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如琉璃 内外明澈


www.yuanyuan.info

February 19th, 2009 at 11:11 pm

『澈』

undefined 引子

今天上午在钱初熹教授的讲座上, 看了一段有关日本邀请艺术家进入基层学校协助促进美术教育的纪录片. 被邀请的艺术家是位38 岁的书法家, 他在学校体育馆的地上铺开大幅宣纸, 在几十位初中生的面前表演巨笔书写, 并请学生们仔细检视, 从多幅作品中挑选出最能代表生命的那一个字. 学生们选了一幅「生」字. 书法家自述说, 「生」字是可以代表他的那个字, 理由略 (因为我这篇可能会写很长, 我想略过所有无法精炼描述的复杂细节). 接下来, 书法家请在场的孩子们每人想一个可以代表他们自己的字, 一个能表现出他们自身与众不同的特点的字. 第一位分享的男孩子写的是「金」, 在日文中是钱的意思, 他的理由是他想要的许多东西都需要用钱换得, 因为缺乏钱让他难以达成各种愿望总使他有挫败感. 一个女孩子选了「恋」, 羞涩地说她正在恋爱, 而问她是否懂得什么是恋爱, 她茫然地坦白说其实自己并不知道. 另一个男孩子选了「普」, 他觉得自己是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人, 所以一定要找特点的话, 那就只有「普通」了吧. 余略.

从孩子们选取的这些汉字中, 能够感受到正在成长中的孩子们对自我的普遍懵懂, 以及自信的缺失. 书法家开始和孩子们一个一个单独对话, 首先是选择「普」字的男孩, 通过交谈, 书法家了解到这个孩子非常喜欢空手道, 已经取得了初段的成就. 再选择几个例子, 譬如一个女孩子, 是双胞胎中的妹妹, 她向书法家表达了自己作为双生子之一的烦恼, 以及希望与姐姐不同的愿望. 而另一个女孩子表达了自己有双重人格的苦恼, 她觉得她的自我分为天使与恶魔这样两部分, 她总是迷茫于无法分清哪个才是真正的自我. 书法家给了孩子们几天时间, 让他们独自慢慢地审视自我, 想清楚自我究竟为何物、自己喜欢什么、自己讨厌什么.. 所有这些与「自身」有关的事情. 放学后, 在田间, 在路旁, 可以看见孩子们一个个或坐或立, 拿着草稿本, 犹豫着写下一个个汉字, 划去几个, 再重新思考掂量, 每个人都在认真选择那个可以代表自我的汉字, 同时, 也在心中进行着一次重要的寻找自我的旅程.

最后, 孩子们拿着标示自我的那个字, 重新会聚到了体育场, 这一次, 每个人选择的汉字都与前次不同. 上回选择「金」字的孩子这次写下的是「心」, 理由是有关他的种种感情, 种种理想, 全都收藏在心里, 所以, 他最重要的事物, 是「心」. 双胞胎中的妹妹选择了「别」, 这个别是区别, 要与别人不同的意思, 这是她经过深思熟虑后总结出的最重要的愿望, 也是决心. 上次选择「普」字的男孩, 这次写下了「誇」, 这个字在日文中是自豪的意思, 这孩子信心满满地表示, 他要刻苦练习他所挚爱的空手道, 要成为此中高手, 成为家族的骄傲. 那个为天使和恶魔两种性格的纠结难分所困扰的女生选择了「支」, 是希望自己的两面性格中个两个方面能够彼此支持, 和谐互生. 每个孩子都学着书法家的样子, 挥动巨大的毛笔, 写下了和自己几乎等高的巨幅汉字, 并微笑地展示, 这每一幅经过了深刻的自省, 从内心寻获的那个, 代表他们各自自我的汉字. 我觉得, 这项成功的活动已不单单是一次美术或者传统文化的教育, 也是一次出色的心理教育.
.
.

undefined

在回学校的路上, 圆圆也开始了自己的寻找. 比较、筛选, 最后留下的字是「澈」. 澈, 乃清澈之意. 一直以来, 圆圆都是用「身如琉璃 内外明澈」这句话作为这个 blog 的标题. 这句话出自药师琉璃光本愿功德经, 本作「身如琉璃, 内外明彻, 净无瑕秽」, 因为对「澈」字的喜爱故篡改之.「澈」代表了圆圆的理想, 圆圆希望自己的内心, 可以清澈如琉璃, 坦荡荡, 磊落落, 一眼见底, 没有任何可藏污纳垢的黑暗角落, 没有任何见不得人的肮脏秘密. 这也是自小家里对圆圆的期望.

