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如琉璃 内外明澈


www.yuanyuan.info



» Currently browsing: >> By-talk


『 搬家的确是个辛苦事 』

On: June 10th, 2011 at 12:07 am | Number of Comments » 0

此前半年由于 blog 被墙, 而我懒怠学习翻墙术, 更新几乎停止. 现在依靠迁移的办法 (从 yuanyuan.cncalife.com 迁到 www.yuanyuan.info) 解决了被墙的问题. 但由于我一直以来都是 html 苦手, 不会相对路径的写法, 过去的博文中所有的图片与链接, 写的都是绝对路径, 这导致迁移后的数据依然都指向旧地址, 手动一一修改很是辛苦… 只能等有空的时候一点一点慢慢改了… 至于更新… 放假前好多事来不及赶… 再稍微等等…


『 关于我们的婚礼 』

On: December 17th, 2010 at 2:52 am | Number of Comments » 12

我知道这世界, 总是不甚完美, 所以从来也不敢奢望太过圆满的剧情. 然而我只有一次的机会, 内心的期冀是这样难以压抑, 因而忍不住暗暗在心里祈祷, 祈求天主能给我一段无暇的回忆、一个美好的婚礼, 好让我在奔驰的岁月里, 永远记得我们在神前许下一生的约定. 尽管我为人任性妄为又懒惰粗心, 但天主依然宽厚待我. 我想在安静美丽的小教堂里结婚, 正烦恼上哪儿去找那样的教堂, 碰巧就在网上看见了一辑婚礼照片——高山湖泊岸边的石砌小教堂, 从教堂里的窗望出去, 只看见窗外安静的湖水和环抱的雪山——我再也没见过比这更美更安静的教堂了! 可是它太小也太过偏远, 我查找不到更详细的资料, 只知道它所依傍的湖叫做「Tekapo」, 大致的位置在新西兰南岛的中部. 我家某人如此纵容我, 即便连那教堂的地址都不知道, 只因我想要, 他就带着我奔那湖边去找. 虽说一路上遇到的困难也不少, 但不是有路人相助, 就是有奇迹般的峰回路转, 所有的问题都顺利地迎刃而解, 最终我如愿以偿, 在梦想中的教堂里举行了神前的婚誓仪式. . . 我已将婚礼的照片整理成附带简单解说的相册, . 就不一一贴图了, 请大家进入在线相册浏览, 或者下载 PDF 电子档, 也有 PPT 格式的电子档. . . 因为举办婚礼的教堂有千里之遥, 我们没有邀请任何亲友, 由教堂窗外的湖和雪山担任了证婚人. 请不要因为没有收到邀请而责备我的失礼, 我已在婚礼之后, 向 (几乎) 所有的亲友寄发了结婚通知信—— . 如果想看得更清楚一些, 可以点击上边的图片放大. […]


『 往世不可追, 来世不可待 』

On: September 17th, 2010 at 9:36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1

某次, 我受了委屈去找我家某人哭诉的时候, 某人说:「活在这个世界上, 赤条条来去, 其实留不下什, 但在这过程中, 让别人占了便宜, 或许是你我这种无用的善良人的一点成就吧. 」 但是, 并非留不下什么, 还是有一些, 完全属于我的财产. 我曾做过一个梦, 我梦见自己死了. 死后来到一泓水中. 很大的一片水. 水很平静, 四周很安静. 边上旁的死人告诉我, 说那水是一生的回忆, 把自己浸没到水里, 就会被经历过的全部感情所包围. 那种感觉很舒服, 会让人满足到幸福地睡着 (有人说被水包容是还未出生时的状态, 是所有胎生动物最舒服的一种状态). 睡着以后, 会慢慢沉向水底. 水底是极细的沙, 待到整个人没入沙中, 真正的长眠就开始了. 再不会醒. 「经历过的全部感情」不是说经历过的恋爱, 而是一生经历过的全部悲伤、喜悦、感动… 各种感情.在梦里, 我试着浸到水里感觉了一下, 就好象所有的过去奔涌而来, 而即使过往的悲伤在这个时候也不使人断肠, 只是暖暖地环绕着. 即便离开梦境回到现实, 回忆仍有同样的好处. 随着岁月流逝, 不好的部分都过滤掉了, 极轻极淡, 但好的那部分经久不会消弭, 始终具备温暖人心的能量. 这些, 便是人在世间所能获得的, 真正属于自己的, 无法被抢夺或是被侵占的财产吧? . . 今年的早些时候, 某个朋友从书里翻出来一页很多年前的英文信, […]


