津这些年来, 低调得就像一个操劳终日却从未上过厅堂的小媳妇, 外埠谁人知晓她有玉带环身——在穿越天津的海河上, 飞虹架起二十来座, 巧用心思各不相同; 又有谁知晓她单就一个泰达开发区, GDP 便已超过千亿, 工业总产值接近四千亿, 经济指标和投资环境评分已连续十余年名列全国 53 个国家级开发区之首, 上海浦东和广东深圳皆不能跻身与它并肩. 每回我与朋友说起, 天津的滨海在不久后的将来会成为全国最适宜居住的城区, 都无人信服. 但这也无可厚非, 我若不是因为做了天津媳妇, 也一样是全然不知天津早已脱胎换骨、今非昔比. 我无巧舌如簧之技, 无法使人凭空相信, 那便眼见为实吧. 借着长假大家都有闲的契机, 邀了两位京城近邻, Rayky 和某少爷, 搭乘京津城际高铁来天津游玩. 我家某人的安排是: 下午载他们到新区看海景吃海鲜, (↑ 新区海滨沙滩之上的堤岸) 傍晚时分回市区, 在天津最高的楼顶餐厅俯瞰华灯初上, 晚餐后游海河赏夜景, (↑ 海河畔的津湾广场) (↑ 金汤桥的玻璃引桥) 至此, 游程才只过了一半, 这俩人便已感慨了数回, 喟叹天津既有美景又有情趣, 当携女友同游才是. 之后, 沿着海河一路南下, 行至北安桥时, 少爷的目光被河畔一座楼盘攫获, 当即要求更改翌日行程——将游玩团改为看房团, 少爷想在海河畔置产了! 天津正名运动的成效由此可见, 说是大获成功也不为过. . . 话说某人带我们去吃海鲜的地方, 原是废弃的堆场 […]


『 厦门行走记录 VII · 厦门美食 』

On: August 4th, 2009 at 4:18 am | Number of Comments » 5

在厦门吃得最美的一餐是在胡里山炮台边上, 面海听涛的九龙潭. 那日沿着白城海滨的木栈道一路信步, 本打算随意走上一段就搭车去黄厝, 因为厦门土著说游客蜂拥的白城并不是厦门最美的沙滩, 本地人爱去的是更清更净沙也更细的黄厝. 然则走到胡里山炮台下, 刚要折返, 目光却被沙滩边一排面海而建的小楼攫获 ↓ 面向海的方向伸出的阳台各自独立, 每个阳台上只有一桌, 如此视野开阔而又清静宜人, 令人顿生喜悦心. 某人和霜少眼睛直发亮, 一拍即合, 当即决定哪都不去了, 先坐下来看海! 吃饭! (附注: 霜少是我们的厦门向导、当地土豪) 然则某人一眼相中的小阳台很是热门, 早被预定一空, 好在楼顶平台尚有空桌 ↓ 我倒不觉有憾, 楼顶的视野不见得逊色, 而平台宽绰, 却也是仅设一席. 随着暮色渐浓, 晚风渐起微拂面, 只有涛声入耳, 不闻喧哗. . . 若是连平台也没赶上, 没有海景的包间总会有空房: . . 霜少点了闽南春卷、号称美容养颜的鱼唇汤、油蛤、芦笋、小羊排、名字很好听 (味道也不错) 叫做金玉满堂的杂粮拼盘, 和超好喝的番石榴汁:


『 厦门行走记录 VI · 厦门大学与白城海滩 』

On: August 3rd, 2009 at 6:36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1

上回说到鼓浪屿, 讲起胡友义先生以一人之力在鼓浪屿上办起了两所世界级的博物馆, 这回要提到的另一位华侨, 陈嘉庚先生, 他在厦门创立了不输远胜胡友义先生的另一番伟业——创立了两所知名大学, 厦门大学与集美大学. 这两所大学由于历史悠久, 今日不单是知名学府, 也双双成为知名的旅游景点. 想来看点都是浸润了书卷气的老房子, 选一个领略风情便已足够, 因为陪伴我们游览厦门的友人是厦门大学的校友, 想他一定熟悉厦大胜过集美, 当然, 也有顾虑集美较远的偷懒心理, 我们便弃集美奔厦大了. . . 北大有未名湖, 厦大有芙蓉湖 ↓ 水乃有灵之物, 湖泊总似有一种能使人内心平静、思想积淀的力量. . . 一溜红砖老楼环湖而列, 均以「芙蓉」为名, 自「芙蓉一」至「芙蓉七」, 概为厦大的男生宿舍:


