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如琉璃 内外明澈


www.yuanyuan.info



» Currently browsing: >> MyWallop Archives


『 Memory in myWallop 』

On: November 22nd, 2007 at 11:59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9

最近更新很是迟滞, 是为工作所累, 有好多想写的话题, 却总是挤不出时间来整理. 转眼周年又至, 11 月 22 日, 这是圆圆最初开始写 blog 的日子. 往年今日写周年禧顺便讹诈礼物, 今日只得周年奠了. 因为早前的 blog 由于服务商关闭服务已不存在了, 不得已卷了行李离开, 另觅栖身处. 恰巧今天还是西方的感恩节, 感谢亲爱的胖给了圆圆现在这稳定的新窝 (^_^*) 但旧窝住久了, 行李多不过, 闲暇又少, 断断续续地搬了数月有余, 才迁移完. 于三周年祭的今日, 列表树碑为奠.


『 寂静空廖的 Laputa 』

On: December 30th, 2006 at 12:37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0

圆圆的 blog, 是借用了微软研究项目 MyWallop 的 Public URL 功能发布的. MyWallop 这一研究项目于 2006 年结束, 而 mywallop.com 也将于 2007 年 1 月 31 日 终止服务, 届时将不能访问. 圆圆已经开始着手考虑搬迁计划, 但还没有考虑到搬到何处. 目前可以肯定的是, 不会是 New Wallop. 近期将集中精力备份旧日志并寻找新「窝」, 暂不更新. 2007 年 1 月 31 日之后, 请以 blog.yuanyuan.info 此域名访问圆圆的 blog, 无论圆圆的新家安在哪里, 此地址一定会指向那里, 而圆圆之前的 Public URL 将会随同 MyWallop 的关闭而失效. 圆圆感谢关注圆圆的每一位, 大家的期待与鼓励, 将是圆圆继续坚持更新的动力. 祝大家新年快乐, 在新的一年里, 也请继续支持圆圆. […]


『 Lonely Christmas 』

On: December 23rd, 2006 at 10:40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1

抱着枕头趴在床上, 听小野 LISA 用不无幽怨的调子哼着《White Christmas》, 翻来覆去地听了半小时, 终于忍不了了, 翻身起来, 站在空落落的地板上发呆. 给朋友的卡片都已寄达, 给家人的礼物都已送交, 给自己买了一堆各种牌子和口味的巧克力, 可总觉得还缺了什么. 说不清楚那是什么. 白天的时候, 在家看了部老电影, 陈可辛的《甜蜜蜜》. 这片子在上海初上映的时候, 被 aunt 斥为懒婆娘的圆圆还只是懒丫头. 当时一心只读圣贤书, 两耳不闻窗外事… 好吧, 圆圆承认, 这并不是自觉的… 也不管是被逼迫的还是自觉主动地不闻窗外事, 反正圆圆听说影评极赞的时候刚好档期已过. 心向往, 特意跑到美亚去租碟, 可美亚里的店员姐姐说:「这么新的片子, 影院里刚放, 我们这里怎么可能有呢?! 」心不死, 再跑去盗版碟摊问, 买盗版的男孩子却说:「甜蜜蜜啊, 这么老的片子, 前一阵倒是有的, 现在已经不卖了. 」… 只好死心, 回家. 幸好人的记性不那么好, 而圆圆尤其不好, 再失望的事过一阵子总是能忘记. 前几日和 Johnny 说起陈可辛的《如果·爱》, Johnny 说怎样好也及不上《甜蜜蜜》的. Johnny 打了这样一个比方: 陈可辛的《甜蜜蜜》之于陈可辛就相当于陈凯歌的《霸王别姬》之于陈凯歌, 是导演生涯的颠峰之作. 这个真是相当高的评价了, […]