『 29 』

On: March 16th, 2010 at 11:59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9

按照南方过虚不过实的规矩, 今天我就算是满三十了. 对女孩子来说, 这实在是有如分水岭一般的生日… 本来并没有安排任何的庆祝活动, 怎知道有人把这日子念在心, 专程飞来上海… 于是… 蛋糕有了, 生日会也有了… 我在上海为数不多的朋友几近到齐, 加上从外地赶来的, 竟也热热闹闹地凑足了一桌. 我家某人抽不出空来, 人未到, 仅以短信, 让我代他向大家致辞—— 「向在座的所有嘉宾致以亲切问候, 感谢大家的光临, 请陪好我太太, 但也不能陪得太好! 不够殷勤者将给以脸色, 殷勤过度者将给以颜色. 」 师傅说, 这尺度还真难把握… (-。-;) 话说, 某人的缺席完全没有影响到本次大会的进程, 宾主频频举杯, 沉浸在一片喜悦祥和的气氛中, 与会代表一致认为, 这次大会是一次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和谐的大会… (附大会焦点人物标准姿势照一张) 好吧, 我得澄清一下, 我只是这些天新闻看多了, 不是喝多了… . 『 半半百 · 序 』 『 圆圆今日半半百 年年犹如半半半百 』 『 廿六华年的容颜 』 『 27 岁的生日 · […]


『 旧爱新欢 』

On: January 31st, 2010 at 8:01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5

之前随身的相机有些故障, 返厂修了三次不见好, 保修期也过了, 遂将其打入冷宫, 筹划另纳新欢. 正挑得眼花缭乱, 可巧, 一个朋友买了 EP1, 爱不释手, 不时发些照片过来诱我 (点击缩略图可在新窗口打开大图):       在他的蛊惑之下, 我也开始倾心 EP1, 同时搜索资料深入了解. 在看过了官方样张之后, 欢喜心满涨! 以上三幅, 1 & 2 是 EP1 的官方样张, 3 是 EP1 的升级版 EP2 的样张. 第一张里的男孩子背着的, 就是 EP1 的白漆版, 这外形对女孩子来说, 杀伤力毋庸置疑, 色调也相当地合我脾胃. 于是乎.. 就迷恋上了.. 我家某人也允了我, 用 EP1 做结婚周年礼物, 就在这只等迎娶进门的当口, 另一位友人兜头一盆冷水将我浇透—— 某K: 我可以说 SB 才用 EP1 么 圆圆: […]


『 我没有被外星人绑架 』

On: January 12th, 2010 at 12:59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8

刚过去的圣诞前日, 悲剧地旧伤复发, 平安夜被迫在被窝里度过. 卧床静养了整整一周后, 因为不想浪费提前订好的机票和酒店, 硬撑着飞去哈尔滨与某人会合, 庆祝我们在一起的第三个新年, 以及我们的第一个结婚周年. 经过短暂的鹊桥相会, 回到上海的家中, 又一个崭新的十年已经悄然无声地开始. 看到小三同学的新年感言, 正寻思是否该总结总结自己的 2009, 却碰巧探访到一个清静宜人的所在, 致使我日日流连, 乃至伤愈归家一周有余, 也没怎么在大家的视野里出现过.. 为了避免再度收到「你被外星人绑架了吗」之类的短信, 我考虑还是现身一回, 汇报近况, 好使关心我的大家安心. . . 一、关于旧伤复发 最初落下这伤是因为无知, 这回发作得那样厉害, 也还是无知造成的悲剧. 多年前整理藏书的时候, 不懂得搬重物要蹲下来抱箱子、站起时需得直着腰的窍槛, 犯了弯腰的大忌, 导致腰肌急性拉伤, 此后不时发作, 被医生判为腰肌劳损. 当然, 我的腰肌如此无力, 和平日里缺乏锻炼不无干系. 这五六年来, 我每回发病上医院期间, 见过的所有因腰伤去做理疗的人, 皆无外乎两种: 因为抱孙子闪了腰的老人, 和久坐不动的年轻上班族, 我自然是属于后一种. 虽然每回发作的时候都异常痛苦, 但俗话说「好了伤疤忘了疼」, 伤愈之后我总把自己答应医生说要锻炼身体的承诺忘得干干净净.. 或许是对我屡教不改的惩罚, 这一回发病不比从前, 发作得最是厉害, 往年还能撑了奶奶的拐杖去医院, 今次竟全然走不了路, 靠朋友借来轮椅, 才把我推到医院去.. 如何会严重成这样呢? […]


