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如琉璃 内外明澈


www.yuanyuan.info



» Currently browsing: >> Other


『 小物改造 I · 行李打包带 』

On: November 30th, 2010 at 12:20 am | Number of Comments » 1

自从我自己动手, 用皮子做些小件开始, 呃, 而后就迅速沉迷了… 随着我对各种皮革的质地和特性了解得愈发深入, 由俭入奢易, 由奢入俭难的悲剧便发生了——买了獭兔就看不上家兔的毛皮了, 买了带毛的胎牛皮就看不上马皮了, 原本我觉得袋鼠尾巴挺坚韧也挺有质感的, 但自打我转而迷恋鸵鸟腿皮之后, 所有的袋鼠尾皮存货就全进冷宫了… 眼界变高的副作用是…生活中所充斥的那些工业化产品, 本来看着没什么不顺眼, 现今却怎么看都别扭, 觉得用材粗劣做工也粗糙…譬如暑假里为了筹备长途旅行买的行李打包带—— 那两块配皮, 是皱巴巴软塌塌的人造革. 在别扭了两天之后, 我决定不忍了, 自己动手改造它吧—— . 用的是做别的剩下的植鞣牛皮零料, 敲上我家某人的签名, 嗯, 感觉好多了 (o^∀^o)


『 邮箱地址再次更改的通知 』

On: November 25th, 2010 at 7:12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3

虽然 admin(at)yuanyuan.info 这样一个邮箱地址看上去很帅, 可随着使用时间越来越久, 垃圾邮件也越来多, 自己搭建的邮件程序在 spam 的分拣能力上, 远远不如 Gmail 给力呀! 今天又发现有一封读者来信, 因为带有要请教的问题的链接, 被邮件系统识别为 spam 了. 幸亏这位发件人的邮件地址非常短小简洁, 我在就要按下清空键的那一刻, 忽然瞥见这地址, 直觉认为不像是发垃圾邮件的, 捡出来一看, 果然不是… 估计平日里因为系统原因, 丢失的来信也不是个别, 考虑了一下, 我决定还是改用 Gmail 的邮件服务吧. 通常, 但凡指正或是咨询性质的来信, 我每封都回复, 只是有的时候因为忙碌, 回复得不太及时… 单纯表达夸奖的信, 就不一定回复了. 请初次来信的同学使用中文来写邮件的标题, 如果需要引用我 blog 中的文章, 附带博文的标题就可以了, 避免在邮件中使用链接可以减少被识别为垃圾邮件的概率. 而用中文写标题的好处是, 但凡被公开过的邮箱地址, 垃圾邮件都少不了 (我现在使用的私人邮箱, 每天的 spam 数量, 基本都在三百封以上), 在清空 spam 的时候, 如果瞥见中文标题的信件, 我都会留意一下, 英文标题的话… […]


『 我不是好学生 』

On: July 29th, 2010 at 1:53 am | Number of Comments » 8

众所周知, 我是个懒姑娘, 自打我还是个学生的时候, 就已经懒到没药救了. 我一直都很讨厌背书, 每当遇到理论类课程的考试, 就痛苦到满地打滚, 满地打滚地不想背书… 但同时我又特别胆小, 在考场里总是规规矩矩地不敢偷看同学, 更害怕做小抄那种万一被逮人赃并获赖都赖不掉的丢人事… 那… 还有别的路可走么? 答案是有的. . . 放假前我在家收拾房间, 整理到我学画时用的画箱, 从里面翻出来一块脏抹布—— 来个特写—— 嗯, 这就是我当年为了能不背书而想出来的歪招之一. 抹布上的那一圈颜色, 是二十四色相环. 有很多题目, 譬如「某某颜色和什么颜色可以构成九十度的中差对比呀」这样的, 就非得胸中有色相环才答得出… 因为色彩构成这门课的考试是实践与理论相结合的形式: 先按要求画图而后答一张全是理论题的卷子 (理论考试是闭卷的). 既然有实践操作的环节, 那考生的桌上有块擦笔的小抹布就不奇怪了, 既然是擦笔用的抹布, 那抹布上有点颜色也是很正常的… 于是, 我便把抹布很「随意地」扔在桌上, 微微露出上面的色相环, 理直气壮地对照着它来答题了… . . 还有一把旧尺, 也是我当年考色彩构成时所使用的作弊道具之一—— 仔细看—— 再来看看教科书上关于光谱的描述—— 关于颜色的对应波长, 是一道必考题, 往往出现在填空题中, 随机抽选一种颜色, 让考生填出它的波长. 我和数字八字不合 (-_-#) 一组数字超过四位我就很难记住, 何况是一张数表! 我满地打滚地不想背, 但又实在不想放弃这一题 […]


