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如琉璃 内外明澈


www.yuanyuan.info

April 15th, 2009 at 4:27 am

『 这么近那么远 』

undefined 昨夜里觉得有些倦怠了, 趴到床上拨电话给某人, 想聊天顺带休息一会, 然而.. 某人有事耽搁, 尚在返家途中. 担心他开车接电话一心二用有危险, 几乎是即刻挂断, 打算等半小时再拨. 然则没等到他抵家, 电话挂断只片刻, 我就睡熟了.. 某人到家后回拨过来, 听见我声音迷糊, 趁我还未醒透, 道声晚安便挂了.

今个晚上, 直等到半夜里, 想他终该到家了罢? 拨过去却听得他半梦半醒.. 想速速挂了让他歇息, 他却说还有工作要赶, 不得不起.. 我再有不吐不快的啥啥啥, 任其呕在心里沼气滋生, 也不得全咽回去.

之前和终于回来上海的师傅聊天, 师傅感慨说, 有些委屈可能碰上我还好化解一些, 换做其他女生估计受不了. 然而, 我没有受得了啊, 我只是没有说而已. 也不是「没有说」, 而是没有人可以说. 自从恨铁不成钢地怒到和某宅绝交, 紧接着某海龟跳槽去了一海滨闲适小城之后, 忽然发现, 偌大的上海, 只剩下我形影相吊, 不提能说话的人了, 竟连能一起喝酒的人, 都寻不出一个.

好在已经习惯, 任谁在我心里份量渐增, 很快都会相距遥远, 没有例外. 发现这点的时候, 距离现在已经超过十年了吧. 从少女时代开始, 唯一的闺蜜, 刚开始亲近到无话不谈, 就忽然被离家十年未归却忽然出现的母亲带走, 去地球的另一边念书. 17 岁时恋爱了, 第一次喜欢一个人. 男孩子大我一岁多点, 第一眼看见我的时候, 他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那晚我们下棋聊天, 竟然整整一宿. 我确信他便是那个能让我眼睛亮起来的人. 但假期很快终了, 他的大学生涯拉开了帷幕, 他必须回到他的学校, 他的国家. 他说他一年半以后再来看我, 然后杳无音讯. 但没让我等一年半那么久, 只一年他就回来了. 多年后我才知晓, 为能提前一学期攒够来上海一次的钱, 他在那一年里, 课余打四份工. 即便如此, 到最后一个月的时候, 他还是凑不够钱. 于是他将公寓退租, 改租便宜的仓库停车, 在车里睡了一个月, 终于凑足了钱来看我. 但有许多的不凑巧, 造成一场误会乃至彼此失去联系. 再见面是很久以后, 那时他对我来说还是非常重要, 但那么久时间没有接触, 对我来说, 他已经陌生了. 然后, 是朋友的纷纷离去, 有拿到奖学金去留学, 有远嫁重洋, 各种原因. 当 Peter 也要离开的时候, 我终于忍不住当街大哭, 对当时陪在我身边的龙龙说:「大家都走了, 可以依赖的人越来越少, 如果以后一个可以依赖的人也没有了, 我该怎么办?! 」龙龙想了一会跟我说:「我走路很小心, 骑车很小心, 吃饭也很小心, 我想我应该没有这么快就蒙主召唤吧? 」因为这句话, 大为感动, 从此和龙龙一携手便是六载. 但我刚答应嫁他, 他在日本的哥哥就介绍了一份薪水翻他当时七倍的工作, 他考虑了一下, 还是决定去日本发展. 虽然他此后每年也都回来看我, 但一回比一回更客气也更遥远. 最近一出, 便是那时, 某些情愫在心底里才刚发芽, 某人就告诉我, 他在上海只有一年的时间了. 可是, 春回, 而我已经回不去了. 当所有的新芽都已挣出, 我早已来不及回头.

这些日, 春去春又回, 渐暖, 哪怕是夜风拂面, 也不觉得凉. 晚上和路经上海短期逗留的友人会面, 坐在咖啡店的庭院里聊天,

有很多一直不曾出口的话, 终于得以决堤而出, 以致友人愕然受惊, 半晌无言, 直至分手回到酒店, 才缓过神来, 发消息说听得心里难受. 而当时, 我正在家中, 睡不着所以找书看, 信手翻到本设计书, 没看几页便被跳入眼帘的这句话堵住了心口:

「物理位置的接近就意味存在着关联 (实际生活中也是如此). 」

忽然想起自己曾用来婉拒热心人说媒的说辞:「长久的寻而不获让人倦怠, 消磨尽所有的勇气和越来越少的希望. 我再没有可能, 像, 17 岁的时候那样, 奋不顾身地去喜欢一个人. 」那么, 我还剩什么可以被长久的天各一方不断消磨而不至殆尽呢?

undefined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Wednesday, April 15th, 2009 at 4:27 am and is filed under >> Complaint, >> Photo by Yuanyuan.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5 Responses to “『 这么近那么远 』”

  1. tea Says:

    圆圆,这段文字看的我心痛…我总以为,你是个淡定的人,可原来,你一直在寻,一直怕寂寞。
    怎么说呢,或许,你要的那杯茶还未到你的面前,只能等还是等,我曾经和自己说,寻不到,那就一直这么下去,看书,画画,周游世界,一个人的世界,到底还是惬意的。曾经的奋不顾身在回想时是一种幸福,因为付出过,就不再后悔了。
    圆圆,在大上海有时会有迷茫的时候,但你如此的从容,定不会执拗下去的。
    记得让自己快乐些…

  2. 露化成霜 Says:


    摸摸…
    有时候别太push你自己…

    当年我也曾很天真地以为只要彼此心的形状不变…
    便是远了也依然能够维系…
    我固执地保留所谓的自我…
    最终虽然没有败给距离,却败给了时间…

    好在现在网络很发达,想被动如我…
    和当年大二时玩cross gate的朋友联系也能到现在…
    有Gtalk, UT, YY, TS, 不会太遥远…

  3. jincecilia Says:

    每一个选择都是可以被理解的。
    一切是要看你想获得什么,如果你所选的与你想要的背道而驰,那么,是不是在选择的时候,你想要的东西已经发生了改变?又或者,现在只是一时软弱而心生荒草。
    人的心会像个筛子,会留下自己想要留下的东西,你想要留下什么在心上呢。
    你的有些选择我并看不懂,但我还懂得,在一定得范围内,朋友的作为总要支持力挺的,因为有支持可走得更远些,走得更远也许就能看得更清。

  4. 蝴蝶 Says:

    么么,看着觉得很心痛..
    不过大概人人都有这样的一种心情吧.
    只是默默祝福你..幸福开心

  5. G Says:

    路过看到,祝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