『 不曾明了梦为何物 』

On: October 29th, 2009 at 6:35 am | Number of Comments » 1

因为连日睡眠不足, 昨晚上吃完晚饭就睡着了, 做了梦. 在梦里和一些不熟悉的人一起, 忽然接到 aunt 的电话, 大骂我一点责任心也没, 讲我重要的事情都不放在心上, 哥哥嫂嫂请吃饭, 该赴宴了, 我竟还在外边疯玩, 真是靠不住的孩子云云.. 于是我着急整理东西离开. 梦里的一个人, 在我临走的时候, 还对我微微一笑, 我便醒了. 醒来以后回想那个梦, 本来没什么特别的一个梦, 回想起来却觉得是噩梦, 如果没有「aunt 的电话」, 也许我会留在梦里回不来的感觉, 那一笑回想来也感觉似有诡异.. 正胡乱想着, 忽然想起要紧事——今天要拿去检查的工会台账还没写完, 昨天到下班还是来不及, 于是带回家, 然则没有动笔就睡着了.. 刚醒来的时候生 aunt 的气, 想我明明在半梦半醒地时候用了最后一丝气力关照她, 讲明我只能睡一会, 我得起来做事, 竟也不叫醒我! 后来心念一动, 想起来, 其实我是被 aunt 叫醒的. . . 一个人的通宵很是孤寂, 便把这事用留言说给某人听, 未曾料到, 凌晨时分, 某人竟来回复—— 某人: :) 我也是心念一动, 觉得你该醒了 圆圆: 什么时候睡的? […]


『 从今开始, 有心就有家 』

On: October 2nd, 2009 at 11:14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0

今天去参加了少女时代的闺蜜的婚礼, 下个月, 另一位相识超过十年的女友也将踏上红地毯. 晚间在婚礼上, 被友人问到婚礼感言, 一时语噎, 而在回家的路上, 忽然想起此前为下月办婚礼的金金做的请柬 (手工橡皮印章印制). 「从今开始, 有心就有家」, 这句由金金自己拟的话, 读来很是温暖, 拿来做婚礼感言, 正是再合适不过. 尤其对金金来说, 这句话还有另一层含义——金金姓「金」, 谐音「今」, 金金的先生名字里有个「忻」字, 谐音「心」, 「从今开始, 有心就有家」也可以读成「从金开始, 有忻就有家」. . . 另附金金要求的新娘印章一枚 ↓ 她嫌信封太简单不够好看想加点装饰, 来不及现刻, 找了个从前刻的存货给她. .


『 死生契阔 IV 』

On: September 19th, 2009 at 2:24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5

庄子妻死, 惠子吊之, 庄子则方箕踞鼓盆而歌. 惠子曰:「与人居, 长子老身, 死不哭亦足矣, 又鼓盆而歌, 不亦甚乎! 」 庄子曰:「不然. 是其始死也, 我独何能无概然! 察其始而本无生, 非徒无生也而本无形, 非徒无形而本无气. 杂乎芒芴之间, 变而有气, 气变而有形, 形变而有生, 今又变而之死, 是相春秋冬夏四时行也. 人且偃然寝于巨市, 而我嗷嗷随而哭之, 自以为不通乎命, 故止也. 」 . . 月初收到 Garry 因病身故的消息, 虽有某人用庄子丧妻的故事安抚我, 然而十数日过去, 这个事实依然让人难以相信. 死别于我虽非初次, 但之前离开我的爷爷奶奶, 都是在高寿之年安详离世, 虽亦有悲但终究可以平静接受. 可 Garry 正值茂年, 一贯给人以健康活力的印象, 我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 他的病故是真, 甚至一度怀抱着渺茫的希望, 但愿是什么人假冒 Garry 家人的名义恶作剧. 看到 msn 上, 代表 Garry 的那个灰色小人, 总不愿相信, […]