『 Topics 』

On: September 8th, 2009 at 7:03 am | Number of Comments » 6

前些日子, 与友人争辩起神的有无, 倏然想起自己六七年前考英文时写的一篇 Topic, 刨将出来作为论辩的武器, 觉得铺排甚是华丽, 忍不住又得意了一回: . ■ Nowadays why do some people still believe in superstition? Some people do not believe in god, because they couldn’t see god. But there are lots of things that exist, and we believe it is there, even though we couldn’t see it. We can’t see wind, but […]


『 圆工房开张 』

On: June 7th, 2009 at 2:49 am | Number of Comments » 6

打刻印入手, 圆工房开张, 撒花~ . . 打刻印是在皮革上敲印 Logo 的工具, 感谢圈圈同学的馈赠 (o^∀^o) 有了它, 加上之前陆续入手的其他玩皮工具, 如今装备可算基本齐全, 「圆工房 · Yuan Studio」, 可以挂牌开张了~ p.s. 不过亲友订单已经排至 2011 年, 暂不考虑再接更多新活了… . . 『 手工女找到了新乐趣 』 『 圆工房の革小物 I 』 『 圆工房の革小物 II 』 Protected: 『 圆工房 · 某宅的定制 』 『 圆工房の革小物 III 』 『 迷上袋鼠尾 』 『 圆工房 · 拼皮圆筒包教程 』 『 […]


『 国兴卫视节目时间表 』

On: August 6th, 2008 at 3:50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7

这篇日志是为方便自己用的. 圆圆喜欢看国兴卫视的全能住宅改造王节目, 为了便于查看所以把节目表贴在这: . . 圆圆也会在此篇的回复中推荐这个节目的部分改造案例, 主要是在线观看的形式. .


『 古典与唯美 · 西蒙基金会藏画 』

On: June 24th, 2008 at 8:44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0

上周五去美术馆看了名为「古典与唯美」的欧洲 19 世纪绘画作品展, 百余件展品皆出自墨西哥西蒙基金会的收藏, 涵盖了自 Classicism, Romanism, Realism, Impressionism 乃至 Pre-Raphaelite Brotherhood 的各家流派, 可以说, 古典艺术盛极而衰前所有的绚烂, 都被搜罗齐备了. 因在正式开展之前入内参观, 终于得以避开人潮汹涌, 静心品味. 当展览对公众开放之后, 再想逐一揣摩怕是难了.. 但即便人头攒动挤不到前列, 下边这几幅画也是绝不能遗漏的: . .     左一 & 左二: 法国画家 Doucet 的《Beauty of Harem》 左三 & 左四: 英国画家 Leighton 的《Crenaia, the Nymph of the Dargle》 这两幅是圆圆认为本次展览中分别代表了法国与英国的巅峰之作, Doucet 对裸露的皮肤、面纱遮盖的皮肤还有纺织品的不同处理, 皆纯熟大气到无可挑剔, 而 Leighton 描绘遮盖水泽女神的轻纱时显露的技巧相比亦毫不逊色. . . 对于习画的学生, […]


『 Kabei – Our Mother 』

On: June 24th, 2008 at 1:33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0

