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如琉璃 内外明澈


www.yuanyuan.info



» Currently browsing: >> Plaintive Memories


『 Ashes to ashes, dust to dust, where heart goes to? 』

On: July 7th, 2007 at 12:44 am | Number of Comments » 17

曾有一年, 帮龙龙整理房间. (估计又有好奇宝宝要问:「龙龙是谁? 」好吧, 圆圆解释一下, 龙龙是圆圆以前的 fiance. ) 那次, 圆圆在柜子里翻到一个包, 层层包裹里竟然是两张厨房吸油纸和一根旧丝带.. 当即责问龙龙:「怎么什么垃圾都要藏着?! 」龙龙有点难过, 因为圆圆竟然不记得了.. 原来那是很久很久以前, 圆圆和龙龙同学的时候, 听龙龙说起工作费眼力, 于是送了黄山贡菊和枸杞各一包. 当时在家找不到瓶子装, 就随手扯了两张厨房吸油纸包了一下, 用丝带系起来就拿去送人了. 龙龙说, 是圆圆第一次送礼物给龙龙啊, 当然是很珍贵的东西. 对圆圆而言, 也同样有需要层层包裹小心收藏的东西. 比如圆圆最早的 blog, myWallop. Blog 是什么, 对每个人而言也都是不同的吧. 对圆圆而言, blog 是什么? 如果要圆圆回答这样的问题, 圆圆想引用两句话来描述: 第一句是 Delacroix (一个法国画家, 就是卢浮宫里那幅著名的「自由领导人民」的作者) 在 1824 年 4 月 7 日的日记中所写的:「保留自己感觉和感情的历史, 我等于活了两次, 过去将会返回, 而未来也就潜藏其中. 」除了对「未来也就潜藏其中」一直不甚理解, 之前的部分圆圆完全赞同. 另一句是《安妮日记》的开篇第一句:「我对谁都不曾做到推心置腹, 无所不言, […]


『 陌上花开蝴蝶飞, 江山犹是昔人非 』

On: March 27th, 2007 at 9:56 am | Number of Comments » 7

当车缓缓驰过林荫蔽天的虎跑路, 我看见当年我们携手而立的公车站, 七年前的往昔仿佛相隔才只片刻. 我隔窗回首, 知道我拦不住它离我越去越远. . . 『 夜阑珊 人未眠 心纷乱 』 『 无法说出的秘密, 是不是只能在墙上挖洞, 深深地埋进去.. 』


『 他们说王子和公主从此幸福快乐地生活直到永远 』

On: October 8th, 2006 at 8:20 am | Number of Comments » 2

圆圆不知道, 今年的十一长假中, 有多少对新人结为连理? 但圆圆相信, 即使再多, 也不会有雷同的戏码上演. 每一场婚礼, 都不会与别人的完全相同. 圆圆听说某明星低调结婚, 没有豪华婚车, 没有豪华派对, 新郎新娘穿着简单的 T 恤, 交换指环是用两张纸条折成. 小三参加的一场朋友婚礼则更为随心, 请容懒圆圆直接引用小三同学 10 月 7 日的 blog: 「长假结束. Z 的婚礼是我迄今参加过的最为随性的喜宴: 大部分宾客都到了, 新郎和新娘还在家里. 婚礼马上开始了, 新郎还没把证婚人的人选定下来. 红地毯铺的歪七扭八, 无数人在上面脚步踉跄. 没有座位表, 随便坐的. 司仪始终在用咏叹调主持. 新郎领导致辞, 眼看着领导是从大厅角落的一张桌子里冒出来. 敬酒的时候新郎和新娘各自为战. …… (点点点部分省略****字) 不过, 那又怎么样呢? 新郎帅, 新娘俏, 幸福就好了呀! 」 . . 今天圆圆也参加了一场婚礼, 圆圆做了人家的伴娘. 和普通的伴娘不同的是, 圆圆和新娘并不熟悉, 圆圆只和新郎熟识. 新郎是圆圆从小就认识的, 圆圆的骑士. 在圆圆刚会开口说话的时候, […]


『 夜阑珊 人未眠 心纷乱 』

On: May 13th, 2006 at 12:41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0