『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你对自由的向往.. 』

On: June 13th, 2009 at 12:19 am | Number of Comments » 1

标题是从许巍的《蓝莲花》中借来的词, 用来描述现名「鳌拜」的 Rex 和现名「旺旺」的 Coco, 我找不到比这句更合适的.. 忘记 Coco 是谁了? 我们来看靓照温习一下 ↓ 就是我养了一个多月的那只眼儿媚的娇憨狗妹啦~ . . 之前暂时代养 Coco 的时候, 发生了很多事, 只是那时候单是料理两只狗就忙到了天昏地暗, 完全顾不上写 blog 倒苦水.. 现在回想起那段日子的悲惨经历, 觉得最累人的是这两点: 其一, Coco 爱趁人不在时上床打滚, 而偏偏巧来了才没几天她就生理期了.. 第一天看到床单上有斑斑血迹时还没想明白哪来的, 第二天才醒悟过来! 以前从来没有过养母狗的经验, 完全不知道怎么处理, 如果给她穿裤子贴卫生用品的话, 又怕她尿湿裤子反而更脏.. 一开始我寄期望于能制止她爱滚床的坏习惯, 但是, 呵斥无用, 第二天狠心打了顿也无用, 再后来连罚站的招数也使了出来, 罚她在墙角里站了足有三小时也一样无用, 还是每天床照爬, 血照洒.. (╯﹏╰) 面对这么不长记性的憨狗, 调教纯是浪费时间, 只能妥协, 每日离家之前用防水桌布罩住床单, 但也无甚收效, 她玩起来哪管桌布还是床单, 一概都能蹭乱.. 于是那段日子每天回家的必修课是换洗床单, 每日一换.. 遇到阴雨天洗了不干就更崩溃了.. 但这还不是最噩梦的回忆.. 更糟糕的, […]