在去年看《多罗罗》的那同一个厅看的《母べえ》, 影片结束的时候也有掌声, 但不如去年热烈, 过了一会又响起第二轮掌声, 因为第一轮掌声响起的时候, 很多人还在抹眼泪鼻涕, 空不出手来. 去之前有看过影评, 对这电影的印象便是那「温馨家庭剧」, 也有听说这电影乃是导演山田洋次向所有无私伟大的母亲们致敬的作品. 然则, 在完整看过影片之后, 却觉得有理由怀疑那些写娱乐新闻的人究竟有没有看过影片本身. 确实, 影片中的主角是一位温柔而坚强的母亲, 但影片的意图决非单纯如许多人所理解的那样「将镜头对准一个普通家庭, 以此为窗, 展现当时的时代风貌」或是「刻画母爱的伟大」. 同时, 我也认为, 那些批评影片焦点涣散的人, 你们并不曾真正看懂它. . . . . 在同是二战背景的电影中横向比较,《母べえ》在气势上不如《硫磺岛家书》恢弘, 在剧情上不如《战俘快车》跌宕, 但不应当以此为指摘的依据. 若以文体来譬喻电影, 我认为《母べえ》只是一本陈旧的日记, 松散地记录着一些不该被遗忘的往事, 请勿要求它磅礴大气或是情节曲折, 那是对史诗或者小说的要求. 日记是用来记录生活轨迹的, 即便是在非常的年代里, 家庭生活也是淡如水, 但不乏趣致点滴,《母べえ》便是这样一部泪中有笑的生活记录. 「母べえ」, 读作「ka-be-」, 英文片名中的「Kabei」便来自于此, 是野上家的女儿们对母亲的昵称. 要用一句话来概括的话,《母べえ》是: 在父亲野上滋 (下图左一) 因发表反战言论, 被定为「思想犯罪」而被捕后, 母亲如何身兼父职撑起这个家的故事. 然则, 可以浓缩至一句的只有剧情梗概, 我无法将母亲的辛苦提炼概括, 用一句话说清. 一方面, 母亲要四处奔走, 为探视解救丈夫而不懈努力; […]


『 行胜于言——「此地最吉祥」赈灾义卖 』

On: May 24th, 2008 at 7:07 am | Number of Comments » 3

. 震后, 每日都有令人感动的事迹传来, 而令人愤慨的事情也同样日有发生. 和极力维护红加号会的某人争辩到最后, 被一句「做一个批评者最简单, 干实事才困难, 捐钱捐物不困难, 困难的是真正帮助灾民的人」噎到气结不能言. 我一介小女子, 手中力绵薄, 除了捐钱捐物, 确实做不了更多. 但正因为能力有限, 所以我才更介意参与的渠道, 我希望自己的绵薄之力能真正抵达到灾区, 而不是在过程中作为「正常消耗」挥发不见. 「此地最吉祥」赈灾义卖的善款将用于通过新驼峰计划自行采购物资交予壹基金的方式支援灾区, 尽管壹基金目前还是属于配合红加号会工作的合作方式, 物品运送至成都后, 由红加号会出面接收并安排物资的去向, 壹基金的参与仅在于全程监督, 记录物品的流向, 并无权指定物品的去向, 但总好过没有监督、程序账目全不透明的红加号会. 而自行采购也可以将善款的效用发挥到最大. 义卖发起者, 六椽栿小组将原本为第二轮影展募集资金而进行的照片义卖活动所得以及其他所得资金全部捐出, 并愿意出售首轮影展的全部照片; 义卖亦已获得本地诸多知名旧书商支持, 拿出部分历史考古类藏书义卖; 另有摄友愿意出让相机、镜头等相关物件; 萨尔茨堡爱乐唱片社愿意将店内唱片以义卖方式出售; 及公信行圣物店将店内全部商品义卖. 圆圆和 aunt 也各自捐出私藏参与. 若需了解详细安排, 请点击义卖海报查看六椽栿小组的公告, 圆圆是参与者而非组织者, 可能无法回答相关问题.


『 喵.. 圆圆是头脑简单的女孩子 』

On: March 14th, 2008 at 1:21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2

