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如琉璃 内外明澈


www.yuanyuan.info

June 12th, 2008 at 8:11 pm

『 千禧夜我们说相声 』

undefined 看『千禧夜我们说相声』——感受草根文化的独特魅力与生命力

相声,如果从清代的「穷不怕」算起,至今已逾百年。自其出世,就展现出独特的性格与魅力,大俗大雅,外圆内方,浓烈的江湖气息和民间色彩中包含了深刻的文化底蕴和社会性。然而,它虽然没有像京戏一样得到「国粹」的名衔,却在近年显示出相似的疲态。
正是在这种戏剧环境万马齐喑的大气候下,赖声川先生在台湾推出了『那一夜,我们说相声』,当时是1985年。首演之后,人们更多的反应是新奇,还未来得及分清这终究算是相声还是舞台剧,或是什么新的综艺形式,但仍然争先恐后,一睹为快,以致有人评价,『那一夜,我们说相声』拯救了台湾相声,赖声川「为世界华语剧场创造了一种崭新的悲喜剧经验」。

十几年后,赖先生又推出了『千禧夜,我们说相声』,仍以相声为表演形式,讲述了一个跨越百年,沧桑变化、曲折离奇的轮回故事。故事的场景设在一座老茶园里,1900年的老北京,经历了「庚子之变」的茶园在一片惨淡中重新开张,两位相声演员刚刚开讲,来了一位好说相声的皇族贝勒爷,一起展开了一段19世纪末的对谈,令人匪夷所思,笑中含泪。戏的下半场则是发生在20世纪末的台北,「千年茶园」的戏台被原封不动地搬到台北,两位相声演员正在准备演出,其中一位在做一个梦,他的梦与上半场的情节有了一个呼应,而同样的生活困窘,同样艺术艰难,似曾相识,而且这一夜同样来了一位「大人物」——正在为竞选做准备的民意代表,于是三人又开展了一段20世纪末的相声对谈,也是同样的荒诞不经,哭笑不得。

戏是精彩的,无论是演技还是台词,其实更出色的还是创意。小小的舞台,单一的场景,却在有限的空间穿越百年,简单的情节里充满矛盾与尴尬,相声演员的服装由长袍马褂到T恤衫牛仔裤,古老的茶楼也在转幕之间装上了耀眼的霓虹灯,像荒诞的现代戏剧,在剧烈的矛盾与冲突中,爆发了令人悲喜无端,百感交集的喜剧效果。然而,戏的本身并没有完全掩盖人为包装拼凑的痕迹,全剧由五个章节串成,中间并没有明显的主线或因果,「笑」、「说话」和「结局」,基本上就是三个独立的「段子」,可此亦可彼,没有连贯性, 突兀感很明显,仿佛电影中毫不相干的插曲,让人觉得生硬。而且戏的最精彩部分并不是这三段中规中矩的相声,而是贝勒爷出场的那场表演,偏偏这一场正是相声最变形的一场。不仅中途换角,难分捧逗,贝勒爷与皮不笑的大段对白也不像相声的「子母哏」,既不是叙述、评论为主的「铺平、垫稳、抖包袱」,也不是角色扮演的「砸挂」,而是天马行空,亦真亦幻,意识流般的现代戏手法。

整出戏看完,竟分不清是出色的创意捧红了相声,还是精湛的相声艺术焕发了新的生命力,创造了一场精彩的戏剧。或者,相声本身虽然出身市井,属于下里巴人的草根艺术,但正是因为其艺术形式的简陋、生存条件的艰苦,使其凭借暗含的文化底蕴,独特的人文智慧,具备了强大的艺术生命力。宛如岁月磨砺形成的珍珠,即使蒙了灰尘,稍加擦拭就光华莹现,即便有时离离衰微,一遇春风便满园新绿了。巧妙的创意,精湛的表演,其实是串起珠链的一份匠心,这便是『千禧夜,我们说相声』的魅力所在吧。
也许我们可以预见,一门富有生命力的艺术,不会轻易消亡,哪怕有一天相声终于湮没,你却在地方的独角戏、美国的Talkshow, 日本的漫才等等,到处都可以看到它的影子,它不会死去,只是转化,大概可以叫「化作春泥更护花」吧。

by 某人

undefined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Thursday, June 12th, 2008 at 8:11 pm and is filed under >> Random Thoughts.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One Response to “『 千禧夜我们说相声 』”

  1. 圆圆 Says:

    杂事纷扰, 分身乏术, 不得已将作业外包予某人, 贻害他挤出睡觉时间看相声, 几乎通宵未眠, 又几番修改写评论, 若是埋没在无人看的试卷堆中, 这一番心血不免可惜了.. 遂发布于此, 也算是对『千禧夜我们说相声』的推荐, 贝勒爷上台的那段过场戏确实精彩, 值得一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