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如琉璃 内外明澈


www.yuanyuan.info

November 21st, 2010 at 1:56 pm

『 静 · 安 · 虑 · 得 』

Start Of Text 下周一是我向区里上交「信息公开」专项检查自查报告的最后期限, 但是我们学校网站的信息公开频道压根还没建设好…
作为一个小公立学校, 我们的办公经费很有限, 领导对于建设、运行、维护一个网站到底是怎样的工作也懵懂得很, 以学校领导能够接受的价格, 压根不可能请到正常的公司来接外包 (譬如我家某人的公司, 网站建设类的项目凡是低于 RMB 50000 的单都是不接的, 而对我们学校的领导来说, 5000 就已经是很多的钱了), 作为网站管理员的我只能找做程序员的朋友帮忙接个私活来解决.
可程序员一般都是很忙的, 求人帮忙得有求人帮忙的态度, 你得等人家有空才行, 只出得起这样少的钱, 会很不好意思催促. 可忽然上边来了个文件, 说要进行「信息公开」的专项检查了…我措手不及, 也顾不得好意思不好意思了, 赶紧求程序员帮我加班, 可时间实在太紧, 如果要赶在 deadline 之前做好这项工作, 容不得任何的旁枝末节出错.

周五晚上, 我正加班帮程序员切图, 不帮忙的话, 我就算逼死他也是来不及. 然则我连着加班好几天了, 精神实在是顶不住, 做到一半就趴倒睡着了…周六一早醒来, 睡眼朦胧地看到程序员在凌晨 2 点发来的鸡毛信:「喂! 喂! tab 的图呢? 你再不给我就当真来不及了啊!! 」一看到说「来不及了」, 我立马睡意全消, 赶紧打起精神继续干周五晚上没做完的活…aunt 很着急来提醒我, 让我看窗外, 这世博一结束, 污染又回来了, 窗外的雾浓到对面的楼都看不见, aunt 说我该赶紧走了, 不然 9 点的考试一定赶不上. 可考试来不及只是我补考的事, 检查耽误了是我们学校要挨批评, 这孰重孰轻还需要掂量咩?

待到我赶工完毕, 用 email 发送出去, 同时打电话叫醒估计是刚睡着的程序员, 通知他, 我的活做完了, 接下来该他继续了, 这时, 已经是早上 8 点多了. 我隔夜的衣服都没换 (和衣而卧竟也有好处), 提溜着 aunt 塞给我当早饭的包子, 就冲出门去. 待我穿越浓雾赶到考场, 迟到了将近半小时, 尽管我有自信少半小时也来得及答卷, 但考官不让我入场…我磨了会嘴皮子, 说这国家规定, 大雾天上班迟到都不能扣工资的, 这大雾天考试迟到就不能通融? 然则考官铁面无私得很.

也罢, 不能考试也好. 从小认识的段修女发终身愿的仪式, 也是这天的 9 点开始. 原本我就纠结, 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在一个小时里交卷, 即便能够, 待我交完卷后赶去教堂, 是不是还赶得上见修女一面, 当面恭贺. 这下不用纠结了, 直接赶去, 待我奔到堂里, 仪式正进行到一半, 我还来得及, 帮修女拍一些照片留念.


.

发永愿之于修女, 隆重程度和普通人的婚仪相当, 幸福程度也相当吧.

段修女的脸上满是漾开的喜悦, 笑容纯净得一如当年, 似乎她压根不受岁月侵蚀和世俗侵扰, 竟能始终保有这样童真的面容和内心. 这样纯净和满涨的幸福, 很是令人羡慕. 我想, 修女始终都知道她要什么, 她在做什么. 这就是我得不到这种平安喜乐的原因吧.

上周, 我的一个 aunt 被确诊了癌症. 在确诊之前, 她说, 如果真是绝症, 她要先周游世界, 再回来治病. 这几天, 家中接到慰问电话无数, 长辈们除了关怀 aunt 的诊疗, 也纷纷表示了对我的担忧: 圆圆还是那样没日没夜吗? 不注意身体怎么行? aunt 也不住地敲打我, 说我再不改生活习惯, 可该写遗嘱了. 我觉得我不如假设自己真生绝症了, 时日无多, 或许只有这样, 才有助于我看清, 哪些事情, 是当真重要和当真值得做的.

在修女的发愿仪式上, 当我身后响起暌违多年的唱经, 我忽然想起从前我还每周去教堂, 在唱经班、读经组、接待组和板报组里服务的那会, 当时的伙伴和工作, 或许是那段时光中最快乐的记忆. 尤其是教会的音乐, 很有治愈人心的力量, 即便是我这样并不擅于歌唱的南郭先生, 也觉得和大家一起唱歌能带来内心的澄明. (或许对于普通人来说, 更接受唱诗班这个叫法, 但在天主教会内, 正式的名字是唱经班. )

发愿盛典之后, 许久未见的 Peter 正好在上海出差, 我们约了一起吃午饭. 饭后 Peter 送我回家, 快到路口的时候, 我看到路灯还有十几秒, 赶紧拉着 Peter 说快跑几步吧. Peter 很感慨, 说:「刚吃好饭, 慢点不行么? 你一个老师的心态竟然还不如我这个做投资的…」我…轮到我无语了…

我已经记不清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变成八爪鱼的 (工作多到得八只手才够用), 就记得我最先放弃的是睡眠, 时间不够就少睡一会; 其次是教会, 因为它占用我时间最多; 再次是各种爱好, 其中钢琴和画画是最先放弃的, 也是因为太耗费时间. 天主只给我两只手, 拿不了太多东西. 当多到我无法背负的时候, 只能不断地选择和放弃. 可当我从碌碌奔忙的生活中停步回望的时候, 历数被我丢弃的种种, 再一一检视手中攥紧的东西, 我不敢确信, 每一个放弃的决定, 都是正确的抉择.

