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如琉璃 内外明澈


www.yuanyuan.info

May 13th, 2006 at 12:41 pm

『 夜阑珊 人未眠 心纷乱 』

undefined 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凌晨还醒着了, 曾经的连着连着夜里睡不着, 给重要的人写信直到天明的那些日子已经再不会回来. 曾经最重要的那个人现今相距遥远, 与圆圆已再无关联. 而生理年龄已经过了半半百的圆圆, 亦无体力再通宵了.

圆圆是喜欢夜的. 在与人相对的时候, 我们往往扮演着这样那样的角色. 剧本不是自己可以改动的, 做学生的时候、做子女的时候、做下属的时候, 台词都有定规, 我们就是那戴了面具的优伶, 只有在夜深时分, 才能褪下假面, 做回自己. 有几个人认识真正的自己呢? 往往假面戴久了, 便褪不去了. 而圆圆, 也快忘记原本的自己了.

晚上的时候, 还容易想起很多往事. 无论埋得多深, 在月光如水中都被照得通亮, 无所遁迹. 在这个难得的通宵夜里, 圆圆看了电影, 想起了若干人, 和几多旧事. 想记下什么, 却又纷纷乱..
.
.

废柴的圆圆只能一个人看电影, 因为看到一半就开始啪嗒啪嗒掉眼泪淌鼻涕. 圆圆似乎总是能从电影里找到自己的往昔.

看到恩焕和宰京在原野上摘蒲公英吹, 圆圆想起曾经的一个男孩子, 打电话让圆圆等他, 他来的时候双手背在身后, 圆圆未曾猜出那小心翼翼笼着的手心里, 捧着的是一枝城市里少见的蒲公英.

看到同学刺破宰京的手指 (土法治疗?), 圆圆想起, 在千岛湖边上, 小心地帮圆圆处理手指渗血的那个男孩子.

看到小宰京跟小恩焕拉勾说:「你等我, 10 天后我一定回来, 我保证. 」圆圆想起那个男孩子对圆圆说的:「你等我, 三年后我一定回来, 我很少答应别人事情, 但是我现在答应你. 」

看到宰京坐在医院的长椅上等着见恩焕, 圆圆想起那个人, 也曾经那样坐在医院里等圆圆的检查报告.

看到恩焕泪流满面对宰京说:「我好害怕, 害怕我看完这些之前就会死.. 」圆圆想起自己 18 岁的时候也曾经那样不甘心, 不甘心在从来没被人爱过之前就会死.

恩焕也有一个曾经抛弃自己的母亲, 和医生下的判决书. 和圆圆不同的是, 她终于等到了她所等待的人, 但是病情恶化无法医治, 在看到了她盼望的初雪到来时, 安详地去天堂. 假如命运可以交换, 恩焕肯与圆圆交换么? 不知道..
.
.

undefined

『 无法说出的秘密, 是不是只能在墙上挖洞, 深深地埋进去.. 』

『 陌上花开蝴蝶飞, 江山犹是昔人非 』

undefined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Saturday, May 13th, 2006 at 12:41 pm and is filed under >> MyWallop Archives, >> Plaintive Memories.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