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如琉璃 内外明澈


www.yuanyuan.info



» Currently browsing: >> Photo by Yuanyuan


『 浸润幸福中 』

On: June 22nd, 2010 at 11:35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5

昨天参加师父和师母的婚礼, 师父请了专业的摄影师, 我只是被师父派给师母贴身打杂而已… 然则, 师母笑得好甜蜜, 忍不住就咔咔咔了~ . . . . . . 接下来, 是些新房里的陈设:


『 SHANGHAI EXPO 2010 · IV 』

On: May 11th, 2010 at 4:39 am | Number of Comments » 2

这篇介绍的是城市人馆. 这个馆是中国建的, 所以气宇轩昂气魄宏大, 远胜一般国家的自建馆. 馆内冷气嗖嗖地, 声光电效果华丽无比. 然则.. 它花这么大成本所要说明的, 全是我早已熟知的.. 但对于爱看热闹的老人, 或者作为对孩子的科普教育, 这个馆还是不错的. . . 城市人馆的昼与夜—— . . 展馆内部——


『 SHANGHAI EXPO 2010 · III 』

On: May 11th, 2010 at 4:07 am | Number of Comments » 0

这一篇介绍的是世博轴沿线的景观. . . 中国馆的昼与夜—— . . 世博轴的昼与夜——


『 SHANGHAI EXPO 2010 · II 』

On: May 10th, 2010 at 5:56 am | Number of Comments » 0

这一篇, 是部分展馆的点评. . . 捷克和斯洛伐克曾经是一个国家, 虽然现在分家各管各了, 但他们的场馆还是和他们的国土一样, 比邻而居. 捷克馆的精彩完全不曾预计到, 全方位的展示品, 牛气十足地向参观者宣布——我们捷克要历史有历史, 要文化有文化, 要艺术有艺术, 要工艺有工艺, 要科技有科技, 要啥有啥.. 其中最令人赞叹的展品, 是一个用屏幕和镜子组成的超瑰丽的巨大万花筒 (名为「捷克明珠」), 滚动展示着捷克值得自傲的方方面面.


『 SHANGHAI EXPO 2010 · I 』

On: May 1st, 2010 at 10:59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2

二十个场馆外观:


『 Chartres · 夏朵 』

On: April 6th, 2010 at 12:37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0

华山路丁香花园边上的夏朵, 是我最常去的西餐厅之一. 不过, 我去吃饭的时候少, 把它当作咖啡店的时候更多些. 夏朵一楼的转角上, 有个从棚顶到墙面全是玻璃的阳光屋, 在晴好的下午, 满屋子充盈着明亮而温暖的阳光, 透过奶油色的窗纱能看见窗外的华山路, 梧桐蔽天, 偶尔有车驰过. 在这样安静美好的下午, 喝茶还是咖啡已经不重要了, 配茶的点心是蛋糕还是派也不重要了.


『 夜游新外滩 』

On: April 4th, 2010 at 1:55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3

昨日夜里无事, 偕我家某人同游新外滩. 若说此次外滩改造, 最大的变化是在南段的延伸部分, 原本的老外滩与从前相比, 并没有多大的不同. 点击查看大图: . . . . . . . . . . 以上均为 CANON S90 自动档…… 手持拍摄……


『 逐渐远去的冬日 』

On: March 9th, 2010 at 11:53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5

今天上海下了几乎一整日的大雪. 然则, 不过是南方的大雪罢了, 和北方的雪无法相提并论. 这会的窗外仍是北风猎猎, 但, 今年的冬天, 也就快要到头了. 今年的冬天, 是第一个我在北方度过的冬天. 先在零下 33 度的哈尔滨庆祝公历新年和结婚周年, 又在天津和北京度过了中国年. 零下 33 度是我初抵冰城时的舱外温度. 因为从来也没体验过零下 10 度以下是什么感觉, 所以并不紧张害怕 (这种无知者无畏的状态并没有持续很久.. ). 我对哈尔滨的第一印象完全不符合我的想象. 我对来接我的大博说, 我一直以为东北人性子刚猛燥烈, 没想到街上的汽车全都规规矩矩你谦我让, 竟然一路不见有一个超速的, 也不见有一个抢道的! 大博听了嘿嘿一笑, 让我等天暖和些, 地上没有冰的时候再上街转转瞧瞧.. 呃.. 原来如此.. 话说, 我去哈尔滨的时机略嫌早了些, 元旦前后的松花江才刚冻实, 冰雕和雪雕都还在制作中, 可供观瞻的成品并不多. 反正我怕冻怕得不行, 更愿意在室内活动, 也就不觉得有啥缺憾了. 室内活动以吃为主, 一天一个主题, 俄式大餐、北方烧烤、杀猪菜.. 网罗各种东北特色, 顿顿吃到撑.. 直到现在还很怀念好吃到飞起的东北拉皮、俄罗斯小黄瓜、炖菜, 和上海的东北菜馆里完全不是一个味. 哈尔滨好吃的不少, 漂亮的房子更多, 下面这些是在酒店附近的果戈里大街上随手拍的: 为什么我嘴上夸漂亮房子很多, 却只拿得出两张照片佐证呢? 因为我在哈尔滨被冻得哼哼唧唧, […]