当圆圆乐颠颠地签了名下了决心, 拍了照片发了帖子, 还沉浸在「我不是一次性的」筷子所带来的欢喜中呢, 收到下边这封来自友人的邮件, 欢喜劲瞬间被兜头浇灭.. 发信人是生物分类学专家某鸟. 为避免转述可能产生的歧义 (呃, 其实是懒得重新组织语句..), 附录全文如下: . To 桃老师: 首先我承认循环利用物料的理念是王道…… 但是绿色和平的筷子这个实在是作秀成分远大于实际价值。要知道,绝大多数的木筷子,无论一次性抑或非一次性,都并非来自天然林(包括原生林和次生林)的大树,而是来自人工栽培的速生树种…… 竹筷子就更不用说,竹子的生长速度高于绝大多数的木本植物,而强度又比一般的速生造林树种高。一次性筷子在其产区是主要经济来源,因为这些速生树种的材质实在是不堪大用,除了做筷子干不了别的(造纸都造不出好的)。倒不是说当地的林业工作者不想打天然林的主意,实在是因为这些地方的好林子早就砍光了……= =# 我说这些其实想表达的意思是,拒用一次性筷子跟保护天然森林根本是八杆子打不着的事。换个角度看,能够产生经济效益的造林活动反而对植被恢复有好处,因为很多顶级森林群落的乔木树种,小时候是需要荫蔽的,长大了则需要空间和阳光;以速生树种为造林先锋,后期加以适当采伐,某种程度上有利于那些已然被砍光而未来还可能出现的大树的生长。当然这个恢复的过程需要数百年的时间,操作起来也不是种了树回头再砍掉那么简单,但是经济杠杆在其中可能起到正面的作用…… 再来看看绿色和平鼓吹的这个“生态林业”。说白了,这仍然是一种向自然索取资源的手段,只不过是更加合理的采伐手段减少了浪费而已,请注意,人家砍的可是不折不扣的原-始-森-林(请逐字念出)。那些宣传的字眼给这种行为罩上了一圈光环,但是你仍然能闻到背后的铜臭。虽然他们声称“向当地居民购买”,但是聪明的你应该想得到在那些树被伐倒直至变成筷子——好吧,他们提到了“型材”,其实用型材做筷子那才真是抽风,因为根本无利可图,其实绝大多数的木材还是变成了售价昂贵的家具——钱的大头被谁赚去了呢?别告诉我都落入了辛辛苦苦扛着机床进森林的土著居民的口袋。此外文中对生态林业三个步骤的介绍也是言不及义,这种采伐方式最大的好处在于精确的计算和优良的设备使得树木的出材率比原来提高了一倍以上,减少了木材的浪费,也就变相起到了延缓砍伐进度的作用——但是迟早还是要一棵棵砍下去的,一棵树长成需要上百年的时间,伐倒只要几分钟,不管用什么方法,这都是个不争的事实。那些华丽的宣传词藻,无非是让你在产生身为满怀爱心的环保主义者的错觉的同时,为了大到一套家具小到一双筷子,心甘情愿滴掏出多好几倍的钱。 其实要煽情,我也会。文中说了蔷薇木,我姑且认为是对红木或者桃花心木的误译吧,这都是东南亚热带雨林中第一层片(术语,指的是最高那一层)的参天大树,它活着的时候,身上附生了100多种兰花和蕨类(动物我就不说了,文中宣称会注意有否动物居住,我想他们大概没有把昆虫当动物吧),至于是否结果只是掩耳盗铃,这么大的树怎么可能不开花结果——它被伐倒以后(我也不说它倒下去会压到小朋友还是花花草草),这些附生植物随着大树的枝叶和树皮一起被当作废物抛弃了……热带雨林中的生物多样性远远高于用来制造一次性筷子的速生林或者竹林,以至于一棵树的被伐倒就意味着一个小小生态系统的消失。你再看那筷子,不觉得泛着血色么? ……好吧,其实我一点都不希望你拿着这双筷子的时候吃不下饭,我只是对绿色和平这种作秀行为感到激愤和厌恶。作为一个声称致力环保的NGO,它的功利性和政治企图都实在太刺眼了。 最后我重复一遍……自带重复使用的筷子是王道,但相比之下最好带双竹筷子吧,轻巧结实,而且竹子这东西长得实在太快了不用也是浪费…… 祝餐餐好胃口 by 写论文写得快疯掉的某鸟 . 读这封信读到脸发烫, 尤其是读到「一棵树的被伐倒就意味着一个小小生态系统的消失。你再看那筷子,不觉得泛着血色么?」这句的时候.. 想到前一天刚拿到筷子的时候还欢欢喜喜地拍照片来着, 顿时尴尬不已. 其实在帖子发布的头一天就已经被n叔泼过了冷水: . 我觉得这个问题并不是这么简单的。 首先,我双手赞同环保,对此有疑虑的同志请勿向我询问或者质疑,谢谢合作。 我刚才在网上粗略看了一下关于一次性筷子的讨论。果然,正方和反方的论据都很有道理。我个人觉得这不是一个一刀切的事情。不能说一次性筷子就一定不环保;当然也不能说一次性筷子对环保有什么“贡献”。这件事情勾连的方面比较多,不能这么简单的下一个定论。 举几个简单的例子反驳一下楼主。 1,“筷子所用的木材是「绿色和平」从天堂雨林 (位于绵延在东南亚、印度尼西亚、巴布亚新几内亚以及太平洋中的所罗门群岛上) 的当地居民那里购买的以生态林业方式获取的蔷薇木”。 请问,这些从“东南亚、印度尼西亚、巴布亚新几内亚以及太平洋中的所罗门群岛上”采伐、制作完成的“非一次性筷子”,从那边运到中国和世界其它国家,这个运输的过程要产生多少污染?值得吗? 2,我相信这个非一次性筷子还是要清洗的吧? 众所周知的是,中国的水污染情况非常严重,其中城市生活用水污染算是水污染的一部分(中国城市生活用水的循环再利用几乎为零,所以问题格外严重)。那么,抛弃一次性筷子和几百万上海市民人人洗筷子造成的水污染哪个污染程度最小?是否有科学的比较和数据根据? 我只是举这么两个例子说明我的观点,我希望大家能够从中看到不同的视角。我支持环保,我也很钦佩绿色环保组织对环保事业孜孜不倦的努力。我只是想说,环保是一个跨政府、跨学科的大问题。我们不仅仅要从身边做起,从自己做起,也要用科学的态度来看待环保的问题。在一次性筷子这个问题上,我没有觉得用这么一个贵得要死的非一次性筷子能有多大的环保意义。还不如把这个钱直接捐助给环保组织比较好。 Mar 12, 10:07 PM . 只因这冷水是好和圆圆抬杠的n叔泼将过来, 还以为是和平时一样的观点为辅斗嘴为主, 便未予理会. 但在某鸟这样鞭辟入里的分析下, 连头脑简单的圆圆也认识到了其中的不简单.. 本来满心欢喜捧在手上的那双筷子, 现在一看到就想起某鸟质问圆圆的那句「一棵树的被伐倒就意味着一个小小生态系统的消失。你再看那筷子,不觉得泛着血色么?」心头五味杂陈. […]


