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如琉璃 内外明澈


www.yuanyuan.info



» Currently browsing: >> Random Thoughts


『 静 · 安 · 虑 · 得 』

On: November 21st, 2010 at 1:56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4

下周一是我向区里上交「信息公开」专项检查自查报告的最后期限, 但是我们学校网站的信息公开频道压根还没建设好… 作为一个小公立学校, 我们的办公经费很有限, 领导对于建设、运行、维护一个网站到底是怎样的工作也懵懂得很, 以学校领导能够接受的价格, 压根不可能请到正常的公司来接外包 (譬如我家某人的公司, 网站建设类的项目凡是低于 RMB 50000 的单都是不接的, 而对我们学校的领导来说, 5000 就已经是很多的钱了), 作为网站管理员的我只能找做程序员的朋友帮忙接个私活来解决. 可程序员一般都是很忙的, 求人帮忙得有求人帮忙的态度, 你得等人家有空才行, 只出得起这样少的钱, 会很不好意思催促. 可忽然上边来了个文件, 说要进行「信息公开」的专项检查了…我措手不及, 也顾不得好意思不好意思了, 赶紧求程序员帮我加班, 可时间实在太紧, 如果要赶在 deadline 之前做好这项工作, 容不得任何的旁枝末节出错. 周五晚上, 我正加班帮程序员切图, 不帮忙的话, 我就算逼死他也是来不及. 然则我连着加班好几天了, 精神实在是顶不住, 做到一半就趴倒睡着了…周六一早醒来, 睡眼朦胧地看到程序员在凌晨 2 点发来的鸡毛信:「喂! 喂! tab 的图呢? 你再不给我就当真来不及了啊!! 」一看到说「来不及了」, 我立马睡意全消, 赶紧打起精神继续干周五晚上没做完的活…aunt 很着急来提醒我, 让我看窗外, 这世博一结束, 污染又回来了, 窗外的雾浓到对面的楼都看不见, aunt 说我该赶紧走了, 不然 […]


『 不正经草堂主人的正经话 · 其一 』

On: September 21st, 2009 at 12:51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4

昨夜里, 某人正读着书, 忽地长叹一声. 问他叹息啥? 他说, 他在想一个关乎企业管理的问题——现在中国的企业, 大都一味崇拜西方式的企业管理模式, 极其看重沟通. 沟通固然也很重要, 但我们太过重视它, 会使得能说会道的人更容易被提拔到重要的位置上, 而那些非常能干但拙于表达的人才极可能被埋没. 但善于表达和沟通的人, 未必都善于做事, 其中相当一部分人仅仅是空有巧舌如簧罢了. . . 某人遇事纠结的时候, 就会拿起案头的《论语》翻阅. 某人说, 但凡人总结归纳了什么自以为深刻睿智的道理, 其中十有八九都是孔夫子曾在数千年前便已想透彻了的问题. 果不其然, 《论语》中就有这么一段—— 子曰:「吾与回言终日, 不违如愚. 退而省其私, 亦足以发, 回也不愚. 」 意思是说, 夫子整天给颜回讲学, 颜回都如同闷葫芦一般只听不说, 像个傻瓜. 颜回是否真如看上去那么傻呢? 夫子并未着急下定论, 而是暗中观察颜回的行为. 夫子发现颜回虽然不善辞令, 可老师教的他不但全都记得, 还能贯彻至言行, 并且懂得如何发挥! 可见颜回并不愚蠢. . . 某人又叹了口气, 说道, 今时今日, 世间并不缺乏颜回那样讷于言的贤明者, 但兼有慧心和耐心的夫子那样的领导, 可就稀罕了. . . 『 不正经草堂主人语录 · […]


『澈』

On: February 19th, 2009 at 11:11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4

