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如琉璃 内外明澈


www.yuanyuan.info

May 16th, 2010 at 12:47 pm

『 不正经草堂主人语录 · 其五 』

Posted in: >> Dialogue

Continued

(十八)

圆圆: 人家上周设计的图章已经出实物了, 开始发售了 :)
某人: 开市大吉
.   什么材质的?
圆圆: 光敏章
.   已经卖掉一个了, 成本 40, 卖 58
.   AG 建议我定价至少定 68, 不过我觉得大家赚钱都不容易… 就不好意思黑心…
某人: 圆圆虽懒, 尚厚道
圆圆: 我这人… 不能做商人…
某人: 我也是
圆圆: 还好我不是… 但很不幸你是…
某人: 男怕入错行, 女怕嫁错郎, 咱俩…
圆圆: 你这算是有自知自明么…
某人: 是谦虚谨慎
.
.

(十九)

所幸我只是女流, 没有必须要「成功」的心理压力, 然则某人就辛苦了. 背负着方方面面各种压力的他, 并非所有时候, 都像他在人前展现的那样睿智博学幽默风趣, 他也会, 有灰心沮丧的时候.

有一段时期, 某人用「四顾」作为他的 Gtalk status, 意思是:「拔剑四顾心茫然」.
重点是「心茫然」. 但他死要面子, 不想让人知道他茫然, 便只取了俩字.
这样他就可以狡辩说自己的「四顾」是「提刀四顾」, 那就变成庖丁解牛了——
「提刀而立, 为之四顾, 为之踌躇满志」
完全变成相反的意思啦!
.
.
(二十)

五一在宁波时, 被抢了箱子, 一些随身物品跟着箱子一起没了. 很是郁闷, 但也没有什么办法, 只好回上海之后一件件重新买. 但还没买全, 这月的零用就已经用完了. 于是短信某人, 询问能不能刷他给我的副卡买内衣, 某人即刻回复说:「行! 」
然则, 某人显然对女孩子的衣服行情缺乏了解. 在我第一次用这卡 (也是唯一一次) 之后不到一分钟, 手机一连收到四条他发来的短信:
「! 」
「你买了 800 多元的内衣! 」
「镶着电视机的内衣吗? 这么贵」
「你这败家子」
我给某人回电话, 告诉他, 因为已经过了几个月, 过季商品打折的关系, 我丢的那几件内衣现在的价格, 可比我第一次买的时候便宜得多.
某人叹气说:「我知道国家为什么拿大熊猫都往外国送, 敢情是因为——养不起啊! 」
.
.

(二十一)

某人: 你昨天又滚床了
.   说着说着就没声音了
圆圆: 不记得了
某人: 我可记得!
.   你折腾累了倒头装死, 我却还要洗澡、收拾
.   睡觉时又 3 点多了, 害人不浅
.   狐狸精果然是害人, 千里之外尚有法力
圆圆: 你可以贴符逐之
某人: 嗯, 就是贴上去, 服服帖帖追逐在身边左右的意思?
.
.

(二十二)

我去浦东机场最方便的法子, 是打车到家附近的虹桥机场, 搭乘从外环直奔浦东, 不经过市区拥堵路段的机场一线.

有一回, 我刚在虹桥下出租, 就被后一辆出租里下来的外国帅哥搭讪. 我难得说英语, 回答帅哥的问题时, 结结巴巴地, 浪费了一些时间. 这导致我赶到巴士站, 目送巴士开走时, 郁闷到不行. 唉… 一想到下一班车要等 20 分钟… 一想到要是不被那外国帅哥缠住就赶得上了… 我… 止不住地郁闷啊!

在等下一班巴士的无聊时间里, 我发短信向某人抱怨. 某人回复说:「巴士开走, 是你迟到了; 外国帅哥失望, 是他迟到了. 都不必郁闷. 」
.
.

Related Articles

『 不正经草堂主人语录 · 其一 』

『 不正经草堂主人语录 · 其二 』

『 不正经草堂主人语录 · 其三 』

『 不正经草堂主人的正经话 · 其一 』

『 不正经草堂主人语录 · 其四 』

『 不正经草堂主人的正经话 · 其二 』

『 不正经草堂主人语录 · 其六 』

To Be Continued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Sunday, May 16th, 2010 at 12:47 pm and is filed under >> Dialogue.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3 Responses to “『 不正经草堂主人语录 · 其五 』”

  1. 圆圆 Says:

    《行路难》
    李白

    金樽清酒斗十千, 玉盘珍馐直万钱.
    停杯投箸不能食, 拔剑四顾心茫然.
    欲渡黄河冰塞川, 将登太行雪暗天.
    闲来垂钓坐溪上, 忽复乘舟梦日边.
    行路难, 行路难, 多歧路, 今安在.
    长风破浪会有时, 直挂云帆济沧海.

  2. 圆圆 Says:

    《庄子·内篇·养生主》

    庖丁為文惠君解牛, 手之所觸, 肩之所倚, 足之所履, 膝之所踦, 砉然嚮然, 奏刀騞然, 莫不中音. 合於桑林之舞, 乃中經首之會.
    文惠君曰:「譆, 善哉! 技蓋至此乎? 」
    庖丁釋刀對曰:「臣之所好者道也, 進乎技矣. 始臣之解牛之時, 所見旡非 (全) 牛者. 三年之後, 未嘗見全牛也. 方今之時, 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視, 官知止而神欲行. 依乎天理, 批大卻、導大窾, 因其固然, 技經肯綮之未嘗, 而況大軱乎! 良庖歲更刀, 割也; 族庖月更刀, 折也; 今臣之刀十九年矣, 所解數千牛矣, 而刀刃若新發於硎. 彼節者有閒, 而刀刃者無厚; 以無厚入有閒, 恢恢乎其於遊刃必有餘地矣. 是以十九年而刀刃若新發於硎. 雖然, 每至於族, 吾見其難為, 怵然為戒, 視為止, 行為遲。動刀甚微, 謋然以解, 如土委地. 提刀而立, 為之四顧, 為之躊躇滿志, 善刀而藏之. 」
    文惠君曰:「善哉! 吾聞庖丁之言, 得養生焉. 」

  3. 童遥 Says:

    oliver果然博学,渊博的很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