『 初雪 』

On: February 12th, 2010 at 1:21 am | Number of Comments » 2

上周末, 同我家某人往郊外温泉去. 路途上花费了近两小时, 抵达时已然累了, 懒得再出房间, 计划饱睡一觉再泡温泉. 翌日半梦半醒间, 听闻窗外小孩子欢快的嬉闹声, 嚷嚷着说下雪了下雪了. 撩拨开窗帘一看, 仅仅过了一夜而已, 窗外的景致却已全然不同. 当即欢喜地挠醒某人, 手牵手去室外踏雪 (゚∇^*) 上图背景中貌似教堂尖塔的, 是附近酒店的塔楼. 在去往温泉的途中经过那儿的时候, 着实被那片异国风建筑群的巍峨气势惊到了—— (下雪前日经过时, 摄于车中, 故而有些奇怪的东西, 是车窗玻璃的反光) 雪霁后, 特意跑去那家酒店看雪景, 果然蔚为壮观—— . . 对于我这个今年第一次见到积雪的南方人来说, 雪景诚美好, 泡在温泉里看雪景, 就更美妙了—— 是日式的温泉. 禅味的庭院加上雪景, 若是再多几只同泡温泉的猴子, 就更有野趣了 (@ ̄∀ ̄)ノ 最后这张也是在正常行驶的车中拍的, 卡农的对焦表现还是令人满意的. Btw,「卡农」是师傅给我新入的 CANON S90 起的名字, 因为是 CANON 出的么 (^_^*)


『 这么近那么远 』

On: April 15th, 2009 at 4:27 am | Number of Comments » 5

昨夜里觉得有些倦怠了, 趴到床上拨电话给某人, 想聊天顺带休息一会, 然而.. 某人有事耽搁, 尚在返家途中. 担心他开车接电话一心二用有危险, 几乎是即刻挂断, 打算等半小时再拨. 然则没等到他抵家, 电话挂断只片刻, 我就睡熟了.. 某人到家后回拨过来, 听见我声音迷糊, 趁我还未醒透, 道声晚安便挂了. 今个晚上, 直等到半夜里, 想他终该到家了罢? 拨过去却听得他半梦半醒.. 想速速挂了让他歇息, 他却说还有工作要赶, 不得不起.. 我再有不吐不快的啥啥啥, 任其呕在心里沼气滋生, 也不得全咽回去. 之前和终于回来上海的师傅聊天, 师傅感慨说, 有些委屈可能碰上我还好化解一些, 换做其他女生估计受不了. 然而, 我没有受得了啊, 我只是没有说而已. 也不是「没有说」, 而是没有人可以说. 自从恨铁不成钢地怒到和某宅绝交, 紧接着某海龟跳槽去了一海滨闲适小城之后, 忽然发现, 偌大的上海, 只剩下我形影相吊, 不提能说话的人了, 竟连能一起喝酒的人, 都寻不出一个. 好在已经习惯, 任谁在我心里份量渐增, 很快都会相距遥远, 没有例外. 发现这点的时候, 距离现在已经超过十年了吧. 从少女时代开始, 唯一的闺蜜, 刚开始亲近到无话不谈, 就忽然被离家十年未归却忽然出现的母亲带走, 去地球的另一边念书. 17 […]


『 碎碎平安 』

On: June 25th, 2008 at 11:59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5

又近期末, 整理办公室, 不慎, 一堆书倒将下来, 打飞了最心爱的杯子, 落地的声音极清脆. . . . . 幸而已经习惯了失去, 往往越是珍惜的, 越留不住, 这似乎已成了定律. 然则, 俯身为杯子收尸的时候, 还是免不了有几分惋惜 ╮(╯_╰)╭ 同事中最粗壮的一条东北汉子反到最心细, 率先安慰说:「碎碎平安! 」 之后坐圆圆对面的一个素来很疼人的姐姐也安慰说:「乖, 表郁闷哦, 姐姐帮你去买个一样的~ 」 每个人性格不同, 安慰人的方式也不同. 同办公室里另一个剽悍的女生便是如此安慰来着:「碎得好! 我早看这杯子不顺眼了, 早就想砸了它! 」 圆圆 (゜∀゜;) .. 龙龙说:「碎了就再买个新的咯~ 」 而某人说:「碎了就碎了吧, 买个更好的! 」 还有笨拙的某白: 圆圆: 白, 人家今天不小心敲碎了最喜欢的杯子 遥白: 然后呢.. 圆圆: 求安慰啊! 难道还「然后又割了自己的手」么.. 遥白: 安慰一下.. 好多年前我也有过.. . 好吧, 虽然是恋旧的人, 但一个杯子碎了还不至于有多胸闷. […]


『 林海雪原 』

On: February 4th, 2008 at 8:02 am | Number of Comments » 5

第一张图片有清晰大图, 请点击打开 ↓ . . . . . . 以上摄于森林公园. 到森林公园玩雪完全是计划外的临时决定 (不排除某人预谋).. 是这样来着, 前日某人想请圆圆喝茶聊天, 圆圆答复说:「人家对新天地没兴趣么~ 人家想去看泰晤士小镇么~ 你带人家去么~ 」但当时天色已晚, 积雪也未溶, 很多路面有凝冻, 为安全考虑, 计划昨天早上再出发. 然则昨个一早.. 高速上出了大卡车侧翻事故, 据说全路段堵得死死的.. 到中午也不见有疏通的可能, 所以, 不得不答应转向往北, 去森林公园戏残雪.. 本以为玩雪就是玩雪, 不知道某人事前未打招呼就把圆圆给卖了.. 一起吃午饭的时候, 听见某人接电话, 才知道这个玩雪可是有三位摄影师随行的.. 其中两位的照片还未到圆圆手, 昨晚上只有 Sunshine 姐姐把照片倒出来传给圆圆了. Sunshine 姐姐就是上边这两张照片的拍摄者, 其实圆圆觉得她比起拿镜头来说可能更适合入镜头 ( ̄∀ ̄*) 偷偷放出 Sunshine 姐姐照片两幅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