『 厦门行走记录 V · 鼓浪屿 下 』

On: June 23rd, 2009 at 7:00 am | Number of Comments » 7

鼓浪屿素有「琴岛」之名, 据说岛上的音乐世家有上百个之多. 建国初期, 岛内钢琴总计不下五百架, 时至今日, 岛上的人均钢琴拥有率仍为全国第一. 从这里走向全国乃至世界的知名音乐家不胜枚举, 譬如中国第一位女指挥家周淑安; 曾任中央交响乐团首席指挥的陈佐煌; 歌唱家林俊卿、吴天球; 钢琴家李嘉禄、卓一龙、殷承宗、许斐星、许斐平、许兴艾.. 若要追根溯源, 鼓浪屿深厚的音乐传统乃是得益于鸦片战争. 战后的鼓浪屿沦为公共租界, 英、美、法、德、日等13个国家先后在岛上设立领事馆. 西方音乐伴随着宗教的传入, 开始涌入鼓浪屿, 自那时起, 风琴和钢琴大量引进, 造就了鼓浪屿最初的音乐渊源. 出生在鼓浪屿的众多音乐家之中, 有一位曾留学比利时的胡友义先生. 他出于对音乐的热爱, 投入毕生精力, 致力于风琴和钢琴的收藏, 而出于对故土的热爱, 他又将自己的毕生珍藏悉数捐献给家乡. 单是他捐出的那些仅凭一己之力搜罗来的藏品, 便在鼓浪屿上建起了两座世界一流的博物馆, 其收藏之丰无法不令人叹为观止. 这两座博物馆, 其一是位于八卦楼内的风琴博物馆, 另一座是位于菽庄花园内的钢琴博物馆. . . 风琴博物馆所在的八卦楼: . . 占据全馆最醒目位置的藏品是一楼展厅中央的 Norman & Beard ↓ 这架管风琴最初是 1909 年为英国中部的一个教堂定做的, 由三层键盘和一个脚踏键盘组成, 有 1350 根音管和 32 个音栓. 它高达 6 米, […]


『 厦门行走记录 IV · 鼓浪屿 上 』

On: June 22nd, 2009 at 3:00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2

鼓浪屿是一座单听名字便能添遐想的小岛, 与厦门隔鹭江相望. 岛上地方不大 (不足 2 平方公里), 但有年岁的老宅子和参天大树可不少, 且无论大道小径, 路旁都是一样的花烂漫. 除了码头和几个名头太响的景点略嫌喧嚣之外, 鼓浪屿恬淡美丽得就像欧洲的那些小镇子. . . 自厦门远眺鼓浪屿 ↓ 掩藏在皂角树后边的, 那远景的山峦, 便是鼓浪屿. . . 鼓浪屿的海滩和民居: 远处的高楼便是隔江相望的厦门. . . 鼓浪屿上的宅子大多依山势而建, 门口通常是斜斜的坡道, 静静的, 没有车马喧嚣, 有时能遇见猫路过或者鸟在蹦跶.


『 厦门行走记录 III · 32 HOW 』

On: June 13th, 2009 at 7:15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0

32 HOW 与它的孪生姐妹 21 HOWTEL 一样, 名字也是来源于门牌号 (华新路 32 号). 它是一幢年过半百的两层法式小楼, 新主人不无自豪地宣称, 红砖灰瓦附带 360 度花园的它, 或许是华新路里最漂亮的老别墅 ↓ 一年多前, 这幢小楼悄然变身为 32 HOW. 这是一个怎样的所在呢? 用创建者的话, 他们称它为「创意院落」. . . 新院落的围墙被改建成一块块透空的玻璃, 主人似乎拿它们当黑板在使用 ↓ . . 院落的大门口有一株郁郁葱葱的三角梅, 主人在三角梅枝叶遮掩之下的那块玻璃上写下了这样的字句: 1957 这幢老别墅还是新房子 1980 这株三角梅还是幼苗 2007 我们不过也才刚刚开始 . 院落的一楼是咖啡店, 叫做 Cherry 32 ↓


『 厦门行走记录 II · 在华新路迷路 』

On: June 4th, 2009 at 1:35 am | Number of Comments » 4

. . 以往我对路的认知便是——以条计, 华新路完全颠覆了这个概念.. 与其说它是「一条路」, 不如说是「一片区域」来得更恰切, 横七竖八又错综复杂的一条条小路, 门牌上全都写着一样的「华新路」.. 大隐隐于市的华新路有好多的出口, 每个出口都能到达不同的地方: 交通主干道厦禾路、景观主干道市府大道、商业主干道中山路步行街.. 迷宫一样的华新路, 就好像城市中心的原点一样. . . 到厦门的那天正赶上天落雨, 提着行李打着伞, 兜兜转转, 却怎么也找不到旅馆所在的 21 号.. 所幸旅馆主人在附近开的咖啡店比较醒目, 向咖啡店的姐姐问了路, 才算摸清了方向.. 好在华新路安静而有味道, 便把迷路当做了信步徜徉, 并不感到恼火. . . 「华新路地处坡地, 有着欧洲风味的漫步图景. 因其紧邻中山公园与溪岸路花草市场, 从高处看过去, 郁郁葱葱, 四季花开不断, 果实飘香. 一旁公园西路的落花大道, 每年洋紫荆都落满秋天. 更值得一提的是, 当年随华侨们一起过来的珍稀果木, 更是生长成一片风景, 比如参天的南洋杉, 鳄梨, 菠萝蜜, 棕榈树, 人心果, 山茶花, 非洲菊等, 只是不知道你能否刚好赶上花期与果期. 」——摘录自 21howtel.com . . 「当花木们都不止在植物园, 当水果们都不止在水果店, […]


『 厦门行走记录 I · 21 HOWTEL 』

On: June 1st, 2009 at 11:59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2

端午假中, 在厦门小住了几日. 起初只是访友兼度假的打算, 因有朋友去厦门工作, 早早便和他讲妥, 等他安顿好, 就带上我家某人去找他玩. 直到偶然知晓 21 HOWTEL, 一家深藏在华侨别墅区的深巷之中, 由老洋房改建而成的趣致小旅馆, 对厦门的期待方才燃起来, 为在厦门停留的三夜订了三套不同格局的房间, 开始盼星星盼月亮那样子盼假期. 这家旅馆的名字, 21, 很有意思, 是旅馆的门牌号, 也包含着「两树一屋」的意思. 旅馆的院子里有两棵枝繁叶茂的龙眼树, 一栋红砖老洋房被改造分隔成 14 套客房, 有些房间推窗即可伸手摘到龙眼 (赶上季节的话). . . 玄关 ↓ . . 院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