『 家养小狐狸 』

On: May 22nd, 2009 at 2:52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5

小狐狸和小王子的故事, 节选自《小王子》: . 狐狸沉默不语,久久地看着小王子。 “请你驯服我吧!”他说。 “我是很愿意的。”小王子回答道,“可我的时间不多了。我还要去寻找朋友,还有许多事物要了解。” “只有被驯服了的事物,才会被了解。”狐狸说,“人不会再有时间去了解任何东西的。他们总是到商人那里去购买现成的东西。因为世界上还没有购买朋友的商店,所以人也就没有朋友。如果你想要一个朋友,那就驯服我吧!” “那么应当做些什么呢?”小王子说。 “应当非常耐心。”狐狸回答道,“开始你就这样坐在草丛中,坐得离我稍微远些。我用眼角瞅着你,你什么也不要说。话语是误会的根源。但是,每天,你坐得靠我更近些……” 第二天,小王子又来了。 “最好还是在原来的那个时间来。”狐狸说道,“比如说,你下午四点钟来,那么从三点钟起,我就开始感到幸福。时间越临近,我就越感到幸福。到了四点钟的时候,我就会坐立不安;我就会发现幸福的代价。但是,如果你随便什么时候来,我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该准备好我的心情……应当有一定的仪式。” “仪式是什么?”小王子问道。 “这也是一种早已被人忘却了的事。”狐狸说,“它就是使某一天与其他日子不同,使某一时刻与其他时刻不同。比如说,我的那些猎人就有一种仪式。他们每星期四都和村子里的姑娘们跳舞。于是,星期四就是一个美好的日子!我可以一直散步到葡萄园去。如果猎人们什么时候都跳舞,天天又全都一样,那么我也就没有假日了。” 就这样,小王子驯服了狐狸。当出发的时刻就快要来到时: “啊!”狐狸说,“我一定会哭的。” “这是你的过错,”小王子说,“我本来并不想给你任何痛苦,可你却要我驯服你……” “是这样的。”狐狸说。 “你可就要哭了!”小王子说。 “当然罗。”狐狸说。 “那么你什么好处也没得到。” “由于麦子颜色的缘故,我还是得到了好处。”狐狸说。 然后,他又接着说。 “再去看看那些玫瑰花吧。你一定会明白,你的那朵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玫瑰。你回来和我告别时,我再赠送给你一个秘密。” 于是小王子又去看那些玫瑰。 “你们一点也不象我的那朵玫瑰,你们还什么都不是呢!”小王子对她们说。“没有人驯服过你们,你们也没有驯服过任何人。你们就象我的狐狸过去那样,它那时只是和千万只别的狐狸一样的一只狐狸。但是,我现在已经把它当成了我的朋友,于是它现在就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了。” 这时,那些玫瑰花显得十分难堪。 “你们很美,但你们是空虚的。”小王子仍然在对她们说,“没有人能为你们去死。当然啰,我的那朵玫瑰花,一个普通的过路人以为她和你们一样。可是,她单独一朵就比你们全体更重要,因为她是我浇灌的。因为她是我放在花罩中的。因为她是我用屏风保护起来的。因为她身上的毛虫(除了留下两三只为了变蝴蝶而外)是我除灭的。因为我倾听过她的怨艾和自诩,甚至有时我聆听着她的沉默。因为她是我的玫瑰。” 他又回到了狐狸身边。 “再见了。”小王子说道。 “再见。”狐狸说。“喏,这就是我的秘密。很简单:只有用心才能看得清。实质性的东西,用眼睛是看不见的。” “实质性的东西,用眼睛是看不见的。”小王子重复着这句话,以便能把它记在心间。 “正因为你为你的玫瑰花费了时间,这才使你的玫瑰变得如此重要。” “正因为你为你的玫瑰花费了时间……”小王子又重复着,要使自己记住这些。 “人们已经忘记了这个道理,”狐狸说,“可是,你不应该忘记它。你现在要对你驯服过的一切负责到底。你要对你的玫瑰负责……” “我要对我的玫瑰负责……”小王子又重复着…… . 我家某人评论说: 我记得以前小时候读过《小王子》, 没有留下任何印象, 现在看来根本不是孩子能读懂的东西. 这些作家真可怕, 好像人们的生活不过是简单的个体重复. 自以为惊天动地, 要死要活的, 忽然从一首歌、一本书里发现, 原来早有类似的故事上演过, 并且被精辟地总结了, 在几百年前, 甚至几千年前. 比方论语, 有时候自以为对人生有了某种深刻的感悟, 却突然发现孔老二在几千年前就指出过, 而且说得更深刻、更形象、更精炼. 难怪茨威格说 19 […]


『 逢春不游乐, 但恐是痴人 』

On: May 15th, 2009 at 3:10 pm | Number of Comments » 6

如题. 周末午后, 湖水作景, 草地作台, 唱歌弹琴, 唱够了便上树割柳枝, 做柳笛, 好不惬意. 只可惜我挑的日子太吉利, 喜宴啦, 商务会谈啦, 不得缺席的单位青年节活动啦.. 各种事由都赶在了一块.. 折损了不少参与者, 可惜, 可惜. 不过没关系, 5 月 24 日 (暂定) 的春游赛歌会第二季正在召集中. 嗯, 都自觉点, 别让我来点将~ . . 其实.. 以上都不过是引子, 重点在于潜台词: 我很好, 无需担心. 此前不负责任地抱怨了自己的生活状态, 引来了许多安慰, 几至脸红到不好意思回应.. 某人嗔怪说, 我总是看不见刺上的花, 而只看见花下的刺. 确实, 我就是在消沉的时候, 容易看什么都晦暗的性格. 我总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看成是磁石间的彼此吸引, 从而极度重视「距离」这个被我认为是决定性的因素. 我觉得, 磁石间的距离, 只要足够遥远, 不管曾有过多强的吸力, 都将再无作用. 譬如说, 某人不喜我熬夜, 若他站我面前对我说:「乖」, 只一个字就能让我听话去睡觉, 而如今他仍然每日温言劝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