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如琉璃 内外明澈


www.yuanyuan.info



» Currently browsing: >> Stories of Rex


『 鳌中堂在宁波的幸福生活 III 』

On: May 11th, 2010 at 5:18 am | Number of Comments » 0

一年前把鳌拜送往宁波的往事, 距我仿佛仅有咫尺之遥. 很想念这个小东西, 便与小三伉俪约定五一, 偕某人同往宁波探望. . . 一个春秋而已, 中堂大人却沉稳了不少. 也就是在和某人戏耍的时候, 才隐约可见当年的顽皮相. . . . . 和某人一起, 沿着中堂大人平日的散步路线, 陪同出巡. 中堂大人现今的日子可比和我们在一起时逍遥. 日日悠然见南山, 这是某人也想求 (然不可得) 的自在生活啊. . . 附上侍奉中堂大人散步时顺手偷拍的萝莉一枚—— . 『 鳌中堂在宁波的幸福生活 I 』 『 鳌中堂在宁波的幸福生活 II 』


『 鳌中堂在宁波的幸福生活 II 』

On: October 18th, 2009 at 7:55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2

鳌拜完全适应了新环境, 借用现主人小三同学的评述:「过了一段农村生活后, 鳌拜身上那些国际大都市的烙印也在慢慢褪去. 它开始忘记坐车的礼仪, 放下了骄傲和土狗厮玩在一起, 即便是杀一只鸡, 它也在一旁急吼吼的想扑上去咬几口, 没有了以往半点的矜持… 但是它眼巴巴地趴在餐桌边的样子, 依然是辣么滴销魂, 辣么滴我见犹怜. 」 . 小三同学说鳌拜最大的亮点就是耳朵, 我同意. 鳌拜的耳朵可能是它身上最 (能) 勾 (起) 人 (玩弄欲望) 的部分. 我以前经常在穿衣镜跟前抱着鳌拜跳起来, 就能看到它变身小飞象的样子了 (@ ̄∀ ̄)ノ 但这游戏只是我玩来很开心, 鳌拜每次都是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 ( ̄∀ ̄*) . . 『 鳌中堂在宁波的幸福生活 I 』 『 鳌中堂在宁波的幸福生活 III 』


『 鳌中堂在宁波的幸福生活 I 』

On: April 29th, 2009 at 12:17 am | Number of Comments » 8

鳌中堂鳌拜, 乃是 Rex 的新主人为它取的新名字. 更详细的图文报道请容我偷个懒, 直接引用新主人的 blog: 「圆圆同学厚爱, 将她家的 Rex 送给了我. 今天早上 5 点, Rex 穿越杭州湾大桥驾临宁波! 特因此狗甚为不凡, 故经几番商议, 化洋为中, 赐名鳌拜, 官拜内阁的首辅大学士, 鳌中堂. 中堂大人虽然初来乍到, 却没有任何的不适应, 上来就大破 LEE 牛仔裤一条, 逢人便抱大腿, 见母狗必调戏之, 举爪投足间尽显大将之风, 得犬如此, 吾心甚慰. 」 . . 得知鳌中堂在宁波的生活很幸福, 也让我甚为宽慰. 至于为什么说鳌中堂目前「很幸福」, 请容我再偷个懒, 引用一段对话记录: 我: Rex 送走了, 最后是哥哥请假出来帮我做车夫的 某: 看到你 msn 的签名了 我: 幸亏哥哥帮忙! 因为那个物流公司很偏远很难找附近又荒僻 .  如果那天打车去, 就回不了家了 .  […]


『 活泼但不乖巧又不纯种的小狗会有人要吗? 』

On: March 24th, 2009 at 4:27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4

说的是我家 Rex. 自从某人回津工作以后, Rex 暂时被寄养在某人朋友家里. 这位友人的属性是热爱工作的单身男, 每周七天, 早十点至晚十点全在公司. 他在晚十点公司打烊后, 还有开车送同事回家的任务, 每天回到住所的时间总在 23 点后, 没有时间和精力来料理 Rex 的吃喝拉撒, 只能我来承担喂和遛的任务. 但是因为某些原因, 很快我就没有办法继续照顾它了. 不忍心把它放归自然, 毕竟它并不具备野外生存的能力. 也不想把它丢给某人, 因为某人现在的工作在开发区, 可他为了就近照顾母亲, 不得不住在市中心, 这样, 他上班的路途很是遥远, 单程超过 50km, 非常辛苦. 以前他在上海负责照顾 Rex 的时候, 打扫狗毛、喂饲加上遛, 做完这些起码得凌晨两点. 还好他以前上班时间迟, 公司也近, 可以睡到 9 点起, 但如今他早 6 点就得起床开车, 睡眠不足疲劳驾驶实在是太危险… Rex 最主要的优点和缺点在标题里已经提炼清楚了, 若要更具体的话, 可以加上如下属性: 公狗; 一岁; 未绝育; 依恋人类; 不喜欢被关笼子; 不算聪明, 但表情丰富, […]


