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如琉璃 内外明澈


www.yuanyuan.info

November 25th, 2006 at 5:55 am

『 死生契阔 II 』

Start Of Text 今日凌晨, 家中电话不断. 我睡衣单薄, 数次爬出被窝接电话导致着凉. 感冒骤重, 呼吸困难不能入睡, 辗转到天亮.

实在倦得不行了, 才迷迷糊糊地睡过去.

睡着后沉落入梦, 梦见自己站在学校的走廊里. 看到一个孩子做了不该做的事, 以一个老师的本能, 条件反射地追上去批评教育. 然而那做错事的孩子完全不理会我, 甚至连看都不看一眼, 自顾自跑着

去办公室交作业. 我一路追着一路说些类似「怎么可以这样呢? 做错事还不听老师劝导, 真是错上加错! 」这样的话. 都已经近到几乎贴着孩子的耳朵了, 但他还是一副好似没听见的样子, 真是让人气

闷! 最后, 我无奈地放弃了继续批评教育的努力, 原地站定了和自己生闷气. 然而那孩子跑远几步之后却停下来, 回转身来用「那边好象有什么东西」的眼神困惑地看着我所在的方向. 我霎时间醒悟过

来, 这不就是, 生和死的距离么? 虽近, 犹远.

即使你知道我就在这里, 即使你伸过手来, 却再也触摸不到我的脸了.
即使我就站在你的面前, 即使我还有千言万语想对你说, 可所有的声音一张口就都湮灭在空气里.
我只能, 徒然地看着你孤独地离去, 将形单影只的我遗留在这亘古的黑暗中.
.
.

New Paragraph 2006 年 11 月 29 日追记:

昨天晚上看到 Peter 的 msn 的名字是: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是我站在你面前, 你却不知我爱你.
我跟他调侃说: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我站在你面前, 你却不知我爱你, 而是网通和电信.
Peter 没有回答.

我不知道当时 Peter 的心境如何, 若是正哀伤, 那我这样的玩笑有点过了.
而事实上, 世间能有什么距离, 能大过生死两隔呢?
即使「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我」爱「你」, 至少「我」还有表白的机会吧.
然而在死去的人面前, 所有的爱意也好, 愧疚也好, 都再无传达的可能.
.
.

New Paragraph 2006 年 12 月 1 日追记:

昨天晚上看见金金的 Space 日志, 想转贴过来, 但是登陆不了 myWallop, 连续刷新了一个多小时也还是进不来, 只能放弃了. 今天清早的状况好些, 虽然连接的速度很慢, 但好歹终于能更新了.

我本来打算扎根在这里写一辈子的, 而现今, 才刚过两年而已. 这几周, 我日日都在担心 myWallop 的状态. 自从 Wallop 闪亮上线之后, beta 版本的 myWallop 似乎已经没有了继续存在的价值, 中文

角亦是久无更新. myWallop 就像是一个被遗弃的自生自灭的孩子, 故障不断. 在这里认识的朋友已相继放弃了这里, 而我虽有决心坚守, 却无法驱除对 myWallop 不知何时会关闭的忡忡忧心. 思虑多日

之后, 我已经在昨日备份好所有的旧日志了, 这样, 至少在某一日 myWallop 突然关闭的时候, 不至于胸闷到满地打滚. 但因为 myWallop 的 flash 界面, 我无法保存 comments, 而这些, 同样是难以

割舍的回忆的重要部分.

真的到了不得不开始筹备「搬家」的时刻了么? 然而有这么多的舍不得…奈若何…
死生契阔. 存在和消亡, 相聚和别离, 果然都是我们自己所无法掌控的事情么?
.
.

以下是转贴的, 金金 11 月 30 日的日志:
.

今天看案件聚焦, 说的案子正是过去朋友曾和我提过的那个女孩.
那个女孩子在 5 月 5 日晚上, 被人杀害在电梯里.
没想到, 我会在电视上再次看到这个案子.

忍不住, 又去了那个 blog.
虽然主帖永远停留在 4 月 28 日, 但是回复却在不断更新.
那些回复让人忍不住伤感追逝.

