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如琉璃 内外明澈


www.yuanyuan.info

October 5th, 2006 at 3:43 am

『 胸闷到打滚 』

undefined 昨晚上圆圆极其胸闷地在床上打滚, 滚来滚去, 滚到后来也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一早起来, 看到屏幕上金金老师给圆圆留的言: 我想找个人说话 ………………
睡着的圆圆怎么可能陪聊天呢?
金金老师等了数十分钟, 得不到回应. 聪明地猜到了圆圆忘关电脑就睡着的事实, 于是继续留言:
圆圆睡着了
圆圆睡着了
圆圆浪费电
圆圆浪费电

对于金金老师的教导, 圆圆能说什么呢..
圆圆知道错了
圆圆知道错了
可以不要批评人家了么
可以不要批评人家了么..
.
.

undefined 话说, 圆圆昨晚上为何胸闷, 原因是复杂的..
.
.

其一是真胸闷.

季节更迭之际容易生病, 圆圆从吃晚饭开始感到不舒服. 想吐却吐不出来, 胸口堵得慌. 起初还以为是吃撑了, 到后来全身发冷, 身上一阵一阵地出虚汗, 才明白或许是受凉了.

圆圆偶尔搭公车, 却也经常看到孩子在公车上倦怠地睡着, 身侧慈爱的父亲放着其他空位不肯坐, 寸步不离地守着孩子. 前日里还看到一位父亲, 蹲在孩子面前, 用自己的手臂撑着窗, 托住孩子的下颚, 这样辛苦, 只为能让孩子睡得少许舒服一些. 圆圆每每看到这样的场景, 总免不了心生妒忌. 妒忌的原因是: 每每圆圆病得爬不起来, 想求 aunt 帮倒杯水, 尚且得不到垂怜. aunt 们痛恨圆圆的.., 用 aunt 的话来说是「做作」吧.

大 aunt 学医出身, 每每用她过去行医时经历的事情来教导圆圆. 比如讲, 她在妇产科工作的时候, 有位产妇脸色煞白, 摇摇晃晃地走进诊室. 大 aunt 说, 一看就猜到是宫外孕, 检查下来果然是. 腹腔积血竟有 3000cc ! aunt 说: 失血 3000cc 尚且能自己走着来看医生, 生命远比你想象的要强韧. 于是.. 圆圆每次跟大 aunt 讲圆圆不舒服, 乃至圆圆肠痉挛, 痛到满地打滚, 恨不能头撞墙的时候, 大 aunt 也不过是轻描淡写地答一句:「又死不了的」.

圆圆有严重的皮肤过敏, 夏日里见不得直射阳光, 晒久了身上就起红斑和疹子. 难看也就罢了, 不能忍的是: 非常痒. 圆圆每次抱怨的时候, 大 aunt 都满脸鄙视地看着圆圆说:「你以为你有多千金?! 这样就了不起了么?! 」

皮肤过敏的疾患, 在家里并不是圆圆一个人有. 好几个 aunt 都有. 大 aunt 经常回忆她做过的一次长达 12 小时的植皮手术, 说她的手那天在消毒药水里反复浸泡, 严重过敏, 皮肤烂到一块一块往下掉, 可她一天假也没请, 坚持上班, 坚持做手术. 每次回忆到末了总还不忘再补充一句:「我们家怎么养出了你这么个没用的东西?! 一点点痛就要叫. 」

或许生命确实是顽强的. 昨晚上圆圆没能从家里找到合适的药. 什么也没吃, 睡醒却也一样恢复了.
.
.

胸闷的原因之二是 aunt 的多管闲事.

aunt 眼里总是容不得圆圆杂乱的房间. 圆圆经常有回到家, 一开门, 啊, 大变样呀! 而后.. 这样那样, 都找不到在哪里了 ╮(╯_╰)╭

前次 aunt 帮理房间时, 把电脑桌上一张记录了圆圆所有密码的纸给清理了..

圆圆昨天无比胸闷地坐在电脑前, 回忆自己的网络银行密码..
想不起来..
回忆自己的支付宝密码..
想不起来..
一想到要去银行排队改密码.. 就胸闷到不行..
.
.

胸闷的原因之三.. 还是 aunt 的多管闲事..

圆圆最亲近的哥哥后天要结婚, 圆圆答应过帮哥哥缝一对新郎熊和新娘熊的. 圆圆是懒圆圆么, 答应了又后悔的说, 缝得拖拖拉拉. 前天晚上, 总算在 aunt 和 Johnny 的监督下及时赶完了. 打算婚礼那天抱去给哥哥嫂嫂.