『 拯救森林! 筷行动! 』

On: March 12th, 2008 at 8:07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4

3000 年前, 中国人发明了筷子, 样式繁多, 但从无一款意在只使用一次. 20 年前, 掰开使用、一次即弃的木制或竹制筷子由日本传到了中国. 现今, 中国用本土的森林, 每天平均生产 2.2 亿双一次性筷子, 每年超过 160 万立方米的木材资源, 仅仅被使用一次就丢进了垃圾堆. 「绿色和平」组织发起「拯救森林, 筷行动」并推出了这款特别设计的随身筷袋与筷子 ↓ 旨在方便大众在外出就餐时自带筷子, 避免完全不必要的资源浪费, 同时推广一种生活理念: 个人的行为就可以让环境受益. 圆圆在亚马逊卓越的网站上订购了这套筷袋与筷子, 本来是打算作为礼物送给朋友的. 很是凑巧,「我不是一次性的」在植树节的今天被递送到圆圆手中, 于是决定留下自用, 同时郑重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 圆圆打算从今天开始随身携带. 森林需要我们大家的帮助, 请大家出门就餐时也带上「我不是一次性的」筷子, 否则浪费仍会继续. 每个人用生活中简单、直接的方式都可以参与环保, 这是「绿色和平」一贯提倡的环境问题解决方案. 关键是在日常生活中的持之以恒. 如果觉得「我不是一次性的」筷子售价偏高, 请以自制布套携带筷子外出就餐的方式加入「拯救森林, 筷行动」. 或许有人会疑惑, 既然要环保, 为什么还用木材制作筷子? 这不是不环保的举动吗? 理由是这样的: 树木是植物, 它们有一定的寿命, 并可在自然界中不断繁衍生长. 相反, 其它的材质如金属却是不可生长的资源. 其实, 环保并非反对使用木材, 而是应该确保木材获取的方式是否合理, 是否会对生态环境与林木的再生产生不良影响, 并且避免一次即弃的消费方式 […]


『 ここにいるよ 』

On: November 5th, 2007 at 11:59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5

圆圆很喜欢的新歌, SoulJa的《ここにいる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