『 竞猜! 奖品是圣诞姜饼哦! 』

On: December 11th, 2006 at 2:14 am | Number of Comments » 0

昨夜, 今日, 圆圆心情大好, 好到窗外雨连绵都不觉得讨厌了 (゚∇^*) 上个周末, 圆圆被才来上海第三次的人领着逛上海.. 有几分惭愧但是玩得很开心. 惭愧的是: 虽然自己在上海长大, 对这个城市的熟悉程度竟然及不上一个外来和尚. 开心的是: 圆圆很惊奇地发现, 原来一直不怎么喜欢的这个城市, 变换视角后, 也有很多美丽和有趣的地方呢~ 当然圆圆心情如此之好的原因不尽在此, 不过那是圆圆的秘密, 圆圆不说喏~ 本来是想写游记的, 不过周末圆圆虽然相机随身带, 却没怎么顾上拍照片. 连要写游记需配的插图都凑不齐.. 也罢, 那就不写游记了. 挑出几张零星照片, 再来一次有奖竞猜好了 (v^ー゚)v . . 竞猜规则是: ① 一共五题, 题目就是下面的五张照片,       请猜: 第一行第 1 张照片里有数字的机械装置; 第一行第 2 张照片里的红色物体; 第一行第 3 张照片中央的玻璃房间里像大弹簧的金属圈圈; 第二行第 1 张照片里的蓝色圈圈; 第二行第 2 张照片里灯光照亮着的东西; 分别是什么? (第二行第 3 […]


『 贝聿铭封刀之作 · 苏州博物馆新馆 · 下 』

On: December 3rd, 2006 at 7:23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0

名为「墨戏堂」的宋画斋是新馆中唯一一处以传统手法营造的展厅 ↓ (请点击缩略图查看大图) . .    图片说明: 左一: 这间草庐本身就是一个展品, 用以展示中国传统的建筑艺术. 左二: 屋顶是用生长在苏北沼泽的红茅草铺就的. 经处理的防潮茅草可以20年不腐. 左三: 宋画斋的地坪铺的是方砖, 方砖下铺的是高 40 多厘米的缸, 缸与缸之间的填充物为黄泥、石灰、木炭, 既可防潮, 又可吸附有害气体. . .     图片说明: 左一: 墙面是编竹夹泥墙, 墙泥用黄泥、石灰、麻丝混合而成. 左二: 梁、柱、椽皆为梓木. 左三: 贝老想法中的宋画斋是一间「调素琴, 阅金经」的陋室. 左四: 在苏博新馆, 植物和石头是两大有着生命的元素, 也是贝老对新馆建筑的点睛之笔. . . 苏博新馆的园中园——紫藤园 ↓ (请点击缩略图查看大图) . .     图片说明: 左一、左二: 馆区东部的紫藤园, 园里西南方与东北方各种植一棵紫藤, 两藤虬龙盘旋, 枝蔓在空中对接. 左三: 这张照片里的一株是贝老亲自挑选的, 这株紫藤嫁接着从文征明当年手植的紫藤上剪下的枝蔓, 以延续苏州人文的气息和血脉. […]


『 贝聿铭封刀之作 · 苏州博物馆新馆 · 上 』

On: December 3rd, 2006 at 4:58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0

请点击缩略图查看大图 ↓ . .     图片说明: 左一: 新馆坐落在苏州东北街上, 是传统建筑的提炼版, 是现代和传统完璧的结合. 在新馆的设计上, 贝老所贯彻的原则是: 中而新, 苏而新, 不高不大不突出. 左二: 新馆大门为玻璃重檐两面坡式金属梁架结构, 既有传统建筑文化中大门的造型元素, 又以现代材料赋予其崭新的风格. 贝老说: 大门的处理很重要, 大门要有气派, 但又得有邀人入内的感觉. 左三: 主入口庭园左侧为售票处, 右侧为博物馆商店. 在这个近似于正方形的庭园中, 只在东南角和西北角各植一棵松树, 一高一低, 高者清秀, 低者敦厚, 位于对角线两端, 好似台上无言的对唱者, 显然是深有意图的行为. 左四: 纵观贝老后半生的设计, 最小单元大都以几何形为基础开始繁衍. 我们看到的新馆, 实际上是一些抽象符号和形体的组合, 它犹如一个超级积木形, 参观者就像在魔方中穿行. . .     图片说明: 左一: 贝老认为: 建筑要走新路, 要有变化, 否则建筑就没有发展. 怎么既往新走又能与传统融合? 那就是用现代材料达成与传统的协调, 形体的整体性极重要. 左二: 中央大厅是一个八角形空间. […]