『 一晚上被推倒三次, 一次在地上, 两次在床上 』

On: January 6th, 2009 at 7:26 am | Number of Comments » 7

以下文字为 2008 年 12 月 30 日凌晨到家后写的日记: . . 平时常去的某 BBS 上有个姐姐昨天开始休年假回老家, 撇下家里的狗小姐无人照看. 宠物店春节休息不营业, 无法寄养. 这姐姐去年春节就是为了她家狗小姐的原因没能回家, 一个人孤处异乡独过冷清年, 很是可怜.. 看她发贴求寄养求了多日无果, 想想反正已经养了条狗, 养两条和养一条应该无甚分别, 反正一起喂一起遛, 添不了多少麻烦, 便应承帮她照看一个月. 上周末把 Rex 送去这姐姐家, 和她家狗小姐 Coco 培养感情, 昨天将两条一起接回来, 开始两狗同养的第一日. Coco 是只 2 岁的 Husky, 就是那种长了狼系外表的雪橇犬, 年龄和体重都是 Rex 的双倍, 看上去虽然挺不相称的, 但却是目前为止, 除福福外, 和 Rex 八字最合的伙伴. 不过感情虽好, 也还是有打架的时候. 上周末, Coco 娘来短信说她一次只能遛一条狗, 单是 Coco 一只就足以把她拖倒, […]


『 经济危机对 Rex 的影响 』

On: November 25th, 2008 at 4:52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3

Rex 若论体格, 要算中型犬都勉强 (高它几头的萨摩耶也不过归在中型里), 但叫声和食量, 都与大型犬无异了.. 先说食量, 普通的食堂里那种搪瓷盆给它装狗粮, 每顿几乎得一满盆才够.. 还不算某人时不时给的各种零食. 整只的带关节的羊蹄子丢给它, 不出 20 分钟就连皮带骨全下肚了.. 某人的朋友暑假里送来一包 20kg 的狗粮, 还没入冬已然见底.. 上周末夜里加班加到面无人色只有菜色倦到不行刚想爬床的时候, 某人来提醒 Rex 的断粮之虞, 不得不努力撑着上淘宝去给它订口粮. 还是买上回人家送的那种国产品牌, 价廉又物美 (养得 Rex 一身皮毛油光水滑, 可见营养足矣). 然则当晚店主打来电话, 说铺子里没有库存, 给厂商打电话要求送货时方才知道, 这家狗粮厂刚刚倒闭.. 另选了一种, 隔日店主又来通知, 那家狗粮厂也停产了.. 店主说国产狗粮已是一片萧条.. 只得换成尚在运转的一家合资厂的产品. 再说叫声, 几乎不怎么听见 Rex 汪汪叫, 它出声都是由喉咙深处发出的声音, 低沉且威武, 气势甚至不输在华山绿地常遇见的一头罗威纳. 照片中黑色的大狗便是罗威纳 (一种威猛的看守犬), 这匹 (不是量词用错, 实在是我觉得「只」的感觉和罗威纳太不匹配) 叫「乐乐」, 对 Rex 低吼不是它以强凌弱, 得怪 […]


『 Magic Shrink 』

On: October 31st, 2008 at 3:42 am | Number of Comments » 8

「Magic Shrink」是一种手工材料的名字, 你可以叫它「热缩片」. 这是一种看上去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透明塑料薄片, 但具有加热后会缩小变厚及变得硬质的奇妙特性, 适合用来制作小挂件, 成品效果如下: .


『 Rex 的十一假 』

On: October 7th, 2008 at 4:02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1

某人家乡一位好友曾到上海来, 与某人在家中促膝叙旧, 那时见过 Rex. 十一假期里, 某人返家探亲晤至交, 一日席间, 与诸好友说起养了条狗的事, 那位曾见过 Rex 的友人戏谑道:「你养的难道不是一条龙么? 」某人听明白这是在嘲讽 Rex 头小身长, 悻悻然却无话可驳, 着实郁闷了一回. 确实 Rex 越长越不像可卡, 舅舅说 Rex 的身子比他养的纯种可卡起码长了一头, 超过 10 kg 的体重也大大超过了可卡的标准. 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并不妨碍它讨人喜欢啊 (^。^*) Rex 的好朋友兜兜的妈妈说 Rex 表情很丰富, 会说话一样. 和别家的狗狗观察对比了一下, 发现还真是如此. . . Rex 的「龙姿」↓ . . Rex 和兜兜 ↓ 兜兜只是之一, Rex 还交了许多其他朋友呢, 以后拍了照片再一一配图介绍吧. . . 古时美人美到倾城, 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今时形容姑娘容貌绝伦, 常说「车见车载」或者「上街能引发交通拥堵」. […]


『 乖狗大学新生 』

On: August 3rd, 2008 at 12:44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3