引子 今天上午在钱初熹教授的讲座上, 看了一段有关日本邀请艺术家进入基层学校协助促进美术教育的纪录片. 被邀请的艺术家是位38 岁的书法家, 他在学校体育馆的地上铺开大幅宣纸, 在几十位初中生的面前表演巨笔书写, 并请学生们仔细检视, 从多幅作品中挑选出最能代表生命的那一个字. 学生们选了一幅「生」字. 书法家自述说, 「生」字是可以代表他的那个字, 理由略 (因为我这篇可能会写很长, 我想略过所有无法精炼描述的复杂细节). 接下来, 书法家请在场的孩子们每人想一个可以代表他们自己的字, 一个能表现出他们自身与众不同的特点的字. 第一位分享的男孩子写的是「金」, 在日文中是钱的意思, 他的理由是他想要的许多东西都需要用钱换得, 因为缺乏钱让他难以达成各种愿望总使他有挫败感. 一个女孩子选了「恋」, 羞涩地说她正在恋爱, 而问她是否懂得什么是恋爱, 她茫然地坦白说其实自己并不知道. 另一个男孩子选了「普」, 他觉得自己是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人, 所以一定要找特点的话, 那就只有「普通」了吧. 余略. 从孩子们选取的这些汉字中, 能够感受到正在成长中的孩子们对自我的普遍懵懂, 以及自信的缺失. 书法家开始和孩子们一个一个单独对话, 首先是选择「普」字的男孩, 通过交谈, 书法家了解到这个孩子非常喜欢空手道, 已经取得了初段的成就. 再选择几个例子, 譬如一个女孩子, 是双胞胎中的妹妹, 她向书法家表达了自己作为双生子之一的烦恼, 以及希望与姐姐不同的愿望. 而另一个女孩子表达了自己有双重人格的苦恼, 她觉得她的自我分为天使与恶魔这样两部分, 她总是迷茫于无法分清哪个才是真正的自我. 书法家给了孩子们几天时间, 让他们独自慢慢地审视自我, 想清楚自我究竟为何物、自己喜欢什么、自己讨厌什么.. 所有这些与「自身」有关的事情. 放学后, 在田间, 在路旁, 可以看见孩子们一个个或坐或立, […]


『 死生契阔 III 』

On: July 21st, 2008 at 9:44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0

看见某人用「受命于天, 既寿永昌」做签名, 好奇问他用传国玺做名何解? 某人说无他, 想起友人家里的丧事而已. . 圆圆: 能从丧事想到这…我至多叹一声死生契阔 某人: 不够积极向上, 从生死感悟到生死流于表面化 圆圆: 你这是被中国教育毒害的 .   凡文必究主旨 (说中心思想更熟悉吧) .   凡事必求冠冕 .   你说得再好听, 寓意再深远 .   生死这事也脱不去它的本质 .   就是件不由得人自己做主的事 . 某人不再辩驳. 然则, 从某种意义说来, 花何时辞树由不得自个做主, 而朱颜何时辞镜, 若是舍不得, 怕是没有法子, 不留恋, 却可早了断. . . 『 死生契阔 I 』 『 死生契阔 II 』 『 死生契阔 IV 』


『 千禧夜我们说相声 』

On: June 12th, 2008 at 8:11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1