『 死生契阔 II 』

On: November 25th, 2006 at 5:55 am | Comments Off on 『 死生契阔 II 』

今日凌晨, 家中电话不断. 我睡衣单薄, 数次爬出被窝接电话导致着凉. 感冒骤重, 呼吸困难不能入睡, 辗转到天亮. 实在倦得不行了, 才迷迷糊糊地睡过去. 睡着后沉落入梦, 梦见自己站在学校的走廊里. 看到一个孩子做了不该做的事, 以一个老师的本能, 条件反射地追上去批评教育. 然而那做错事的孩子完全不理会我, 甚至连看都不看一眼, 自顾自跑着 去办公室交作业. 我一路追着一路说些类似「怎么可以这样呢? 做错事还不听老师劝导, 真是错上加错! 」这样的话. 都已经近到几乎贴着孩子的耳朵了, 但他还是一副好似没听见的样子, 真是让人气 闷! 最后, 我无奈地放弃了继续批评教育的努力, 原地站定了和自己生闷气. 然而那孩子跑远几步之后却停下来, 回转身来用「那边好象有什么东西」的眼神困惑地看着我所在的方向. 我霎时间醒悟过 来, 这不就是, 生和死的距离么? 虽近, 犹远. 即使你知道我就在这里, 即使你伸过手来, 却再也触摸不到我的脸了. 即使我就站在你的面前, 即使我还有千言万语想对你说, 可所有的声音一张口就都湮灭在空气里. 我只能, 徒然地看着你孤独地离去, 将形单影只的我遗留在这亘古的黑暗中. . . 2006 年 11 月 29 日追记: 昨天晚上看到 […]


『 两周年纪念 』

On: November 22nd, 2006 at 2:32 am | Number of Comments » 0

2004 年 11 月 22 日 ~ 2006 年 11 月 22 日, 圆圆在 myWallop 写 blog 两年整了. 两周年的纪念日, 心情比一周年的时候平淡很多. 之前连续好几周, 一直处在工作忙碌与身体虚弱的双重压力下, 提不起兴致祝贺自己的又一个周年庆. 而现在, 夜已经黑透了, 纪念日在平平淡淡中, 就快过去了. 今天平淡到和多数平常日子一样, 没有什么大喜大悲, 但总有一些淡惆怅和小欢欣. 惆怅的是窗外一直下不停的雨, 一直下到心里面的雨. 下在窗外的雨, 阻挡住视线, 让人看不清远处; 下在心里的雨, 淤积在胸, 堵塞住心, 让人看不清将来. 小欣喜是在冷落的两周年庆 (冷清到都不好意思说是庆日..) 的日子里总算也收到一份礼物, 不至于太寂寥了. 虽然礼物还未到, 只是个许诺, 也足够安慰了. . . 因为这不止息的雨, 心似乎都潮湿起来了, 怨念又开始集结了.. 但圆圆要带着感恩的心而不是怨念继续生活下去, 这是圆圆答应过重要的人的事情, 圆圆还记得. 那么, […]


『 逻辑题 』

On: November 12th, 2006 at 12:06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0

圆圆不是乖仔学生, 经常以间歇性情绪不好为理由厌学逃课. 然而别的课都可以逃, 只有周六下午的电脑课不敢逃.. 因为.. 电脑老师太阴险了! 电脑课上采用电子点名, 每个人各自对应的电脑何时开机何时重启何时关机都有自动记录, 所以非但不能缺课还不能迟到早退. 电脑老师说一学期缺课超过 6 节就不给考试资格了, 但这还不是杀手锏.. 最阴险的一招是, 最终成绩的组成里包含有 45 分的平时成绩, 是四次测验成绩取三次相加得出的, 而测验是无预告无范围且不定时的! 成功刹住了逃课风, 老师却并不完全满意, 他还要学生都认真听讲且踊跃回答问题.. 这个看似不可能的任务, 想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么? 首先, 在开学的第一堂课上, 老师就介绍了他的授课与考核策略. 考试时间是以最优秀的学生刚好能完成全部题目的时间为限, 考试题目也是因人而异. 也就是说, 大部分的学生将来不及答完考题, 也就不会有人有空帮同学答题了. 既然无法依赖别人, 那只有自己认真听讲弄明白了.. 其次, 老师说题目肯定会比较难, 但是, 分数不单单从完成题目的能力得来, 譬如每次都到可以加「全勤分」, 上课回答问题可以加「活跃分」.. 花样繁多.. 所以对自己信心不足或者自知天资欠佳的同学平时就要想办法为凑足分数过关而努力了.. 圆圆总觉得电脑老师一定是上课无聊, 故以调戏学生为乐.. 昨天的课上, 老师又故技重施了. 先是报了前两次的测验成绩, 每次的总分是 15 分, 而圆圆居然只得了 9 分和 12 分. […]


