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如琉璃 内外明澈


www.yuanyuan.info

June 24th, 2008 at 8:44 pm

『 古典与唯美 · 西蒙基金会藏画 』

Posted in: >> Other

undefined 上周五去美术馆看了名为「古典与唯美」的欧洲 19 世纪绘画作品展, 百余件展品皆出自墨西哥西蒙基金会的收藏, 涵盖了自 Classicism, Romanism, Realism, Impressionism 乃至 Pre-Raphaelite Brotherhood 的各家流派, 可以说, 古典艺术盛极而衰前所有的绚烂, 都被搜罗齐备了.

因在正式开展之前入内参观, 终于得以避开人潮汹涌, 静心品味. 当展览对公众开放之后, 再想逐一揣摩怕是难了.. 但即便人头攒动挤不到前列, 下边这几幅画也是绝不能遗漏的:
.
.

Click! Click! Click! Click!

左一 & 左二: 法国画家 Doucet 的《Beauty of Harem》
左三 & 左四: 英国画家 Leighton 的《Crenaia, the Nymph of the Dargle》

这两幅是圆圆认为本次展览中分别代表了法国与英国的巅峰之作, Doucet 对裸露的皮肤、面纱遮盖的皮肤还有纺织品的不同处理, 皆纯熟大气到无可挑剔, 而 Leighton 描绘遮盖水泽女神的轻纱时显露的技巧相比亦毫不逊色.
.
.

对于习画的学生, 圆圆认为这几幅画中的细节亦值得花费时间细加揣摩:

Click! Click! Click! Click!

左一 & 左二: 法国画家 Jean Léon Gérôme 的《Gaulish GLadiator》
这是一件幅不盈尺 (33.7×23.5cm) 的油画小品, 但刻画精到, 尤其是角斗士头盔的金属感, 还有兜裆布的褶皱, 都是相当成功的描绘.

左三 & 左四: 被称为是荷兰画家 Alma-Tadema 的杰作的《The Roses of Heliogabalus》
这幅作品描绘的是宫廷宴席的情景, 大量的玫瑰花瓣被洒到宾客身上, 以至于将一些来宾埋到了花瓣底下. 坐在上方宝座上的是罗马皇帝 Heliogabalus 与他的母亲及宠臣. 花卉是这位画家钟爱并拿手的主题, 画家在这幅作品中对花瓣的描绘更是达到了他的生涯巅峰.
.
.

Click! Click!

法国画家 Saintin 的《A visit to the Glovermaker》对各种不同质地布料的表现, 还有顾客的右手与手中的折扇, 都很精彩. 然而店员的眼神不知在看哪里, 顾客的眼睛又仿佛在打瞌睡, 不能不说是两处败笔.
.
.

Click! Click! Click! Click!

左一、二、三: 西班牙画家 Joaquín Sorolla y Bastida 的《The Beach of Valencia, the Sun of Morning》
这位痴迷于研究光线的画家运用画笔表现光的技巧简直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而展览中另一幅他的作品, 描绘牛群的《Afternoon Sun》, 虽然只是油画草图, 也非常值得一看.

左四: 法国 Pissarro 的《Berger and Sheep》
这幅不是油画, 是使用 gouache 颜料画在丝织物上的作品. 非常小幅, 但用色很有风格. 展览中还有另外几幅类似的小幅异形 (比如扇形) 作品.
.
.

几位醉心于东方题材的欧洲画家有关阿拉伯士兵主题的水彩画描绘很是精到:

Click! Click! Click! Click!

左一: 西班牙画家 José Tapiró y Baró 的《Arab Guards on the Watch》
左二、三、四: 英国画家 Shuckard 的《Arab Soldiers on a Ledge》
.
.

倘若细心留意作品说明, 尤其是将中英文对照着看, 还能发现不少捧腹之处, 譬如将描绘天国情景的《The Ramparts of God’s House》译成「神学院的围墙」; 将《The Crown of Love》译成「爱情的终极」; 将《Unwelcome Confidence》译成「粗心的倾诉」.. 画面描绘的明明是一个在说, 一个无心听.. (下图左一) 而法国画家 Louis Marie de Schryver 的《Boulogne Avenue》(左二) 与《Selling Flowers, Elysée》(左三 & 左四) 亦很有趣. 可以看出, 两幅画中的主要人物似乎是相同的两位姑娘, 而作为配角的狗在两幅画中也都有出镜.

Click! Click! Click! Click!
.
.

现在去上海美术馆, 还可以顺便观摩二楼的谭军纸上水墨作品展, 以及三楼的瑞银艺术收藏展览. 但坦白说是越往上走越折磨人, 谭军的部分作品已经相当晦涩了, 而瑞银在艺术品方面的品位更是前卫得惊人.. 整个三楼仅有沈柔坚前辈的作品尚可看懂.. 沈柔坚前辈在版画套色方面的技巧极其高明, 可巧三楼展厅有一幅他老人家的版画名作《但丁故居》乃是画作与木版同时展出, 对比揣摩可有大收获.
.
.

Click! Click! Click! Click!

此四幅为谭军的纸上水墨作品
.
.

Click! Click! Click! Click!

左一 & 左二: 瑞银艺术收藏《J. Street Project》
这是一位女性艺术家 Susan Hiller 花费三年时间为德国的 303 条街道、小巷、广场和乡间小道拍摄的照片 (上图左二). 这些场所的共同点在于它们的名称里都有「Jude」这个德文字 (意为「犹太人」). 犹太人自公元四世纪起就有在德国生活, 而纳粹于 1933 年上台之后, 将所有地名以及这一他们打算灭绝的民族有关的事物全部清楚干净, 直到二战结束之后很久, 这些包含犹太指涉的地名才被恢复.
作品中的每张照片都有编号, 艺术家还制作了一份所有 303 个街道的索引, 与照片以及一幅呈现了被纳粹屠杀之前的犹太人社群在德国的分布状况地图 (上图左一) 一同展出, 作品虽然讲述的欧洲历史上的某一特定事件, 但它同时也是对所有摧毁少数派文化的企图的反思.

左三: 沈柔坚的木刻版画《但丁故居》
左四:《但丁故居》的木刻原版

undefined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Tuesday, June 24th, 2008 at 8:44 pm and is filed under >> Other.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