 看『千禧夜我们说相声』——感受草根文化的独特魅力与生命力 相声,如果从清代的「穷不怕」算起,至今已逾百年。自其出世,就展现出独特的性格与魅力,大俗大雅,外圆内方,浓烈的江湖气息和民间色彩中包含了深刻的文化底蕴和社会性。然而,它虽然没有像京戏一样得到「国粹」的名衔,却在近年显示出相似的疲态。 正是在这种戏剧环境万马齐喑的大气候下,赖声川先生在台湾推出了『那一夜,我们说相声』,当时是1985年。首演之后,人们更多的反应是新奇,还未来得及分清这终究算是相声还是舞台剧,或是什么新的综艺形式,但仍然争先恐后,一睹为快,以致有人评价,『那一夜,我们说相声』拯救了台湾相声,赖声川「为世界华语剧场创造了一种崭新的悲喜剧经验」。 十几年后,赖先生又推出了『千禧夜,我们说相声』,仍以相声为表演形式,讲述了一个跨越百年,沧桑变化、曲折离奇的轮回故事。故事的场景设在一座老茶园里,1900年的老北京,经历了「庚子之变」的茶园在一片惨淡中重新开张,两位相声演员刚刚开讲,来了一位好说相声的皇族贝勒爷,一起展开了一段19世纪末的对谈,令人匪夷所思,笑中含泪。戏的下半场则是发生在20世纪末的台北,「千年茶园」的戏台被原封不动地搬到台北,两位相声演员正在准备演出,其中一位在做一个梦,他的梦与上半场的情节有了一个呼应,而同样的生活困窘,同样艺术艰难,似曾相识,而且这一夜同样来了一位「大人物」——正在为竞选做准备的民意代表,于是三人又开展了一段20世纪末的相声对谈,也是同样的荒诞不经,哭笑不得。 戏是精彩的,无论是演技还是台词,其实更出色的还是创意。小小的舞台,单一的场景,却在有限的空间穿越百年,简单的情节里充满矛盾与尴尬,相声演员的服装由长袍马褂到T恤衫牛仔裤,古老的茶楼也在转幕之间装上了耀眼的霓虹灯,像荒诞的现代戏剧,在剧烈的矛盾与冲突中,爆发了令人悲喜无端,百感交集的喜剧效果。然而,戏的本身并没有完全掩盖人为包装拼凑的痕迹,全剧由五个章节串成,中间并没有明显的主线或因果,「笑」、「说话」和「结局」,基本上就是三个独立的「段子」,可此亦可彼,没有连贯性, 突兀感很明显,仿佛电影中毫不相干的插曲,让人觉得生硬。而且戏的最精彩部分并不是这三段中规中矩的相声,而是贝勒爷出场的那场表演,偏偏这一场正是相声最变形的一场。不仅中途换角,难分捧逗,贝勒爷与皮不笑的大段对白也不像相声的「子母哏」,既不是叙述、评论为主的「铺平、垫稳、抖包袱」,也不是角色扮演的「砸挂」,而是天马行空,亦真亦幻,意识流般的现代戏手法。 整出戏看完,竟分不清是出色的创意捧红了相声,还是精湛的相声艺术焕发了新的生命力,创造了一场精彩的戏剧。或者,相声本身虽然出身市井,属于下里巴人的草根艺术,但正是因为其艺术形式的简陋、生存条件的艰苦,使其凭借暗含的文化底蕴,独特的人文智慧,具备了强大的艺术生命力。宛如岁月磨砺形成的珍珠,即使蒙了灰尘,稍加擦拭就光华莹现,即便有时离离衰微,一遇春风便满园新绿了。巧妙的创意,精湛的表演,其实是串起珠链的一份匠心,这便是『千禧夜,我们说相声』的魅力所在吧。 也许我们可以预见,一门富有生命力的艺术,不会轻易消亡,哪怕有一天相声终于湮没,你却在地方的独角戏、美国的Talkshow, 日本的漫才等等,到处都可以看到它的影子,它不会死去,只是转化,大概可以叫「化作春泥更护花」吧。 by 某人


『 请称呼我章太太 』

On: January 5th, 2008 at 11:13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20

离 27 岁生日越来越近, 于是, 作为社会的不和谐因素——大龄未婚青年的一员, 被亲戚长辈远近朋友乃至单位领导批评教育的频率也越来越高, 已是疲于应战. 此中最为顽固的, 是自认为自己人过中年人生完整早已参透悟道的某人, 时不时借题发挥, 教育圆圆:「人来世间一回很是不易, 所以, 尽量把人生过得完整一些吧.. 」意思是:「该结婚的时候结婚, 该生孩子的时候就生.. 」为什么说「借题发挥」, 是因某人劝说风格类似少先队辅导员, 路遇小事一件都可以拈来说教.. 譬如某日一同走在路上, 遇见一位颤巍巍的百岁人瑞, 被子女左右搀扶, 一步一挪地蹑步前行. 某人便抓住机会开展思想教育:「圆圆啊, 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到了这个年纪如何生活? 如果你有孩子, 到时候就有子女扶着你.. 」 圆圆打断他:「若不幸生了你这样的儿子, 有何用? 」(意指不在父母身边侍养) 某人:「那生个女儿呀.. 」 圆圆:「怎么就能确定一定养得出女儿? 」 某人:「那就多试几次么.. 」 圆圆:「……」 前日又领受调教: 某人:「别太认真, 随便找个算了」 圆圆:「随便的概念是.. 」 某人:「是男的」 圆圆:「太过分了! 虽然我是大龄青年, 可还不至于沦落至此吧! 」 某人:「可是, 这世界上好人并不多, 好男人就更少, 可爱的好男人基本没有, 可爱又爱你的好男人——除非真有上帝, 而且很宠爱你」 圆圆:「这话是不是也可以反过来说: 可是, […]


『 我是小恐龙 』

On: August 9th, 2007 at 11:35 am | Number of Comments » 12

用一头粉色的小恐龙做了 Google Talk 的显示图片 ↓ . 同时把 GT 的显示名字改成「我是小恐龙」, RPG 游戏又开始了~ . 之前假装小红帽确实是一时心情大好于是闹着玩, 但假装小恐龙不是. 呃.. 那个.. 暑热人懒怠.. . . 请容许圆圆偷个懒, 以对话记录来说明自己的想法.. .