『 时空邮局里的心灵卡片 』

On: November 7th, 2006 at 3:36 am | Number of Comments » 0

信件, 是地理概念上两地信息与感情的传载体. 但你是否想过将地理概念的传递拓展为时空? 尝试给过去和未来的人们写信? 心灵卡片就是一张信纸, 可以自行设定目标日期—— 可以是当下的某一天, 更可以是跨越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未来或者过去的某一天. 也可以自行设计收件者—— 可以是任何想对其倾诉的对象, 包括身边的人、祖先或后代、历代帝王或百姓, 也可以是动物、外星人或是未知物种. . . 这是第六届上海双年展的「时空邮局」的所有卡片中, 圆圆看了最为感动的一张 ↓ 目标日期 (未来): 我下次见到你的时候, 收件对象: CiCi 寄件者: Flying Corn, 寄发日期: 2006 年 9 月 15 日 我想对你说: KENZO 的叶子你喜欢吗? 我怎么没闻到那个味道? 上海还习惯吗? 过得还好吗? 我很怕面对你, 要耐心一点哦. 有可能的话, 再一起坐 14 路吧, 希望车怎么等也不来, 希望能堵车堵到下辈子. .


『 中国人的规矩和面子 』

On: October 29th, 2006 at 5:29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0

农历九月初九是重阳节, 《易经》云:「六」为阴数,「九」为阳数. 九月九日, 日月并阳, 两九相重, 故名重阳, 亦名重九, 古人认为是个值得庆贺的吉利日子. 在最古早的传说中, 重阳之日要携带有驱瘟作用的茱萸叶与菊花酒登高避疫, 以免灾避祸. 后来渐渐演变为古时重阳出游赏景、登高远眺、观赏菊花、遍插茱萸、吃重阳糕、饮菊花酒的习俗. 这与今时的重阳寓意略有不同. 或许是因为九在数字中是最大的一位, 有长久、长寿的含意, 1989 年时, 重阳被政府改订为敬老节. 这以后, 历年各家单位都要在重阳日做些应时应景的举措以示对政府政策的拥护. 今年, 圆圆家这边的居委会干部筹备的重阳敬老活动是让社区内所有本地户籍的老人去居委会领糕. 60 岁以上老人每人发一盒, 80 岁以上老人每人发两盒. 前日, 圆圆的大 aunt 为了选民登记的事情去居委会时, 被主任拉住非让她去领那「老人糕」不可, aunt 再三推辞无用, 最后只能捧了人家硬塞给她的四盒子糕回家. 那天圆圆起得迟, 正赶上 aunt 捧了糕回家, 于是这没人要吃的糕就变成了圆圆那天的早饭.. 仔细看看这糕, 是越看越想摇头的说.. 这是发给老人的糕么, 应当发些松糕定胜糕之类的松软易咽的糕点才对, 可发的却是硬梆梆的糯米糕, 冷着吃有崩掉牙齿的危险, 蒸软了吃呢又有粘掉假牙的危险.. 糯米是典型的不消化食物, 老人大多会有肠胃不好的毛病, 又什么都不舍得丢, 为了不想浪费, 肯定会一角不留地都吃掉.. 天啊.. 这一大砣的糯米糕咽下去, 要给胃造成多大的负担?! 如果想不到这些, […]


『 Oct.21 · 莫干山路 50 号 · Photo by KID 』

On: October 19th, 2006 at 4:08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0

秋高气爽, 本是外景拍摄的好时节. 早早便约了某人去公园野餐兼外拍, 不过被放了鸽子. 为野餐而准备好的一篮子点心在家一点一点被吃掉, 直到吃光光, 也没有等到大家都空的时间好好外拍一次. 原本也不着急, 直到天气预报说下周冷空气将挟雨水同来, 温度要陡降至最高仅 17℃, 这才开始金贵这最后的明媚日子. 有不相熟的摄影师来邀约, 虽然怕生, 也还是应了. 但圆圆很怕生么, 于是提出条件, 要带朋友同往. 圆圆在此要郑重答谢今天抽出时间相陪的 KID 叔 (^_^*) 起初被错得离谱的天气预报误导, 错以为周六是降温前最后一个好天. 而事实上, 雨水周五晚上就来了. 到周六早上, 更是雨量可观, 原定的东海渔村取景计划不得不临时更改为室内景. 拍摄地临时换至被称为「上海的塞纳河左岸」的莫干山路艺术仓库. 由于一部分照片是采用 120 及 135 胶片拍摄, 冲洗和底片扫描需要一定时间. 只能先上一部分数码单反拍摄的片子. 圆圆在日暮时分抵家, 晚 6 点时 KID 第一个将所拍照片打包传送给圆圆, 虽然 KID 玩单反还是新手, 筛选过后也挑得出满多张呢~ 圆圆基本未做过多处理, 没有任何锐化, 仅个别做了少许裁切, resize 后打了 logo 就上片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