小学里, 有过两次挨打, 让圆圆记忆深刻. 一次是某个同班的女生来约圆圆放学一起回家, 家里并不允许圆圆和同学有课后的交往, 何况圆圆还非常地不喜欢她, 便支支吾吾地诌了个理由表达了非我所愿实乃无奈无法同行很是遗憾之类的意思. 没想到在放学路上竟被碰巧撞见, 胡诌的谎话被拆穿.. 那个女生很不悦, 抢在前边跑去圆圆家, 找奶奶告状. 结果是, 圆圆一到家就被听闻圆圆竟然说谎故而怒不可遏的奶奶揪住, 好一顿痛打. 另一次是为了能到同学家玩, 扯谎说作业写错被老师留下改, 好筹得时间. 拆穿后, 被恨铁不成钢的 aunt 痛心疾首地狠打, 因为会说谎的当然不是好孩子, 为了使教育触及灵魂, 能留下深刻记忆的痛打是必要的吧. (这件事在以往的牢骚中提过) 这两次挨打确实给圆圆留下了入骨的记忆, 但并未如家人所愿, 触及灵魂地成为圆圆再不敢说谎的警醒.

读到中学, 家里担心青春期的孩子难管教易学坏, 压制更重, 采取革命手段的抗争全被镇压. 屡尝败果又苦寻妙招而不得, 只好采取不要脸的诓骗手段来争取自由. 但是, 每一次说谎, 都会给心里压上沉重的负担. 谎言被戳穿倒是不怕, 但往往诓骗得手时, 我却开始内心不安. 我是这样无耻卑劣地辜负亲人对我信任! 这种愧疚, 和从小就被深植心底的「说谎不是好孩子」的价值观一起, 成为使我不得安宁的主要折磨. 而这种折磨的痛苦, 完全压制住了说谎可得实惠对我的诱惑. 但在戒除了不诚实的恶习之后, 却发现, 坦白, 有时也会带来麻烦.

中学毕业的时候, 要填档案. 档案里有一项叫做「社会关系」, 非常迷茫地请教老师这是什么, 老师说就是填亲戚, 圆圆说自己家是大家庭, 亲戚很多, 表里填不下, 老师说那就挑重要的填. 圆圆把这个「重要」理解为「有份量」, 于是便老老实实地把有血缘关系的长辈中最有名望的挑够数, 把表格里的每个格子都填满. 这样做的后果是, 老师被吓瞢了, 当即给圆圆家拨电话, 向 aunt 报告圆圆精神病发作有妄想症的噩耗.. 还好很快就毕业了, 这出风波没有闹大, 除了圆圆被家里误会虚荣心重之外并没有别的恶果.

由此开始对生活的复杂有了懵懂的理解, 迷迷糊糊地懂得了, 没有不变的守则, 任何的规则, 都有可能在特别的情况下有所调整. 可是, 在这方面, 圆圆的愚笨简直到了无人可及的程度. 十多年间都在一个简单到非白即黑非对即错的世界里生活, 面前忽然出现一个复杂到言语无法描述的陌生空间, 错愕到完全不知该如何有弹性地去应对, 如何在该诚实的时候诚实, 又如何在适当的时候恰当地使用谎言粉饰或者掩盖什么. 这些我全不懂. 那么, 诚恳些总是没错的吧, 圆圆这样觉得. 但也许, 只有圆圆这样觉得. 有次和 A.G. 谈起圆圆不想有伪装, 不想把自己割裂成人前人后的两种人格, 却被辩得无言以对:

