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如琉璃 内外明澈


www.yuanyuan.info

May 21st, 2010 at 3:51 pm

『 不正经草堂主人的正经话 · 其二 』

Posted in: >> Dialogue

Continued

前日, 某友人胸中郁闷, 夜半写信找我家某人倾诉——

昔有一国, 国中一水, 号曰狂泉, 国人饮此水, 无不狂, 唯国君穿井而汲, 独得无恙, 国人既并狂, 反谓国主之不狂为狂, 于是聚谋, 共执国主, 疗其狂疾, 火艾针药, 莫不毕具, 国主不任其苦, 于是到泉所酌水饮之, 饮毕便狂, 君臣大小, 其狂若一, 众乃欢然.
.
.

今天碰到了一个事情, 实在让我无法理解. 我见红灯停车, 两个 YP 骑着胶带拼接起来的助动车从我身边擦过去打算穿红灯, 我车把手挂到后座的人的衣服, 他们停下来问我什么意思, 我还没说话, 老妈就使劲的拍我, 怒目视之.

交通问题是一个在中国才是问题的问题. 国外人遵守交通法规, 理所应当, 不遵守的人会被人嗤之以鼻; 在中国, 恰恰相反, 遵守某些规章的人反而会被大多数人耻笑.
而且有意思的是, 中国人出国很多人会跟着外国人遵守交通法规, 而外国人来到中国也会跟着中国人乱穿马路, 甚至带头乱穿.

韩寒的博客只所以那么多人看, 并不是文采有多好, 正如他自己所言, 他的博客犹如公厕, 人家来这里阅读时取得宣泄的快感, 但是很少人在宣泄完以后去想一想为什么.

我觉得这个和中国人的经历有关系, 我觉得现在的社会现状和我们的父母有着非常直接的关系, 他们对现在国家的现状是有着非常严重的责任的, 为什么言论自由那么难, 我偶尔在博文上出言不逊, 系统管理员还没来删我的内容, 老妈会先来告诫我, 话不要乱说.

我也异常理解他们说这些话的原因, 因为他们经历的那个时代, 留下了阴影, 他们出言谨慎、他们敢怒不敢言、他们被和谐了. 渐渐的, 他们连判断一个事情的是非的能力都丧失了, 取而代之的少惹事安心过日子, 久而久之, 就算有人在他们头上拉屎拉尿他们都能忍受.
就是这样, 现在才回出现那么多问题.

冤假错案, 想想算了, 才判两年, 坐牢就当休息;
被扣工资, 想想得了, 就几百块, 扣钱就当捐款;
有毒奶粉, 想想也行, 没大事情, 喝毒就当强身;
交保护费, 想想正常, 也就几万, 交了也就放心;
…………
不要把这些问题都踢给社会, 社会不是有你们每一个人组成的吗?

这就好比, 一群中国人一起吃饭, 饭桌上有一个人刚出国回来, 点起一支烟, 扯开嗓门在那里大书特书, 外国如何如何好, 天如何蓝、水如何清、公共场所没人吸烟没人喧哗、垃圾如何分类, 然后接着另一个人会说, 对对对、中国人素质就是差, 上次哦…………………………
好吧, 当时我也在这个饭桌上, 我就愣了, 怎么感觉我在和一帮老外吃饭……

谈到这些, 我会想到德国, 这个国家也犯过错, 他们也走过弯路, 但是他们为什么能在阵痛之后崛起, 这的确是我们都必须了解和学习的, 为什么叫德意志, 这个词上就能了解一二, 他们的意志的确令人赞叹.

女友和我讨论, 叫我算算这个月和人家发生了几次争执, 和老妈闹过几回别扭, 没错, 是有那么几次, 但是都是事出有因, 所以我才引用了开头的『狂泉』.

我不指望能改变现在世界, 但至少能影响我身边的人;
我不指望能改变你们观点, 但至少能让我维持我的原则;
我不指望改变你们的态度, 但至少不要在我做正确的事情的时候给我泼一头冷水;
我不指望你们能理解我, 但是偶尔请听我诉说完.

Steven.Su

.
某人回复说——

要让我说嘛, 首先这不算什么大事, 你的遭遇和感受「古已有之」, 按「存在即合理」的理论, 犯不着过分愤懑不解, 人家孔老先生好几千年前就提示你了:君子和而不同.

对于『狂泉』的解读, 也不能单单停留在一个「荒谬」的感受上, 它同时在暗示你, 狂与不狂, 原本就是相对的. 所谓社会, 存在有形或无形的秩序, 公众的判断依据并非单纯的善与恶、是与非, 而是是否与群体意识相左. 如你所说, 无论是国人还是老外, 行事优雅与否往往视环境而调整, 那是因为他们有意无意地意识到, 处事要在道德收益和时间成本之间性价比最佳结合点处选取, 此二者不是非此即彼的对立, 而是边际效应的曲线.

生活本是哲学而不是科学.

对于你反感和抵触的社会文化, 最好的选择不是愤世嫉俗、逆其道而行之, 那是自找被「火艾针药」. 譬如陷入漩涡要沿抛物线向外倾侧, 而不能逆流以求解脱, 又如油入滚水悠然自处, 而不是水入滚油噼啵暴跳.

最后给你点意见, 其实你的文字中, YP、国人、老外、父母时代等诸多歧视性划分已带偏执, 天下皆是终生, 你我俱为俗人, 如果能超然和俯视地看待社会并用以自省, 或者更容易清新入道?

别忘了正是德国人的坚强意志和忠诚服从, 曾经让他们异化成为高效的战争机器.

.
.

Related Articles

『 不正经草堂主人语录 · 其一 』

『 不正经草堂主人语录 · 其二 』

『 不正经草堂主人语录 · 其三 』

『 不正经草堂主人的正经话 · 其一 』

『 不正经草堂主人语录 · 其四 』

『 不正经草堂主人语录 · 其五 』

『 不正经草堂主人语录 · 其六 』

To Be Continued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Friday, May 21st, 2010 at 3:51 pm and is filed under >> Dialogue.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5 Responses to “『 不正经草堂主人的正经话 · 其二 』”

  1. 蝴蝶 Says:

    说得好,我想转,可否?+___+||

  2. 圆圆 Says:

    呃,看来你的收集癖又发作了…… 随意吧 :)

  3. 蝴蝶 Says:

    嗯嗯。非常感谢啊~~~

  4. Konveksi Mojokerto Says:

    At this time I am going away to do my breakfast, once having my breakfast coming again to read other news.

  5. Konveksi Mojokerto Says:

    Very good post. I definitely appreciate this website.
    Keep writing!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