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凌晨还醒着了, 曾经的连着连着夜里睡不着, 给重要的人写信直到天明的那些日子已经再不会回来. 曾经最重要的那个人现今相距遥远, 与圆圆已再无关联. 而生理年龄已经过了半半百的圆圆, 亦无体力再通宵了. 圆圆是喜欢夜的. 在与人相对的时候, 我们往往扮演着这样那样的角色. 剧本不是自己可以改动的, 做学生的时候、做子女的时候、做下属的时候, 台词都有定规, 我们就是那戴了面具的优伶, 只有在夜深时分, 才能褪下假面, 做回自己. 有几个人认识真正的自己呢? 往往假面戴久了, 便褪不去了. 而圆圆, 也快忘记原本的自己了. 晚上的时候, 还容易想起很多往事. 无论埋得多深, 在月光如水中都被照得通亮, 无所遁迹. 在这个难得的通宵夜里, 圆圆看了电影, 想起了若干人, 和几多旧事. 想记下什么, 却又纷纷乱.. . . 废柴的圆圆只能一个人看电影, 因为看到一半就开始啪嗒啪嗒掉眼泪淌鼻涕. 圆圆似乎总是能从电影里找到自己的往昔. 看到恩焕和宰京在原野上摘蒲公英吹, 圆圆想起曾经的一个男孩子, 打电话让圆圆等他, 他来的时候双手背在身后, 圆圆未曾猜出那小心翼翼笼着的手心里, 捧着的是一枝城市里少见的蒲公英. 看到同学刺破宰京的手指 (土法治疗?), 圆圆想起, 在千岛湖边上, 小心地帮圆圆处理手指渗血的那个男孩子. 看到小宰京跟小恩焕拉勾说:「你等我, 10 天后我一定回来, 我保证. 」圆圆想起那个男孩子对圆圆说的:「你等我, 三年后我一定回来, […]


『 幸福总是与我们擦肩而过 II 』

On: January 29th, 2006 at 10:32 am | Number of Comments » 0

很久之前看过一个香港电影, 名字叫做《玻璃之城》, 主演是黎明与舒淇. 在故事的开始, 是甜蜜的年轻人的恋爱故事, 黎明和舒淇便是那对幸福的学生恋人. 故事里的幸福往往不能持久, 黎明和舒淇的恋爱也是如此, 不多久, 黎明怀着青春热血参与了一次游行, 政府出动警察围捕游行的学生, 侥幸逃脱的黎明为了躲避政府的追捕, 匆匆告别舒淇逃往国外. 但无论条件如何艰苦, 两个人仍然相爱, 黎明打工攒钱, 一攒够就买电话卡打给舒淇, 爱意依赖电话线传递并累积.. 有个外国恐怖电影叫做《死神来了》, 说的是只要死神要你死, 你便怎样也逃不掉. 嗯, 假若命运要拆散一对恋人, 那再如何相爱, 也是枉然.. 有一回, 黎明给舒淇打电话, 因为盼了很久才盼到一次通话, 两个人都激动到木讷, 结巴地说了几句相互关怀的话, 待黎明要告诉舒淇他就要搬家的消息时, 电话卡里不够钱, 电话断线了.. 而那时, 舒淇也正要告诉黎明她要搬家的事. 之后舒淇瞒着家里外出打工, 当攒够钱给黎明打电话时, 电话那头告诉他, 黎明已经搬走, 不知去向.. 两个人就这样断了联系, 继续各自艰难的人生.. 独自在国外打工的日子孤苦难捱, 有个华人女孩子暗恋黎明, 明里暗里地照顾着他. 而舒淇那边也有个男生追求他, 在等待了黎明许多年仍然没有希望之后, 舒淇终于抵挡不住那个男孩子的苦苦等待和周围同学的热情相劝, 被一众同学推着去结了婚. 找不到舒淇的黎明也终于放弃了心底埋藏的爱恋, 与那个多年来一直用心照顾他的女生结婚了.. 多年之后, 舒淇经过打拼已成为成功的职业经理人, 而黎明也功成名就, 回香港投资了. […]


『 佛说: 因果报应 如影随形 』

On: October 25th, 2005 at 5:01 am | Number of Comments » 0

关于旧居, 在圆圆的心底已是湮没日久, 圆圆自己都诧异, 怎么忽然间就怀念了起来? 结果今日里就听 AUNT 讲, 说是看到新闻里, 当年那个逼迫圆圆家搬离旧居的公司的副总经理还有他的党羽, 今天宣判了, 二人死缓, 一人无期. 正可谓佛所说的「现世报」. 新华网新闻链接: 上海纵火逼迁案黑幕 开发商为牟利烧死两老人 原来圆圆突如其来的怀念暗有因缘的说, 那今天就讲讲圆圆为何搬离旧居的事情吧. .


