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如琉璃 内外明澈


www.yuanyuan.info

December 2nd, 2004 at 3:01 am

『 无法说出的秘密, 是不是只能在墙上挖洞, 深深地埋进去.. 』

undefined

我以为 我已经把你藏好了
藏在那样深那样冷的 昔日的心底
我以为 只要绝口不提
只要让日子继续地过去
你就终于 终于会变成一个
古老的秘密
可是不眠的夜 仍然太长
而早生的白发 又泄露了
我的悲伤我不是只有 只有对你的记忆
你要知道 还有好多好多的线索 在我心底
可是 有些我不能碰
一碰就是一次 锥心的疼痛

.
.

所有的结局都已写好
所有的泪水也都已启程
却忽然忘了是怎么样的一个开始
在那个古老的不再回来的冬日
无论我如何地去追索
年轻的你只如云影掠过
而你微笑的面容极浅极淡
逐渐隐没在日落后的群岚
遂翻开那发黄的扉页
命运将它装订得极为拙劣
含着泪 我一读再读
却不得不承认
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

.
.

当你沉默地离去
说过的 或没说过的话
都已忘记
我将我的哭泣也夹在书页里
也许会在多年后的一个黄昏里
从偶然翻开的扉页中落下
没有芳香 再无声息

.
.

其实 我盼望的 也不过就是那一瞬
我从没要求过 你给我 你的一生

.
.

如果雨之后还是雨
如果忧伤之后还是忧伤
请让我从容面对这别离之后的别离
微笑地继续去寻找
一个不可能再出现的你

.
.

我们置身在极高的两座山脊上
遥遥地彼此不能相望

.
.

若冬日能重回山间
若上苍能容许我们再一次的相见
那么让羊齿的叶子再绿 再绿
让溪水奔流 年华再如玉
那时什么都还不曾发生
什么都还没有征兆
遥远的清晨是一张着墨不多的素描
你从灰蒙拥挤的人群中出现
投我以羞怯的微笑
若我早知就此无法把你忘记
我将不再大意
我要尽力镂刻
那个初识的古老冬日
深沉而缓慢
刻出一张 繁复而精致的铜版
每一划刻痕我都将珍惜
若我早知就此终生都无法忘记

.
.

undefined 会话 36 – 开始于: 2004-12-1 19:45:10

圆圆: Jim 回来了
a friend: did he call you?
圆圆: 没有, 他在 msn 上告诉我, 在他回来后的第 2 天
a friend: i c, he went back with his gf.. think he is going to marry next year as well

undefined

即使在 Alprazolam 损伤了圆圆的中枢神经, 使得圆圆甚至连交往了整整十年的闺中密友都想不起来的时候, 圆圆还是无法彻底忘记他. 而这个人, 即将结婚了, 新娘不是圆圆.圆圆曾对他打过个比方: 圆圆只是窗上贴着的红窗花罢了, 在太阳里晒久了, 免不了要褪尽颜色.
如今谶语成真, 圆圆这枚窗花, 随着时日消逝, 在他心里褪了色. 从前依恋的人啊, 现在隔着海漠不相关了.

.
.

undefined

『 夜阑珊 人未眠 心纷乱 』

『 陌上花开蝴蝶飞, 江山犹是昔人非 』

undefined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Thursday, December 2nd, 2004 at 3:01 am and is filed under >> MyWallop Archives, >> Plaintive Memories.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