『 凭借什么改变命运? 』

On: August 6th, 2007 at 1:35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11

上周收到一个孩子的鸡毛信. 孩子是圆圆曾经的学生, 毕业很多年了, 转眼已经到了考高中的年龄. 考得倒还可以, 可惜志愿填得不妥, 高不成只得低就, 被一所职业学校录取了. 读不了高中, 也就意味着高考的梦想提前三年破灭. 虽说有三校生高考的所谓「美好前程」(此说法引用自官方宣传), 但事实上那一条加倍艰辛的道路. 孩子哭也无用, 父母顶着烈日四处奔走也无用, 于是病急乱投医, 给圆圆送来这样一封求救的鸡毛信. 事实上, 圆圆也不够能耐帮得上什么忙, 打了几个最终还是一样无用的电话之后, 圆圆也只不过能说几句笨拙的安慰话罢了. 心中满怀歉疚, 因为自己极残忍地刺破了一个身陷无助境地的柔弱孩子最后的希望. 前几日, 买了条麻料长裤, 尺寸过长, 懒得自己修改, 就送去家附近的裁缝铺子. 裁缝铺是家夫妻店, 裁缝夫妇的孩子, 正在圆圆的学校就读, 也是圆圆的学生. 第一次去的时候, 是下午, 推门进去, 静悄悄, 孩子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孩子父亲在躺椅上午睡, 母亲应该是出门去了. 于是轻轻地掩上门, 晚饭后再去. 那时夜临, 灯明, 小小一间铺子里拥挤而热闹. 孩子妈妈和圆圆聊考试、升学, 用劳累过度导致咽喉炎的沙哑嗓音轻声说:「我们家欣欣将来是一定要让她念大学的. 」眼睛里亮亮的, 希望在闪烁. 那个叫欣欣的孩子依然坐在午睡时位置上, 认真努力地抄写着英文单词. 挤在父母的两架缝纫机之间放着的, 那不足一尺宽的小桌, 就是她的全部天地. 父亲呵斥女儿说:「好好的背就背! 抄有什么用?! 」母亲向圆圆嗔怪女儿说:「叫她坐直了写, […]


『 FLOWmarcket · 心灵超市 』

On: June 28th, 2007 at 7:56 am | Number of Comments » 4

FLOWmarcket (心灵超市) 虽然也卖东西, 但算不上真超市. 它是 2007 上海新天地 Art Fest「灵感定义生活」的活动之一, 在 5 月 24 日至 6 月 24 日的一个月间 (又是 6 月 24 日结束.. 害圆圆不得不在本已很紧张的复习迎考与满足好奇的实地参观之间做出艰难的抉择), FLOWmarcket 在新天地里开张营业, 专售极简设计的空包装——写有引人思考的短语的空盒、空瓶、空罐. 按官方解释, FLOWmarcket 出售的是「在这个急速膨胀的世界里稀缺的思考、意识和品质」. 这间超市的创意来自于丹麦人 Mads Hagstrom, 曾是设计专业学生的他凭借 FLOWmarket 这一创意获得了 2004 年丹麦设计奖. FLOWmarket 今年已经三岁了, 这间开始于 2004 年的「超市」在上海短暂停留了一个月之后, 下一站将奔赴新加坡, 继续它「让消费者思考生活并让 shopping 这件事更有意义」、「贩卖现代人最缺乏的心灵补给品」、「给予生活更多思考、乐趣和平衡的新空间」、「启发消费意识的觉醒」等理想. . . FLOWmarcket 的商品以「个人」、「社会」、「环境」为主要类别, 每个空盒空罐上都印有一个短句, 例如: be brave […]


『「克服一切」与「不顾一切」』

On: April 23rd, 2007 at 1:36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9

关于「克服一切」与「不顾一切」的讨论, 原本是在『 自画像里的童年梦想 』这一篇里, 由因缘提问, 而后开始的讨论. 觉得就这样湮没在评论里, 实在是埋没了金金的字字珠玑. 因此 copy 出来单列成篇, 和大家分享: 因缘 问: 请教 PYN, JOHNNY, 金金, 圆圆等一个问题: 「克服一切」与「不顾一切」谁的情度强烈? 请详解.. THANKS 圆圆 答: 圆圆觉得「克服一切」和「不顾一切」的区别并非是感情的强烈程度, 而是面对阻力和困难所采取的不同态度. 或许面对的困难与阻力是一样的, 但「克服一切」的感觉是理智的, 是三思而后行的, 是尽最大努力试图排除阻碍. 而「不顾一切」的感觉是飞蛾扑火式的. 金金 答: 同意圆圆. 克服是努力清除障碍达成自己的想法, 若能成功该是一种圆满. 不顾的话是抛下所有问题, 一意孤行, 能圆满的到底要少一点吧. 若是能长久维持怕也是要众多宽容为济的吧. 我们怕多是后者吧. 觉得前者能得道成佛, 后者则是任性为人. 突然想起佛祖抛弃尊贵打坐成佛的故事, 那到底是不顾还是克服? 为己或是克服, 为人看来也是不顾. 与己「抗衡」似乎总能拔升到精神高度, 与人或总显得蝇营狗苟, 不顾这蝇营狗苟克服这纷扰杂念, 异常神圣. 不过, 若单能克服与人的诸多纷扰, 大约已可称人精, 虽克服不了欲望杂念, […]