圆圆: 我不想把自己拆散
A.G.: 好吧
A.G.: 你是
A.G.: 琉璃
A.G.: 行了吧
圆圆: 我没有那么纯净
A.G.: 不
A.G.: 不是纯净的意思
A.G.: 是你要表里如一嘛
A.G.: 心如琉璃
A.G.: 那个什么什么
A.G.: 我记得不大清楚
A.G.: 所以你赤裸裸的去伤害
A.G.: 不顾忌
A.G.: 伤害别人, 也伤害自己
圆圆: 因为我不够纯净, 所以才向往纯净
圆圆: 你要理解这点
A.G.: 你追求纯净
A.G.: 纯净是什么意思
圆圆: 磊落光明
圆圆: 不存杂质
A.G.: 那
A.G.: 爱是杂质吗
A.G.: 我觉得你错了
A.G.: 除非你不要爱
A.G.: 你想想
A.G.: 亚当和夏娃
A.G.: 亚当和夏娃被蛇诱惑之前
A.G.: 就是 pure
A.G.: innocent
A.G.: 不穿衣服也很好
A.G.: 有了欲望
A.G.: 有了爱
A.G.: 就西奈了 (A.G.的西奈是「死ね」的意思)
A.G.: 就知道
A.G.: 要穿衣服了
A.G.: 衣服就是遮掩
A.G.: 就是伪装
A.G.: 就是不透明
A.G.: 就是不纯粹
A.G.: 明白了吗
A.G.: 光明磊落不是说
A.G.: 我要在你面前吃喝拉撒
A.G.: 而是, 尽可能的
A.G.: 不伤害别人
A.G.: 不过
A.G.: 人总有
A.G.: 隐私
A.G.: 隐私
A.G.: 不能见人
A.G.: 就好像, 吃喝拉撒是很正常的生理活动
A.G.: 您能在完全透明的房子里面, 吃喝拉撒吗
圆圆: ……
A.G.: 反正你光明磊落, 没啥不能见人的
A.G.: 我们都是有罪的
A.G.: 生下来就有罪的
A.G.: 所以
A.G.: 我们不去追求那些奇怪的东西
A.G.: 只要
A.G.: 尽可能的不去伤害其他人就是了

而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某人, 他的意见略同于 A.G., 他也一贯主张托词、借口, 以及各种虚伪的客套, 都是社会交往中所必须的润滑剂. 这类的谎言仿佛持有特赦令, 不受「谎言可耻」这条罪状的制约. 理由是大家都能听懂借口是借口, 客套是客套, 而像圆圆这样缺乏甄别真假的能力, 才让人无法理解.

某人对于比圆圆小两岁的女孩子尚且能够精乖熟练地掌握这些在蓝星生存所必需的「基础技能」, 而圆圆竟一窍不通很是哭笑不得. 也许理想化的以诚易诚并不是对什么样的人都适用, 也许确实如同某人所言, 是圆圆错把这个世界想像得过于简单美好和充满善意, 所以, 所有的后果都得犯了这个错误的圆圆自己来承担.

如果某人的意见是对的, 那圆圆觉得蓝星很可怕, 就如同上回与某人的那场辩论, 圆圆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正义, 但圆圆从来不认为多数人所共同持有的正义便是普遍正义. 即便绝对多数的人都认为「有时借口与谎言方便好用能解决问题所以确有需要」, 圆圆也无法认同. 或许从小在无菌温室成长起来的圆圆, 没有办法适应温室外这样复杂的环境. 也许, 退回到熟悉的温室, 收起所有的触手, 切断我和这个世界的连接点中所有不必要的, 在人际网络中, 只保留能带来安全感的可交心的朋友, 才是安全的措施. 只是这样的决定, 让圆圆对于花费了三年心血来用心寻找圆圆躲藏的角落, 伸手过来拉圆圆到亮处, 一点一点地引导圆圆学习在这个复杂社会中如何保护自己的亦师亦友的那位感到万分愧疚. 圆圆的退缩, 使得你付出的种种努力皆东流. 但, 可以告慰的是, 经过了这许多的磕磕绊绊, 圆圆终于找到了可以全心倚靠、全心信赖的人, 而他也允诺了, 至少在他这里, 圆圆再不会听到讨厌的言不由衷、心口不一. 所以, 请放宽心.

undefined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Thursday, February 19th, 2009 at 11:11 pm and is filed under >> Random Thoughts.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4 Responses to “『澈』”

  1. 圆圆 Says:

    因为地球从太空看是一颗蓝色的星球, 所以..

