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如琉璃 内外明澈


www.yuanyuan.info

September 19th, 2009 at 2:24 pm

『 死生契阔 IV 』

Posted in: >> By-talk

Start Of Text
庄子妻死, 惠子吊之, 庄子则方箕踞鼓盆而歌.
惠子曰:「与人居, 长子老身, 死不哭亦足矣, 又鼓盆而歌, 不亦甚乎! 」
庄子曰:「不然. 是其始死也, 我独何能无概然! 察其始而本无生, 非徒无生也而本无形, 非徒无形而本无气. 杂乎芒芴之间, 变而有气, 气变而有形, 形变而有生, 今又变而之死, 是相春秋冬夏四时行也. 人且偃然寝于巨市, 而我嗷嗷随而哭之, 自以为不通乎命, 故止也. 」

.
.

月初收到 Garry 因病身故的消息, 虽有某人用庄子丧妻的故事安抚我, 然而十数日过去, 这个事实依然让人难以相信. 死别于我虽非初次, 但之前离开我的爷爷奶奶, 都是在高寿之年安详离世, 虽亦有悲但终究可以平静接受. 可 Garry 正值茂年, 一贯给人以健康活力的印象, 我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 他的病故是真, 甚至一度怀抱着渺茫的希望, 但愿是什么人假冒 Garry 家人的名义恶作剧. 看到 msn 上, 代表 Garry 的那个灰色小人, 总不愿相信, 它再也不可能变绿了…也不愿相信, 我再无可能听到, 我每次心情低落时他安慰我用的那句一成不变却能每每带给我心头暖意的「圆圆我做什么可以让你高兴? 」…

这些日子以来, 我一直尽量地避免出门, 因为每次走过大门口, 都会想起 Garry 倚车而立向我微笑的模样, 虽然我知道, 他再也不可能出现在那里了. 前日公务在身, 不得不外出开会, 路遇大雨被淋湿, 不由得又想起和他一起散步遇雨的事情, 当时包里仅有一柄遮阳用的迷你小伞, 他把伞全遮在我头上, 自己全湿透也不管不顾, 见我身上有零星溅到的水滴, 还要拿出手帕轻柔小心地帮我拭干. 他是我见过的绅士之中, 最温雅有礼的一位, 牵我的手, 总是温暖有力, 如父, 如兄.

昨夜里翻看六年来的对话记录, 发现我竟遗忘了如此多的细节: 那时他常常陪我下棋, 有时是五子连珠, 有时是 chess, 总是一边走子一边聊天. 我竟对他抱怨过如此之多的琐碎事, 他竟也能一直耐心听我的工作不顺、感情波折, 每回待我发泄完了怨念, 他便说些类似「see…i am a fortune teller…and I can tell you, you will lead a great happy life :) i know, you may not believe a gipsy lady, but you should believe a young fortune telling lawyer」之类的俏皮话逗乐我, 把我从低沉的情绪里拖出来. 看着看着, 捡拾起很多原已淡忘的过往, 忍不住, 泪潸然.

某人说斯人已去, 若我迟迟不能走出伤悲, 会妨碍逝者安息. 某人说放手吧, 放下所有的不舍, 忘记他, 才好让逝者卸去牵绊安心长眠. 可我止不住我的懊悔. Garry 最后一次和我说话, 是讲他丢失了手机, 让我把号码重抄给他. 可当时只有电脑醒着, 我早睡熟了, 早上起来, 看到他已不在, 就没有上心, 想着待到下回遇见再说不迟. 可就此再未见过他上线, 直至我接到他家人发来的无法置信的消息, 才知我再无可能遇见他. 我不知道他当时要电话号码是想跟我说什么, 也再无可能知晓. 若我早知, 若我早知…
.
.

就算某人说的是对的, 可我无法把你的身影从我的记忆中抹除,

但我会努力着, 一点一点消除伤悲.
虽然你不可能再问我那个你曾经问过最多遍的问题:「are you happy today? 」, 但我希望往后我能回答你 Yes.
我同你说我对姐姐的羡慕时, 你曾安慰我说:「you will find someone to spoil you too」, now, I get him.
我也会努力去达成你的其他期望, 我会不断完善自己, 做你说的「to have good manners, speak nicely and have a kind heart, in one word: elegance」那样的淑女.

I hope you will rest in peace, Garry. And I miss you, Garry.
.
.

Related Articles

『 死生契阔 I 』

『 死生契阔 II 』

『 死生契阔 III 』

The End
1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Saturday, September 19th, 2009 at 2:24 pm and is filed under >> By-talk.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5 Responses to “『 死生契阔 IV 』”

  1. 圆圆 Says:

    庄子的妻子死了, 惠子前去吊唁, 庄子却像方簸箕一样岔开脚坐着敲打瓦盆唱歌.

    惠子说:「(您) 和您的妻子住 (在一起), 养大了孩子自己年老过逝, 人死了您不哭也就罢了, 还敲打瓦盆唱歌, 不是太过分了吗?! 」

    庄子说:「不然. 她是开始死了, 我难道能不为此而感慨吗? 想一想人最初本来没有生命, 不仅仅没有生命而且没有形体, 不仅仅没有形体而且没有元气. 夹杂在杂草之间, 变得有元气, 由元气又变而有形体, 有形体然后有生命, 现今又变为死, 这就和春夏秋冬四季更替一样. 人都安然寝于天地之间了, 而我却要凄凄徨徨地守着她哭, 我认为不合乎常理, 所以没这么做. 」

  2. Frost Says:

    C’est La Vie…

  3. pyn Says:

    在生死面前,所有的一切都不重要了。记得好像最近有个话剧,说的是死神找到一个人,告诉她第二天就要死去,不过,她可以重复自己的最后一天直至自己能满意地离去。故事由此展开,在不同反复的相同的最后一天里,大家终于明白生活中什么才最有意义。

    人好像永远都学不会珍惜拥有,只有从指尖滑落的,才知道什么是无可奈何。
    如果真的有彼端,他们一定在那里活得很快乐。

  4. 圆圆 Says:

    如果生活在彼端的人们在那里一定会活得很快乐, 你又为何要努力挽留一个厌世的人, 劝说TA不要弃世?

  5. pyn Says:

    曾经有一个对死亡很好的比喻。它说死亡就像人的诞生,胚胎生活在母亲的子宫,就如同生活在另一个封闭的世界,10月怀胎,不论子宫如何衣食无忧,宝宝都不得不来到这个世界长大。也许,死亡就是在另一个世界的诞生,我们从现世的子宫分娩,去到另一个世界面对新的挑战和生活。不过,重要的是,胚胎也必须要经历足够的时间才能在另一个世界存在。如果过早放弃,最后还是轮回到同样的起点。如果TA不介意永世轮回同样的痛苦,那我也没办法说什么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