我曾经有过一个事业心很强的领导, 她当时是我们学校的副校长. 她总是呵斥我的抱怨, 并且教育我说: 一个人在三十岁之前, 没有资格抱怨苦和累. 我很服帖她的训斥, 因为她约束我虽严, 律己更甚. 我记得当时她儿子的幼儿园, 要求妈妈们请一天假, 陪孩子去春游. 她当时正忙碌于一项重要的工作, 纠结来纠结去, 最终决定让孩子的奶奶代替她去陪, 她说, 她就等老了再去陪孙子吧, 现在这会还是工作出成绩更重要.
后来我在看电影《Click》的时候, 觉得我很应该把这个电影推荐给她, 我们所做的放弃, 和片中人的人生快进又有何分别? 比起放弃把一项工作做到尽善尽美, 错过陪伴儿子成长的机会或许是更令人遗憾的事情. 但我们往往要到垂暮时, 才能做出正确的判断.

我又想起一个很老的故事,「让灵魂跟上脚步」. 说的是探险家 (或者考古学家什么的), 到某地探险 (或者考古之类), 找了当地土著做向导 (有说是印第安人, 有说是黑人土著,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行进了三天之后, 第四天土著人说什么也不肯向前走, 他们说, 如果一直走, 不休息, 灵魂会跟不上脚步, 所以走三天就要停一天, 停下等灵魂跟上, 才能继续向前.
其实, 我们的祖先在千年之前就有类似的箴言, 四书五经中的《大学》有说:「而后能安, 而后能虑, 而后能. 」
教会里亦有类似的传统, 叫做 Secesus (这是拉丁文), 译成中文叫做「避静」. 顾名思义, 便是暂时到一个安静的地方, 专心致志地反省自己的思、言、行为. 但和土著人粗浅的认识不同, 教会认为, 仅仅体验处在旷野中休息的安慰, 只求灵魂的休息是不够的, 避静的目的在于改良我们的生活, 通过静思来认识自我、解剖自我, 从而调整今后的行动.

我觉得, 我确实应当停一停了. 日程表里满满的 task, 一个接一个的 deadline, 属于自己的时间越来越少, 对睡眠时间的压榨越来越无度, 爱好一个个地被割舍, 难道我就永远这样疲于奔命直至韶华尽逝? 我太需要梳理, 这一团乱麻一样的生活了.
.
.

New Paragraph 段修女曾和我一起担负过教堂板报组的工作, 我负责的工作是插图, 当时的伙伴还有负责撰稿的中文系才女金姐姐, 和负责擦黑板及打下手的 Cio. 昨天一感怀起往事, 淌着泪 (其实还有鼻涕), 去翻找当年的存档照片, 可年代实在太久远, 只找到了一部分, 我们当年的劳动成果:
.

2002 年的圣诞期黑板报. 那年的圣诞前夕, 有一个非常隆重的仪式要在我领洗的徐家汇天主堂举行, 整个上海教区的神父都会莅临. 为了给我视之为家的教堂挣面子, 我殚尽所能, 用水粉颜料彩绘了一幅圣经中的「三王来朝」, 这是一个有关圣诞的典故.
.

到 03 年的时候, 我的工作已经比之前要忙碌一些了, 没有宽裕的时间, 就只能用偷懒的方法来完成板报了.
.

04 年时更加忙碌, 平日的黑板报都交付给其他人, 我只在重大节庆时才上阵. 04 年的这一期圣诞板报, 似乎是我在教会里完成的最后一次板报任务. 再以后…我连弥撒都没空去了, 六年间我只有身为伴娘参与婚礼弥撒的一次, 参与了弥撒全程…
.
.

以上因为是圣诞期黑板报, 特别隆重, 所以是用水粉颜料画在黑板上的. 平日里的黑板报是用普通粉笔画的——


.

.

.

.
The End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Sunday, November 21st, 2010 at 1:56 pm and is filed under >> Random Thoughts.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4 Responses to “『 静 · 安 · 虑 · 得 』”

  1. pyn Says:

    圆圆你应该放下的,不是林林总总的俗事万千,而是你自己。人为了自己以外的东西忙碌,往往是为了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人为了证明自己的价值而忙碌,往往是因为对自我的价值没有足够的自信。
    所以,圆圆所需要的,是要信任自己、更要信任你自己身边的人。放下疑惑,人生就开朗了。

  2. 圆圆 Says:

    可就算我辞职回家不上班了, 我依然有无尽的野心啊.. 我想要了解的事情太多, 想要尝试的事情太多, 想做的事情太多, 而时间太有限. 忙碌并非是为了证明什么, 我很安于做一个普通人, 只是有些事情, 让我感到自己肩负责任从而不敢怠慢, 而有些事情, 能够带给我乐趣, 使得我浸润其中不知夜已三更, 仅此而已.

  3. pyn Says:

    圆圆没必要这么急着为自己辩护。
    如果我写下评论的时候连你这么直接的想法都没有想到,岂不是白认识你这么多年?

  4. Poisson Says:

    有信仰真好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