  2. 圆圆 Says:

    圆圆: 喵
    昨天我在里屋发的牢骚贴乃看到咩

    Joshua: 米看到
    我去看看

    圆圆: 已经被管理员打沉了
    我给你 LINK

    Joshua: 好

    圆圆: 75153649826619220.htm
    那啥, 由你对我家那只的了解, 你怎么想啊

    Joshua: ……等我看完
    ……
    人好不行的
    但是你是把事情想的很简单
    人这种生物不是你对他好他就会对你好的

    圆圆: 喵, 我的问题我想我有认识
    不过, 你觉得我家那只对那个女孩子的态度对么

    Joshua: 我是觉得你们家男人品位不至于差到那个程度

    圆圆: 他以前是跟她说清楚过他不可能和她有什么的
    他以为他说了她就能懂
    结果

    Joshua: 冷处理
    这是男生一贯的分手方式

    圆圆: 啊, 不是分手
    是拒表白的时候说的
    结果她自己去买了个戒指戴在无名指, 她认为在心里她已经把自己嫁给他了..
    囧rz

    Joshua: 一样
    就是这方式
    男生想拒绝的话一般不会明说的
    因为觉得比较伤人
    就是冷处理

    圆圆: 所以他没有问题, 只是那女孩子有病而已是么

    Joshua: 是啊
    里屋的女孩子很多都还年轻
    所以做事情方式比较冲
    “他说如果我不去打那个电话, 那么她什么都不是, 现在我打了, 只要有这个事实, 就会让人认为有什么了”
    这话是对的, 喵

    圆圆: 我又想到以前 520 那件事了
    我就觉得群众们都很为我设想, 都很激动
    如果我一点都不理会他们的意见.. 挺伤她们心的..

    Joshua: 女生啊, 碰到这种事情很容易感同身受的
    心都是好的
    这点要认同

    圆圆: 但是她们支的招不能用啊

    Joshua: 恩
    不能用

    圆圆: 我不知道谁帮我把贴给打沉了
    不过真是谢谢他

    Joshua: – –

    圆圆: 所以我现在听话, 是对的, 不是太软太好说话了对不

    Joshua: 恩

    圆圆: 喵
    那我就安心了

    Joshua: 在这件事情上这么做
    是对的
    私以为
    我以前也觉得只要心是好的, 天真, 呆一点没关系
    但是现实不是, 因为你面对的人很复杂, 你很单纯的行为会被别人以他们自己复杂的思维去解读
    就变成其他的意思了

    圆圆: 嗯, 所以我不和这样的人来往就好了

    Joshua: – – ……

    圆圆: 还好我的工作不需要接触复杂的人

    Joshua: 不是不来往.你会发现在商场上混的绝大部分都是这种人
    所以oliver整天都要和这些人周旋

    圆圆: 还好我是老师啊 :D

  3. jincecilia Says:

    单对你睡不着的那件事说两句:如果是我,我会由她去,也由他去,因为轮不到我去做什么,并且做什么都不好,倒是你说的对,是你的他造成的。
    我现在是个特别嫌麻烦的人,也相信沉默是金,说得多便见底牌,因为不沉默吃了很多苦头,反而没受多少尊重,很郁闷之后,我在努力学乖。有些话,真的,对至亲也不应该多说什么的。

    而,既然做了,就让那个男人善后吧,即便你错,他又有什么资格来说你呢,你在“捍卫”的东西,不也是他应该“捍卫”的东西吗?让自己的妻子在人前受到损害就算来不及保护,总该努力善后吧,不要同情他,以你女人的温柔和坚定,让他做到他该做的基本。

    以后别再单方面行动了,婚姻是两个人的事,相关的危机也因共谋处理,或想办法去共谋处理,毕竟如何亲近也是两个人,随时都可朝不同方向奔去,就算身体再共同,要让心朝同一方向,确需努力。

  4. jincecilia Says:

    忍不住又想说:其实这些事,让他处理更好的,第一并未发展到婚姻危机的地步,只是他个人的问题,所以你的插手,应该有他在场;第二既然已经如此,或也是契机,有些东西一下子明朗了,反而更好处理,即便你找了她,你亦无错,只要他做些努力,加上时间,一切可能回复到比以前更好的状态,他的朋友也会明白透彻,你作为他的太太的地位,让他们了解,有些交情私底下可以做茶资,但明里头要在乎尊重谁可得找准对象,也许那些聚会真的会开除某些人的会籍,而这些对于他的朋友,也就够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