里面有的似乎是她男朋友的帖子:

你妈妈待在上海两个礼拜明天就往意大利走了.
她显得比 5 月那时还要憔悴而更老了. 肯定是你不在的缘故吧.
我该对她说出什么可是我却不敢说什么了. 反而她安慰我, 说了几句.
她还说她经常梦见你. 在她梦里你还这么可爱还带着灿烂的笑容.
啊, 你走了 4 个月…我找不到挺得住的理由.
—— 9 月 7 日 23:37

随着时间的流逝,
我们之间的距离越拉越远, 思念的长线越来越细, 你的身影逐渐模糊起来.
虽然会时常梦见你, 非常确定那是你, 可梦里你的脸却一点也看不清.
很害怕你会渐渐在记忆中淡去, 因为和你的相识, 是我这一生最美的回忆.
—— 10 月 24 日 8:34

你说过做为男人该坚强一些, 那我干脆不做那个无聊的东西吧.
我只想早点见你, 问你: 你干吗不在这里而在那里?
我还在这里.
—— 10月31日 1:40

在法庭我感觉不到什么.
判官、检察官、律师, 都显得很无聊或无奈. 对他们来讲这只不过天天的日常而已.
在那个场合里没有什么痛苦没有什么紧张甚至没什么愤怒.
只存在一件事实: 你不在这里了!
—— 11 月 12 日 1:59

……这仅仅是第一页的帖子.
我想起我昨天写的帖子: 如果可以的话, 要拒绝悲伤. 所以, 我决定不再去看那些过去的帖子了.

.
.

在那些帖子里, 看到有个人在问:

如果你能说话, 请第一时间告诉我: 时间是什么?
—— 11 月 1 日 11:04

我忍不住问 Teresa:「如果你可以问死去的人一个问题, 你想问什么? 」
Teresa:「你还有什么想做却没做的? 」
我:「我死的时候, 你别问我这个, 我说不完的, 然后就死不了了…」
Teresa:「等我死了你再死啊, 否则我会很寂寞. 」
我:「哦, 不保证, 我希望他活得长一点. 他死了, 我不知道去想着谁…」
.
.

那一瞬间, 我知道我是真爱过你的, 也许仍是爱你的, 虽然已与过去不同.
有个人可以去想着, 也许也是件幸福的事.
因为, 空是可怕的, 我都不想去想象.

.
.

对了, 那女孩子叫刘琼, 一个漂亮的女孩子: http://vayaliu.spaces.live.com/

.
New Paragraph 2009 年 9 月 18 日追记:

写这篇日志的日子, 是奶奶过世的那天. 凌晨不断的电话, 就是因为这件事情. 可谁也没和我说事由, 只是请我把电话转给 aunt. 做那个梦的时候, 还不知道奶奶已经不在了, 但事后想来总觉得, 这个

梦和奶奶的离开, 有着关联.
.
.

New Paragraph 2009 年 9 月 19 日追记:

奶奶过世之前的最后一年, 因为心脏衰弱需要医生 24 小时看护, 所以不住在家里. 那段时间我工作很繁忙, 周末要上课、补觉、洗积压一周的脏衣服等等, 总也挤不出时间去陪陪奶奶. 每次都安慰自

己说, 等考完了试就去陪陪奶奶吧, 等…啊…等…竟等来了奶奶过世! 掰着手指数来数去, 好像那几个月中, 我总共只探望过奶奶三回, 我很想能多些, 但已经来不及了.

又想起爷爷过世以前, 腿脚不便, 基本上出不了门, 姐姐回国的时候, 和姑父一起, 用轮椅推爷爷去楼下花园里逛了圈, 爷爷很高兴. 姐姐走的时候, 关照我找时间再带爷爷出门逛逛, 然而我一个人抬

不动轮椅上下楼梯, 想想还是等我能找到个帮手再说吧, 等天暖吧, 等个好天…可爷爷没能等到开春, 就过世了.

这些无法挽回的悔恨, 总让我无比遗憾, 但更懊恼的是, 我竟一再重复这样的错误! 无法, 原凉这样的自己.
.
.

Related Articles

『 死生契阔 I 』

『 死生契阔 III 』

『 死生契阔 IV 』

The End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Saturday, November 25th, 2006 at 5:55 am and is filed under >> MyWallop Archives, >> Random Thoughts.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