虽然遥白夸 Rex 比他家银狐乖巧不知多少倍, 但我保持头脑清醒, 不曾沾沾自喜, 因我深知 Rex 有多任性, 破坏力有多强.. 把它独自留在家中的时间一久, 回家必有惊喜 ╮(╯_╰)╭ Rex 曾把一张皮椅连皮带填充海绵撕到粉碎; 开鞋柜叼鞋出来咬; 翻垃圾筒; 咬马桶刷.. 总之就是破坏所有被不小心掉在地上的和它能够想办法获取的东西. 狠打数回不见悔改, 只好给它各种玩具, 试图消耗它的过剩精力. Rex 的第一个玩具是一只旧网球, 但 Rex 只喜欢和人玩抛接球游戏, 没有人在的时候它对那球爱理不理的. 第二个玩具是一只绒布小猪, Rex 很喜欢, 但很快就被咬破, 担心 Rex 会误食破洞里露出的化纤填充物, 急忙夺过来丢了. 给 Rex 当睡垫的浴巾后来也被它当成玩具, 以撕咬为乐, 一段时间以后终于破成碎片. 还有喜欢 Rex 的大家送的咬绳、胶骨等等, 虽然数量庞大, 但远远敌不过Rex 的充沛精力, 前几日 Rex 终于把最粗最结实的那根咬绳嚼碎, 还笨笨地把一部分纤维吞咽到肚里, 呕吐不止.. 很是为玩具的安全性担忧, 不敢再给它化纤材质的物品, 便剪了一条旧牛仔裤, 给它缝了根骨头玩具 […]


『 比安理会还热闹.. 』

On: May 30th, 2008 at 12:22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2

Rex 好与猫同戏, 然则猫多不领情, 动辄以爪相向. 有次在大学校园里遇见一只身上长了奶牛斑, 鼻头上还有一点黑痣的花猫, 竟不怕人, 瞬时便起了坏心, 想拐回家让它陪 Rex 玩耍. 与某人就此事相商, 某人说:「讲到猫狗同养, 忽然想起我一个朋友, 猫鼠同养. 此外, 他家还有两只狗、一只鸟、两个陆龟. 」 圆圆惊道:「这些动物全养在一起竟能相安无事?! 」 某人答曰:「怎么会相安无事呢, 他家比安理会还热闹. 」 圆圆: (゜∀゜;) . . 关于上文猫鼠同养, 有图为证: . . 又及, 拐带奶牛猫的计划在某人的反对下放弃了. 原因一是某人讲猫不怕人不代表它就一定不怕狗. 原因二是奶牛猫在校园里是受宠的明星, 强行拐走的话, 喜爱它的学妹们会落寞吧? 猫猫离开熟悉的环境, 也会不适应吧?


『 Alex 改名为 Rex 』

On: May 28th, 2008 at 12:28 am | Number of Comments » 2

震后的第八日, 决定给 Alex 改名叫 Rex. Rex 在拉丁文中是君王的意思. 多年前, 圆圆所在的 choir 排练 Mozart’s Requiem (安魂曲) 的时候, 最先练习的章节是第三部分 Sequenz (继抒咏) 中的第三段 Rex Tremendae (威严的君王): Rex tremendae majestatis (King of tremendous majesty), qui salvandos savas gratis (who freely saves those worthy ones), salve me (save me), fons pietatis (source of mercy). . 小时候, 怕黑的我每次不得不经过没有灯火的地方, 都在心里反复诵念「我不怕, 因为天主和我在一起」, 这是唯一有效的安神咒. 内心惶恐无助的时候, […]


『 Alex 的近况 』

On: April 30th, 2008 at 10:55 am | Number of Comments » 6

最近更新迟滞, Alex 是重要原因之一. 寻主人启示在家附近的各个车站张贴至今, 无任何音讯馈返. 而 Alex 在某人家快乐成长, 似乎并不为此发愁. 上个周末带它出去散步, 拍了照片和 video, 给大家看看: . . . . 以下 Youtube 和土豆网的视频是同一个, 请大家依各自网络链接的速度选择观看 ↓ . . 细心的某人发现 Alex 在换牙, 那么此前宠物诊所的店员所判断的一岁肯定有误, 因为换牙的小狗应该是 3-6 个月大才对. 现在的它已经又比刚来的时候更乖巧一些了, 偶尔做了坏事, 在某人发现之前, 它就已经自个跑进卫生间坐下, 自罚禁闭了. 而某人禁止它爬床的努力总也没效果, 它总是执着地往床边趴, 同时发动「眼睛水汪汪」攻势. 很多时候, 某人会被它看上去诚恳无比的眼睛直视到心软, 乃至忘记自己的禁令. 某人说, 它的锲而不舍, 和圆圆的性格实在是太像了, 怪不得那一天, 会跑来跟着圆圆回家 (^_^*) . . 『 所谓天赐缘分便是如此吧? 』 『 Ale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