圆圆昨天下课回家, 筹划着今天或明天翘半天课, 带着小熊去公园的草地上外拍. 人家好用心做的, 起码也要留下漂亮的照片再送走吧~ 可是.. 可是.. 人家在家里找来找去就是找不到熊仔! 问 aunt, 居然回答说, 在圆圆白天上课去的时候, 她们已经拿去哥哥的新房放好了!!!

圆圆还没有拍照呢! 以哥哥和嫂嫂这两个工作狂的作息时间看来, 圆圆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候到他们有空, 去他们的新房探望小熊的说..

aunt 你们好残忍的说, 邀功也没这么心急的吧! 简直像初生婴儿还没抱给妈妈看过就抢走一样!

圆圆现在只有一张, 刚做完小熊的时候, 在家里拍的 ↓

因为是晚上, 圆圆总是掌握不好灯光下的拍摄, 效果不好的说. 女熊熊的毛还没来得及梳顺, 手臂看上去要比实际粗好多. 人家胸闷地看着小熊唯一留下的照片, 心情就好象妈妈想念自己的宝宝一样..

人家好胸闷, 胸闷到打滚的说..
.
.

undefined 10 月 6 日, 下午:

上午写前半篇 blog 的时候还觉得自己没事, 关了电脑预备去上课, 弯腰穿鞋的时候压迫到胃, 把早饭时喝的果汁吐了出来..

走路一步三摇, 不想动, 不想出门, 不想上课.. 顶着 aunt 们极度鄙视的眼神, 圆圆开始破罐子破摔地公然翘课..

虽然小 aunt 不停地骂圆圆不成器, 并且坚决地表达了她拒绝帮圆圆做午饭的决心, 到 11 点, 还是煮了病号餐——一小碗清淡的菌菇龙须面. 为了对得起 aunt 的病号餐, 吃完午饭的圆圆坚强地克服虚弱, 去学校读书..

节假日里的排课非常混乱, 迟到的圆圆好不容易一步三摇地到了学校, 却找不到临时更换的教室.. 模糊地记得好象在美术学院二楼的机房. 但事实上, 圆圆找遍了美术学院所有教学楼的二楼, 都没有看到老师所描述的机房.. 给同学打电话, 是一个也不接. 圆圆边走边找边拨电话, 不停地拨, 一直打到手机没电, 走到腿发沉, 足足找了一个半小时! 圆圆知道电脑课不许把包放在座位上, 圆圆也理解同学不接电话是因为包离的太远听不见铃声, 但是, 圆圆就是无法赶走那种好象自己被抛弃的无助感. 坐在没有人的楼梯上, 很没出息地哭出了声. 哭累了, 找水笼头洗干净脸, 拦车回家.
.
.

回到家, 迎面撞到的, 是 aunt 极度不满的目光, 圆圆要解释, aunt 不想听, 于是圆圆回到房间锁上门, 一个人呆着.

有很多事需要做, 却什么也不想做.

圆圆最近面临的麻烦事很多, 很多.

譬如, 上回脚趾发炎, 医生说要拔趾甲, 说是不拔还会反复发炎. 圆圆以为是虚假威胁, 不予理会. 结果居然是真的.. 这几天同一个地方又开始发炎了, 虽然天已经凉了, 却只能穿着凉鞋.. 为了避免此后的时时受苦, 看来圆圆不得不咬牙去动那个一直害怕的小手术了..

今天遥遥问起手术的事来: 啊啊啊, 会疼死么?
圆圆: 嗯
遥遥: 麻醉吧麻醉吧! 乃原来就不聪明, 不会打麻药打傻的. 所以, 打吧.
圆圆: ..

不过, 圆圆需要首先面对的问题, 不是做手术或者不做, 也不是麻醉或者不麻醉, 而是.. 找到不见的医保卡和病历卡在哪里!!!
.
.

除此以外, 还有去年补的一颗牙齿, 在今年的爱牙日例行检查中发现没有补好, 需要返工 (-_-#)

圆圆承认自己很没用.. 怕打针.. 怕补牙.. 竟然在医生准备器械的时候可耻地从医院逃走了.. 但是, 迟早还是要去补的.. 问题是, 什么时候才可以鼓起勇气去呢?
.
.

undefined 10 月 6 日, 晚上:

新闻快报第一条: 在翻遍了抽屉、书架、桌面之后, 圆圆还是找不到医保卡和病历..

新闻快报第二条: 大 aunt 说圆圆不用去医院了.. 今天圆圆洗过澡之后, aunt 亲自来动这个小手术, 就在家里, 当然, 没有麻醉.. 活杀..
.
.

undefined

『 手缝熊之小蓝家族绝版纪念 』

『 一年前的今天, 小正太 18 岁了 』

『 Valentine’s day, 2008 』

『 元元 』

undefined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Thursday, October 5th, 2006 at 3:43 am and is filed under >> Complaint, >> Opus.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