『 幸福总是与我们擦肩而过 I 』

On: May 26th, 2005 at 5:39 am | Number of Comments » 0

. . 美纱从泥石流中救出了摄影爱好者 Robert, 因为医院满员不得不把他带回家照料, 数月后 Robert 伤愈后归国时, 已经爱上了他的美纱拜托年幼的双胞胎妹妹纱绘与绘美去打探 Robert 心里对她是什么印象, 会讲一点日语但完全不会写的 Robert 在纸上写下「shine」交给双胞胎, 却被不懂英语的三姐妹误读成日语的罗马拼音:「shi ne (意为去死) 」… 三年后苦苦学成日语的 Robert 前来向他心中「阳光一般灿烂」的美纱求婚, 却得到了当年在他离开三日后美纱在家中的仓库自缢身亡的消息… ——这是刚看完的一集《柯南》里的故事. . . 而圆圆自己的故事, 因为是自己的, 所以很纷乱, 需要想一想再写. . . 2005-05-29 更新: . . 曾经有个男孩子, 对于留在上海还是去香港读大学犹豫不决, 他对圆圆说, 只要圆圆说希望他留下, 他便留下. 尽管圆圆也伤心今后少一个能在身边陪伴的密友, 但这种自私的心情怎么能与关系一生的前途相比, 因此圆圆当然, 不可能, 挽留他. 他离开时, 圆圆不曾去送, 之前为他举行的欢送会后他送圆圆回家那次, 便是他去香港前圆圆和他的最后一面, 在圆圆家门口, 分别的时候, 他对圆圆说:「我的心有多大, 你的空间就有多大. 」 可惜圆圆是这样迟钝的圆圆, […]


『 就怕爱走不下去, 人却要走下去 』

On: May 3rd, 2005 at 9:01 am | Number of Comments » 0

今天和美女金金谈起感情的问题时, 金金说:「有时候, 觉得如果能一直爱下去, 过一辈子还是值得的. 就怕爱走不下去, 人却要走下去. 」顿时想起, 金金是中文系才女的事实.. 险些遗忘.. 今晚给喜欢的男孩子打电话, 他说他正在外面吃饭, 回家后给圆圆电话, 就这样趴在床上守着电话, 一直守到睡着了又被冻醒了, 铃声始终未响起, 如同这一直以来的许多个晚上. 冻醒的时候已是半夜, 再一次拨通了他的电话, 他说刚到家, 这两日和他的朋友一起开车去外地玩来着, 玩得很疯很累但是很开心, 圆圆的心一下子就落寞了, 他有他自己的朋友, 他的喜, 他的悲, 现今都与圆圆无关了. 疲累的他声音里隐然已有睡意, 迷迷糊糊的, 终于可以和不戴面具的他说话, 可是, 圆圆仍然不快乐, 因为, 那声音虽然温柔, 距离圆圆却遥远. 可是, 圆圆仍然不能克止自己喜欢他、想见他的心. 圆圆知道, 几近睡着的他, 是听不出圆圆话语中的酸楚的, 而圆圆从未出口的爱恋, 也始终只有沉默一途. 只是, 圆圆不知道, 如何能够, 带着这样一段无法割舍的情愫去嫁人. 泪水涌上来了, 却没有肩可以让圆圆靠, 想起美女金金的另一句名言:「至少, 你还有你家枕头可以抱. 」


『 无法说出的秘密, 是不是只能在墙上挖洞, 深深地埋进去.. 』

On: December 2nd, 2004 at 3:01 am | Number of Comments » 0

我以为 我已经把你藏好了 藏在那样深那样冷的 昔日的心底 我以为 只要绝口不提 只要让日子继续地过去 你就终于 终于会变成一个 古老的秘密 可是不眠的夜 仍然太长 而早生的白发 又泄露了 我的悲伤我不是只有 只有对你的记忆 你要知道 还有好多好多的线索 在我心底 可是 有些我不能碰 一碰就是一次 锥心的疼痛 . . 所有的结局都已写好 所有的泪水也都已启程 却忽然忘了是怎么样的一个开始 在那个古老的不再回来的冬日 无论我如何地去追索 年轻的你只如云影掠过 而你微笑的面容极浅极淡 逐渐隐没在日落后的群岚 遂翻开那发黄的扉页 命运将它装订得极为拙劣 含着泪 我一读再读 却不得不承认 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 . . 当你沉默地离去 说过的 或没说过的话 都已忘记 我将我的哭泣也夹在书页里 也许会在多年后的一个黄昏里 从偶然翻开的扉页中落下 没有芳香 再无声息 . . 其实 我盼望的 也不过就是那一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