『 从猫洗澡想到 』

On: April 17th, 2007 at 9:59 am | Number of Comments » 2

前几日在网易新闻里看到一个视频: 北京有只猫受到惊吓时会不停地叫自己的名字「阿贵」, 声音近似幼童. 真乃奇闻了. 家养的猫如何会受惊吓呢? 原来是主人给猫洗澡, 而猫生性怕水, 视频里主人家用绳子系住猫脖子绑好, 再加夫妻两人四只手齐上阵才够.. 看着猫咪被主人按紧不能动弹, 只好哀怨地叫唤, 让圆圆想起另一个猫洗澡的故事. 早前圆圆在 St. Ignatius Cathedral 做 volunteer 时候有一位同仁, 刚读幼儿园的女儿和爱猫是他的心头两块肉. 他的爱女常骑在他的爱猫背上玩. 女孩子太小, 还不懂事, 开心起来甚至会不知轻重地扯猫咪的毛. 尽管他的爱猫温顺, 怕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他既怕爱女不知轻重伤了猫, 又怕猫被惹怒了会发急, 万一爱女的细皮嫩肉被猫爪子狠狠地抓一下, 那还了得?! 无奈之下只好将猫抱到教堂里, 恳请爱猫人领回家饲养. 爱猫人自然了解猫的脾性, 因此每个想领养这只猫的人, 开口都是先问:「你的猫肯不肯洗澡? 」他说他的猫和一般猫不同, 最爱洗澡了. 于是一个男孩子便欢喜地把猫抱回去了. 然而后一个主日去教堂, 竟然看到猫又被送回来了.. 男孩子说, 这猫别说爱洗澡了, 一看到澡盆子里的水, 就奋力挣扎, 要把它按到盆里去, 简直就像要杀了它一样.. 给猫洗一次澡得全家出动, 太累了. 这男孩子说什么也不肯再养, 而后猫被另一个男孩子抱回家去. 再下一周的主日, 我们一去教堂就问猫的新任主人, 猫在他家肯洗澡么? 没想到他说:「确实很乖, 很爱洗澡的说. […]


『 死生契阔 II 』

On: November 25th, 2006 at 5:55 am | Comments Off on 『 死生契阔 II 』

今日凌晨, 家中电话不断. 我睡衣单薄, 数次爬出被窝接电话导致着凉. 感冒骤重, 呼吸困难不能入睡, 辗转到天亮. 实在倦得不行了, 才迷迷糊糊地睡过去. 睡着后沉落入梦, 梦见自己站在学校的走廊里. 看到一个孩子做了不该做的事, 以一个老师的本能, 条件反射地追上去批评教育. 然而那做错事的孩子完全不理会我, 甚至连看都不看一眼, 自顾自跑着 去办公室交作业. 我一路追着一路说些类似「怎么可以这样呢? 做错事还不听老师劝导, 真是错上加错! 」这样的话. 都已经近到几乎贴着孩子的耳朵了, 但他还是一副好似没听见的样子, 真是让人气 闷! 最后, 我无奈地放弃了继续批评教育的努力, 原地站定了和自己生闷气. 然而那孩子跑远几步之后却停下来, 回转身来用「那边好象有什么东西」的眼神困惑地看着我所在的方向. 我霎时间醒悟过 来, 这不就是, 生和死的距离么? 虽近, 犹远. 即使你知道我就在这里, 即使你伸过手来, 却再也触摸不到我的脸了. 即使我就站在你的面前, 即使我还有千言万语想对你说, 可所有的声音一张口就都湮灭在空气里. 我只能, 徒然地看着你孤独地离去, 将形单影只的我遗留在这亘古的黑暗中. . . 2006 年 11 月 29 日追记: 昨天晚上看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